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世说新语》:古典文学中的小小说

来源:网摘  发布日期:2015-02-13 17:12

小小说是比短篇小说还短的小说形式,它不仅产生在现代,古代也有类似的形式,《世说新语》就是其中之一。


(图源网络)

现代人的生活紧张忙迫,很少有耐性读长篇大论,因此短小的文章应运而生,它可以轻松立读让我们在匆忙的生活节奏中找到放松和消遣。

时下颇为流行一种小小说,也就是所谓的极短篇、微型小说或掌中小说。人们都以为小小说是现代消费文化的产物,对读者而言,或许是的。但对作者而言,其实要在电光石火的一刹那带给人一点感悟,或者在时间的切片中留给人一点烟花似的回忆,那就不算消费了。如果不是我们舍近求远的话,在我们古典文学里,早已有过小小说的形式,并且又最经得起时间淘洗的着作,那就是《世说新语》。

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李自修注译的《世说新语》选译本,李老师在1989年时在河北教育出版社就出过一本选译本了,后来2004年在人民出版社又出了全译本,在李注译本中,他不但吸收了学术界有关此书硏究的新成果,还阐释了自己的许多新见解。

如今河北教育那个选译本重新修订后2010年再度出版,可见《世说新语》这本书在复兴古典文学的潮流中又重新受到了重视。说实话,这本书当史书看对学问有益,拿来当消闲书看,它三言两语简约明快实在有趣。

不过,一般人都知道外文要有好的翻译,殊不知古文更需要有好的译注,尤其古人名号多,再加官衔,地名又跟现在的大不相同,如果没有专家学者说明一下,有时还真不好懂。

譬如 :我在书里读到桓南郡每次见人办事不麻利的时候就喝叱道:君得哀家梨,当复不蒸食不?

然后看注译说:以前江宁一带有姓哀的人家种出来的梨子又大又甜水蜜桃似的,所以桓公骂的是:你得了哀家的梨子是不是要蒸着吃?套句现代话就是说:连这也不知道,笨到这种地步!

欣赏总要从理解着手,注释者,画龙点睛者也。李老师出任河北教育出版社的领导之前,本来就在师范学院里教授国文,科班出身加上本身对魏晋南北朝文学的特有兴趣,由他注译此书真是让这本经典古书又活了过来。

还有一则堪称极品小小说:连标点只有二十字,写一个人的俭吝:王戎有好李,卖之,恐人得其种,恒钻其核。(还有谁能写一个人的刻薄比这更甚的呢?也不怕麻烦把每个李子核都钻破。)这位王戎先生的绝事还不止此一桩,他侄子结婚,他送去一件衣服做贺礼,等婚礼完了,他就去要回那件衣服。他还是竹林七贤之一呢。

说实话,古文如今读来像隔靴搔痒,不易进入情况,可是读李老师这本书,我后来干脆跳过正文直接读他的译文,愈读愈有兴趣,以至欲罢不能。以前只知《世说新语》是经典文学之一,如今通过他的注释才总算认知了它的经典所在。

《世说新语》是东汉末年至东晋末年共约两百年间的名士言行录,它描写魏晋名士的才能秉赋,道德修养,情感个性,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不但文字简约,尔雅有韵,而且还活灵活现,生动有趣。譬如:其中写一个人的急躁(只有一百字不到)。

王蓝田性情急躁,有一次吃鸡蛋,用筷子去捅,没有捅到,大发脾气,举起鸡蛋扔到地上。鸡蛋在地上转个不停,他就用木屐去踩,又没踩中,他更加光火,捡起蛋来放进嘴里,恨恨地咬破再恨恨地吐到地上。

我读了忍不住要笑。三言两语描写得多生动啊。

此书共分三十六门,由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品藻,任诞……到仇隙。其中“贤媛” 篇,记写几位女性,特有现代感,似乎女性主义思想在魏晋时代就已存在。

譬如:许允新媳妇长得很难看,行完交拜礼后,许允根本不想留在新房,可是新娘子拉住他袖子不放。许允就说:女人应有四德,你有几德? 新娘子说:除了容貌我都有。然后反问他:读书人应有的品行,你有几样?许允说:我全有。新娘说:读书人以德为先,你好色不好德,怎能算都有?从此小两口遂相敬重。

还有一则:赵飞燕诬陷班婕妤,说她在神明前诅咒汉成帝,班婕妤答得好: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做好事尙且不一定蒙福,做坏事还希望得到什么呢?如果鬼神有知,不会接受奸人的诅咒,如果鬼神无知,诅咒又有何用?所以我不做这种事。

此外,相对于王戎的吝啬,在〈汰侈〉 篇中记石崇的侈奢,令人发指之处亦叫人读之难忘。但是,我最感到惊讶的是:它对于魏晋名士的荒诞放达,着墨亦能跳出儒家教条,表现出的时代趣味竟然与六十年代美国的嬉皮(西痞)一族颇为类似。

西痞族标榜超脱,崇尙虚无,旷达任性,而魏晋名士派的个人主义作风,尤其竹林七贤那种“ 散发裸身饮酒纵欲”的生活态度,真的跟西痞如出一辙。原来好的文学作品,非但可以超越古今,还能中外有共识,《世说新语》真是最好的证明。(文/佚名)

原标题:以小见大——读《世说新语》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