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宋朝:全民的黄金时代

来源:腾讯  发布日期:2015-10-20 17:47

宋代工商业经济发达,在中国两千多年漫长的封建专制社会中,这是一个国富民乐的朝代。——编者按

 

(清明上河图,图源网络)

老百姓俗话说:“人生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

这句话最早出现在宋朝,它出自南宋吴自牧《梦粱录•鲞铺》:“盖人家每日不可阙者,柴、米、油、盐、酱、醋、茶。”对老百姓最重要的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生活就是由各种琐事组成的。看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就要看那个社会的生活细节。以小见大,以精细现深广。

在中国古代没有一个朝代可以和宋朝比民富、民乐。

早在真宗朝宰相王旦就指出:“京城资产百万者至多,十万而上,比比皆是。”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吴箕在《常谈》中写到:“《史记货殖列传》中,所载富者,固曰甚盛,然求之近代,似不足道。樊嘉以五千万为天下高赀。五千万钱在今日言之,才五万贯尔。中人之家,钱以五万缗计之者多甚,何足传之于史?”汉代能入史册的巨富所达到的财富,在宋代还不如众多平常中产之家所拥有的财富。

在唐代的“贫眼所惊”之华丽器物,在宋代已是百姓寻常之物。

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道:“唐人作富贵诗,多记其奉养器服之盛,乃贫眼所惊耳。如贯休《富贵曲》云:刻成箏柱雁相挨,此下里鬻弹者皆有之,何足道哉?又韦楚老《蚊诗》云:‘十幅红绡围夜玉。’十幅红绡为帐,方不及四五尺,不知如何伸脚?此所谓不曾近富儿家。”宋人嘲笑唐人贫眼没见过世面,那是因为宋代民间财富比前代所取得的飞跃性进步。

明名臣王鏊在《震泽长语摘抄》中写道:“宋民间器物传至今者,皆极精巧。今人卤莽特甚,非特古今之性殊也。盖亦坐贫故耳。观宋人《梦华录》、《武林旧事》民间如此之奢,虽南渡犹然。近岁民间无隔宿之储,官府无经年之积,此其何故也?古称天下之财不在官,则在民今民之膏血巳竭,官之府库皆空。岂非皆归此辈乎?为国者曷以是思之。”

明学者郎瑛在《七修类稿》中亦感慨:“今读《梦华录》、《梦梁录》、《武林旧事》,则宋之富盛,过今远矣。”明人史玄也在《旧京遗事》中指出:“京师筵席以苏州厨人包办者为尚,余皆绍兴厨人,不及格也。然宋世有厨娘作羊羹,费金无比。今京师近朴,所费才厨娘什之一二耳。”宋代民间就是这样富裕而奢侈。宋代在中国古代是如此的另类,它竟是藏富于民、以民为本的时代。

宋人施德操在《北窗炙輠录》中曾记载,一夜仁宗在宫中听到很热闹的丝竹歌笑之声,觉得奇怪问宫人,“此何处作乐?”宫人回答:“此民间酒楼作乐处。”宫人紧接向仁宗抱怨诉苦道:“皇上您听,外面民间是如此快活,哪似我们宫中如此冷冷落落也。”仁宗回答说:“你知道吗知?因我宫中如此冷落,外面人民才会如此快乐,如果我宫中若向外面如此快乐,那么民间就会冷冷落落也。”民间的快乐胜过皇宫,这就是宋代小市民的幸福。“以民为本”正是宋朝最大的魅力!

宋代民间流行音乐人柳永在《迎新春》词中形容首都开封:“嶰管变青律,帝里和新布。晴景回轻煦。庆嘉节、当三五。列华灯、千门万户。遍九陌、罗绮香风微度。十里然绛树。鳌山耸、喧天箫鼓。渐天如水,素月当午。香径里、绝缨掷果无数。更阑烛影花阴下,少年人、往往奇遇。太平时、朝野多欢民康阜。随分良聚。堪对此景,争忍独醒归去。

他还在词曲中形容杭州,《永遇乐》:“吴王旧国,今古江山秀异,人烟繁富。甘雨车行,仁风扇动,雅称安黎庶。棠郊成政,槐府登贤,非久定须归去。且乘闲、孙阁长开,融尊盛举。”《望海潮》:“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宋代人民的欢乐富足可以想见。

柳永的词曲首先是属于普通小民的,它首先在民间流传,“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柳三变游东都南北二巷,作新乐府,骫骳从俗,天下咏之,遂传禁中。”人民幸福富足,才有心思去浅吟低唱。

宋朝不仅仅是文人士大夫的黄金时代,更是小市民的黄金时代。

宋朝最大的魅力就是小民生活的幸福,吴自牧《梦粱录》写道:“不论贫富,游玩琳宫梵宇,竟日不绝。家家饮宴,笑语喧哗。”“至如贫者,亦解质借兑,带妻挟子,竟日嬉游,不醉不归。”“不特富家巨室为然,虽贫乏之人,亦且对时行乐也。”

欧阳修在《六一诗话》中写道:“京师辇毂之下,风物繁富,而士大夫牵于事役,良辰美景,罕获宴游之乐。其诗至有’卖花担上看桃李,拍酒楼头听管弦’之句。”宋代士大夫也羡慕小市民的闲暇与欢乐。

宋代的最大魅力是民间娱乐文化的兴起及繁盛,这是前代盛世所没有的。

欧阳修《归田录》:“相国寺前,熊翻筋斗;望春门外,驴舞柘枝。”李觏《富国策》:“今也里巷之中,鼓吹无节,歌舞相乐,倡优扰杂,角抵之戏,木棋革鞠,养玩鸟兽。”周密《武林旧事》:“至于吹弹、舞拍、杂剧、杂扮、撮弄、胜花、泥丸、鼓板、投壶、花弹、蹴鞠、分茶、弄水、踏混木、拨盆、杂艺、散耍,讴唱、息器、教水族水禽、水傀儡、鬻水道术、烟火、起轮、走线、流星、水爆、风筝,不可指数,总谓之‘赶趁人’,盖耳目不暇给焉。”

宋代城市中首度出现了专供各种歌舞、说唱、曲艺、杂技等从事表演艺术的艺人们的固定表演的场所“瓦舍”、“勾栏”、“乐棚”,这些娱乐场所服务的对象都是普通小民。《东京梦华录》记载:“不以风雨寒暑,诸棚看人,日日如是。”

宋代节庆最多,文化娱乐活动最频繁。宋朝人民总有自己的狂欢娱乐节。所谓:“时节相次,各有观赏”,可以说是月月有节日,夜夜有歌舞。(文/佚名)

原标题:宋朝的美好时代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唐朝的贬官文化

下一篇文章: 白居易诗作:俗和雅的完美结合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