传统文学

《金瓶梅》中的“大老婆”——吴月娘

来源:新浪博客  发布日期:2015-02-08 18:01

编者按:《金瓶梅》中,女人形形色色。吴月娘是西门庆的大老婆,最有威望,心机最甚,也最有权威。吴月娘在西门家是说一不二的,一生为自己筹谋打算。不过还好,最后终得善终。

吴月娘是西门庆新近娶的本县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填房为继室。这吴氏年纪二十五六,是八月十五生的,小名叫做月姐,后来嫁到西门庆家,都顺口叫他月娘。却说这月娘秉性贤能,夫主面上百依百随。她生的很美,圆月形脸,五短身材,皮肤白净,说话也挺和气。用潘金莲的眼睛看去,确实有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

西门庆与吴月娘的关系还算可以,毕竟是正房大娘,表面上的尊敬还是要维持的。她说话很少,表面上给人温和柔婉的感觉,实际上她一刻不停的在算计她在西门庆大家庭的地位。当潘金莲嫁到西门府中,吴月娘礼貌的接待了她。当月娘第一次见面时,竟被金莲的美貌与掩饰不住的风骚与刻薄而震惊,这促使她对金莲产生了警惕。虽然表面上他们很亲热,甚至对金莲称呼她自己的小名“六姐”。但是在内心中,经过周密的思考,她觉得金莲是自己的敌人,是会与自己争大娘地位的一位劲敌,所以月娘事事与金莲明争暗斗。还有一次,西门庆因为娶李瓶儿的事感到棘手,回家骂了金莲几句,金莲不服,又哭又闹,月娘狠狠的骂了金莲几句,金莲不敢争辩,反要讨好月娘。事后,金莲怀恨报复月娘,致使西门庆与月娘开始冷战。这又促使吴月娘对于目前的处境开始认真的思考,她的心里当然希望西门庆与自己和好,但这难以做到,无奈之下月娘每天半夜到院中焚香祈祷,故意让西门庆看到,使之成功的回心转意,复宠于自己。在这里,月娘的心机可谓深矣。这样一种生活的细致与周密的思考,不是一般人能够完美的做到的,而吴月娘恰恰做到了。

吴月娘的心机与思考还表现在她在财权的掌握中。清河县富婆李瓶儿的财产在西门庆的游说下,都转移到西门家,而月娘恰在此时站出来,定要把财产全部放在自己的内房中,这种心机是谁都不曾预料的。月娘在此可谓用心良苦,你财要到了我手,你人就得听我的话,否则别怪我翻脸。果然,李瓶儿后来作为六娘嫁到西门府的时候,月娘仍旧没有归还李瓶儿的私产,直到李瓶儿病死西门庆家。这笔巨额的财富最终落到了吴月娘自己的手中。

封建大家庭中生个男孩母以子贵,一步登天。这是多少大家正房偏房梦寐以求的事啊。吴月娘身为大房大娘生子承家,固其大房永不失宠,当然也不会例外了。吴月娘共怀孕两次。第一次小产了,是个男孩,心里当然无比悲伤。但是她不愿张扬此事,并且因此警告过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三娘孟玉楼不许她声张。第二次月娘怀孕,是经过月娘自己精心安排的。吴月娘专门请薛师傅送来生胎药,捡了个壬子日吃下去。不多久,还真的暗结珠胎了。可是这个孩子生的太不是时候了,正是西门庆纵欲身亡断气之时,吴月娘也腹痛阵阵,孩子也呱呱坠地了。可怜西门庆没有看到孩子的降生,这是一位遗腹子,吴月娘含泪给孩子取名西门孝哥。西门庆死了,这个家庭的顶梁柱塌了。西门府中陷入了一场从未有过的空前危机。

先是二娘李娇儿闹了一场改嫁走了,五娘潘金莲因与女婿陈敬济通奸,也被月娘赶走了。西门庆的伙计们趁火打劫,丫头春梅、玉箫、绣春、兰香、迎春的接连出走离开,月娘家迅速走向败落。家人仆妇次第闹事,无奈之中,月娘将他们轰走。最为可怕的是四娘孙雪娥、三娘孟玉楼的接连改嫁与逃跑,更让吴月娘犹如陷入困境,她不明白这些西门庆在世的时候和自己非常亲近的人,为什么汉子死了,才将近一年,就这么的无情呢。

当金兵侵犯中原,抢了东京汴梁,徽、钦二帝被掳北上,中原无主,兵荒马乱之时,吴月娘打点细软,与玳安几个男女仆从领着15岁的孝哥儿逃难。在郊外遇见普净禅师,这禅师指引大家来到永福寺中歇息。那天夜里禅师超度幽魂,荐拨超生。吴月娘方才醒悟,愿送孝哥拜师出家,法名“明悟”。不久国分南北,中原有主,兵戈退去,吴月娘还家,将玳安改名西门安,承受家业,人称西门小员外,吴月娘70岁善终。

编者注:吴月娘这个人物,说不上是好人还是坏人。不过筹谋一辈子,能得个善终,也算是造化了。(文/文哲)

原标题:金瓶梅中善始善终的女人吴月娘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