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晚唐李商隐:给唐诗一个光辉的结局

来源:腾讯   发布日期:2015-10-20 18:00

李商隐字“义山”,是晚唐时候的一位大诗人。唐诗是中国文学一个很辉煌的成就。晚唐有了李商隐,可以说是唐诗拥有了一个非常光辉的结局。——编者按

晚唐李商隐:给唐诗一个光辉的结局 

(图源网络)

李商隐早年就受到令狐楚的赏识,成了令狐楚的门生。令狐楚是一个大官,他的儿子令狐绹后来做了宰相,可谓一门显赫。在二十五岁那年,李商隐考中了进士,但也在这一年,令狐楚病逝,他失去了依靠。后来,李商隐娶了王茂元的女儿,这成了他命运的转折点。


令狐楚和王茂元分别属于不同的政治派别。唐朝末期有一个现象叫“牛李党争”,这两派的斗争非常激烈,激烈到什么程度,就是如果你是“李党”的人,那么“牛党”就绝对不会用你。李商隐本来是令狐楚的门生,按理说属于“牛党”。后来他成了王茂元的女婿,而王茂元与“李党”首脑李德裕关系很好,被视为“李党”成员。李商隐于是就卷入了“牛李党争”当中。


“牛党”的人就觉得李商隐这个人背家恩,认为他辜负了令狐家。李商隐虽然并没有旗帜鲜明地站队,但他在政治上是同情正直、有作为的“李党”的。“牛李党争”的局面,逐渐变为“牛党”得势、“李党”式微。李商隐就在这两个派别的斗争当中,一辈子沉沦下僚。他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呢,就是辗转于各个藩镇之间,做一些参谋、文书类的工作,过着穷愁漂泊、寄人篱下的生活,去世的时候仅仅四十六岁。这是李商隐身世的一个大概情况。


他的名叫“商隐”。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呢?这个“商”字不是我们平常所了解的“经商、商业”的“商”,而是指商山,这个地方在陕西。西汉的时候,有四个老人在商山上面隐居,非常有名气,被称为“商山四皓”。他们名声在外,以至于汉高祖刘邦都会向他们请教一些问题。所以李商隐这个名字,就是“商山之隐”的意思。他的字“义山”,也跟这个相关。


后人对李商隐有什么样的评价呢?上个世纪有一位了不起的学者,缪钺先生,他写过一篇文章,叫《论李义山诗》,这篇文章非常精彩,以下是文章的节选:


昔之论诗者,谓吾国古人之诗,或出于《庄》,或出于《骚》。出于《骚》者为正,出于《庄》者为变。斯言颇有所见。盖诗以情为主,故诗人皆深于哀乐,而同为深于哀乐,又有两种殊异之方式,一为入而能出,一为往而不返。入而能出者超旷,往而不返者缠绵。庄子与屈原恰为此两种诗人之代表。


李义山之心情,苟加以探析,殆极近屈原。“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此义山自道之辞,亦即屈原之心理状态。固就此点而论,李义山固为中国文学史上正宗之诗人也。


——缪钺《论李义山诗》


缪先生说,“昔之论诗者,谓吾国古人之诗,或出于《庄》,或出于《骚》。”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们古代的诗,一般来说有两条路子,一条路子是出于《庄子》,一条路子是出于《离骚》。


“出于《骚》者为正,出于《庄》者为变。斯言颇有所见。”缪先生是说,有一个观点认为,出于《离骚》的诗是正格,出于《庄子》的是变格,这个见解非常好。为什么呢?后面他就解释了。他说“诗以情为主”,就是说诗是以抒发性情为主的,“诗人皆深于哀乐”,诗人一定是一个性情中人,他对这个世界很敏感,所以有很多喜怒哀乐要抒发出来。


“深于哀乐”有两种不同的表现方式,一种是“入而能出”,一种是“往而不返”。庄子是“入而能出”的,他有喜怒哀乐,但自己又能从这些情感中超脱出来。而屈原则是“往而不返”,把感情全部倾泻出来,不会收束。李商隐跟屈原一样,走的都是“往而不返”这条路。


“入而能出”的人,除了庄子之外,我们熟悉的还有苏东坡。苏东坡的生命历程也非常坎坷,但他能让自己从这种情感中超脱出来。这是一种极高的人生境界,但就诗而论,却不尽然是好的,因为这容易导致作品不动人。


“往而不返”的人,除了屈原、李商隐之外,大家熟知的还有杜甫、李贺、龚自珍,这种诗人就很多了,即使是表现得很平淡的陶渊明,其内在的感情也是激烈的,也属于“往而不返”品格。龚自珍对陶渊明就有一个很精到的论述,“莫信诗人竟平淡,二分梁父一分骚。”总体来说,“往而不返”的诗人数量为多,所以说“出于《骚》者为正”。


诗以“往而不返”为贵。梁简文帝萧纲说,“立身之道,与文章异:立身先须谨重,文章且须放荡。”这句话的含义,是说你写诗作文,跟你做人行事不一样,做人要知道克制,但写诗作文就不妨尽情地把感情抒发出来。李商隐在《祭小侄女寄寄文》里也说,“明知过礼之文,何忍深情所属。”古人推崇的状态是中正和平,强调“过犹不及”。李商隐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他说自己的是“过礼之文”,但他不能控制自己,因为他太深情了。这就是诗人,李商隐是一个为诗而生的人。


从先秦到晚清,诗之所以一直是中国文学的最高殿堂,是因为诗有着“往而不返”的品格,闪耀着作者的生命之光,是超越于作者的学问和思想之上的文体。


缪先生说,李商隐的心情跟屈原是很像的。比如你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春蚕”是讲思念,从字面上说是诗人在想念情人。“丝方尽”的“丝”是借“思念”的“思”这个音。这句诗是说:到了死的时候,我对你的思念才会停止。“蜡炬成灰泪始干”,就是说我跟你长期不能相见,我的离恨要到蜡炬烧干的时候才能没有。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李商隐的感情非常激烈,像是一团火,把他自己烧着了,他的生命就完完全全是为这种情感而发的。缪先生说李商隐是中国文学史上正宗的诗人,这是一个很精确的评价。(文/邹金灿)



原标题:中国文学史上的正宗诗人:李商隐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李商隐诗的沉雄底色

下一篇文章: 宋词里的离别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