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弘一法师与永春陈山岩题刻楹联的故事

来源:网络  发布日期:2015-10-12 02:12

楹联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学品类,其有着源远流长的悠久历史。清人梁章钜的《楹联丛话》中有云:“楹联始于桃符……蜀未归宋(965年)之前,一年岁除夕日,昶令学士卒寅逊题桃符版于寝门,以其词非工,自命笔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可见楹联从北宋时就已出现。据说楹联的全盛时期在清代,那时文人雅士以互赠对联为风尚,对联从形式到内容也因此得到成熟并不断提高。——编者按

\

(图片源于网络)

“千寻瀑布如飞练,一簇人烟入画图”这一对联,地方志记载为朱熹游历永春陈山岩之留题,至今仍经常被引用。然而,75年前,弘一法师则指出此说经李芳远亲往陈山岩现场检视,发现石联原署名“玉山樵人”(韩偓的别字),朱熹之号“晦翁”是涂去“玉山樵人”之后,再改刻的。由于陈山岩石柱现已不存,难以确证,该联的著作权则成为悬而未决之谜。

弘一法师早年曾经读过韩偓的诗,由于个人遭际和思想情操与唐代流寓泉州的韩偓相似,虽相隔千年,却犹如神交。1935年冬,弘一法师途经泉州西门外潘山,发现“唐学士韩偓墓道”石碑,恍然有如夙缘,于是,嘱令南安在俗弟子高文显为撰韩偓传记,并亲自撰写该书序言。1937年《韩偓评传》稿成,寄上海开明书店出版,不料书稿在排校中毁于日寇“八·一三”战火﹐幸好法师亲手删改的底稿还在,便让高文显再整理,法师自己也继续不遗余力地搜集韩偓遗事。

1939年农历九月廿八日,弘一法师给远在菲律宾的高文显写信说:“关于韩偓事,录陈于下:永春陈山岩‘一簇人烟入画图’之楹联石刻,《永春县志》误作朱晦翁题,前李芳远童子亲至陈山岩寻觅,见石刻署款之处,原有‘玉山樵人’之名,竟为他人涂去,复改刻晦翁之名。童子归而检阅《人名大辞典》,乃知‘玉山樵人即偓之别字也。此联,朽人屡托人拓摹,皆未成就。只可俟仁者返国时再拓。”弘一法师还在信中择录《流寓传补遗·韩偓》,寄给高文显。翌年夏,居永春普济寺的弘一法师又写信交代李芳远:“韩偓诗及彼居永春之事迹,亦乞写示。”足见法师为搜索韩偓遗事而倾尽心力。

当时新编《永春县志》的主持人郑翘松,弘一法师称其“博闻强记,尤长于史学,当代之名儒也”。当弘一法师发现这一楹联石刻“改刻晦翁”之际,在写给高文显的信中对郑翘松主编之《永春县志》“误作朱晦翁题”,但却因“久已付刊”而无法更正表示遗憾。然而,唐末韩偓入闽……“自剑适泉,经桃林场(永春旧为桃林场治地),留两年,赋咏不辍”;朱熹亦曾多次游历永春,访蔡兹、陈光、黄瑀、陈知柔并唱和吟咏。因此,这一楹联石刻的著作权之归属,究竟是南宋理学宗师朱熹,抑或是晚唐志士仁人韩偓?两个人同为诗人,都有可能,实在耐人寻味。我虽然也偏爱朱熹,但就该联的风格而言,觉得还是近于韩偓。由于韩偓南来之前,曾长期陪伴皇帝,居于深宫,即使外任,所见景色也廻异于闽南。他从西北长安而来,对于闽南“四序有花长见雨,一冬无雪却闻雷”的自然景象既敏感又欣赏,题咏具有视觉冲击力的山水新景“千寻瀑布”与赏心悦目田园风光“一簇人烟”,自在情理之中。而朱熹自幼随父亲朱松往来于“溪山清邃”的闽中胜地,十几岁又曾随父执刘子翚讲习于武夷山水帘洞,既早已见惯了山峰沟壑间的“千寻瀑布”,也对散见于丘陵地带的“一簇人烟”习以为常了,何来题咏“飞练”、“画图”之激情?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

原标题:永春陈山岩题刻之谜 ——关于“一簇人烟入画图” 之楹联的著作权归属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