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大红大紫”比喻显赫:与古代官服有关

来源:网摘  发布日期:2015-10-22 11:26

汉语是有生命力的,很多成语的来历都与当时的历史文化息息相关,例如“大红大紫” 比喻人生显赫如日中天,其来源与中国古代对颜色的定义以及官服制度密切相关。——编者按



“大红大紫”比喻显赫:与古代官服有关 

(图源网络)

汉语是活的,是有生命的。跟着历史典故学汉语,一本书看透200个词语的前世今生

“大红大紫”和“大相径庭”

“大红大紫”为何比喻显赫

“大红大紫”和“红得发紫”都是比喻人生显赫如日中天,那么为什么不用别的颜色来形容,而非要用红色和紫色呢?这跟中国古代对颜色的定义以及官服制度密切相关。

中国古代把颜色分为正色和间色两种,正色是指青、赤、黄、白、黑5种纯正的颜色,间色是指绀(红青色)、红(浅红色)、缥(淡青色)、紫、流黄(褐黄色)5种正色混合而成的颜色。正色和间色成为明贵贱、辨等级的工具,丝毫不得混用,比如孔子曾说“红紫不以为亵服”,不能用红色或者紫色的布做家居时的便服。

作为间色的紫色本来是卑贱之色,《释名•释采帛》:“紫,疵也,非正色,五色之疵瑕,以惑人者也。”但是春秋第一霸主齐桓公偏偏喜欢紫色,据《韩非子•外储说左上》记载:“齐桓公好服紫,一国尽服紫。当是时也,五素不得一紫。”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以至于当时5匹生绢也买不到一匹紫色布。齐桓公看到这种现象十分担心,于是管仲劝他不要再穿紫衣,“三日,境内莫衣紫也”。孔子针对这件事评价说:“恶紫之夺朱也。”厌恶用紫色夺去红色这种正色。

但是齐桓公始创的这个传统却流传了下来,南北朝时期创立了五等公服制度:朱、紫、绯(深红色)、绿、青。以唐代为例:三品以上穿紫色官服,四品着深绯色,五品着浅绯色,六品着深绿色,七品着浅绿色,八品着深青色,九品着浅青色。武则天当政时期,有一个叫傅游艺的官员擅长拍马屁,一年之间自青而绿而朱而紫,时人号为“四时仕宦”。而白居易的著名诗句“江州司马青衫湿”,被贬官后的诗人只有穿“青衫”的资格。

“朱”是正色,“红”是间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用“红”取代了“朱”,由“大红”而“大紫”,比喻官位升迁,“红得发紫”也是同样意思。

“径庭”原来是失礼之举

“大相径庭”这个成语的意思是彼此相差极远或者矛盾极大。相信很多人都不清楚“径庭”竟然是古时的失礼之举!

“径”的本义是步行的小道,比如“另辟蹊径”就是另外开辟一条小路;“庭”的本义是堂前的院子。门外的小道和堂前院子的地坪当然相差、相隔很远,但如果仅仅这样解释,“径庭”就会成为一个非常平庸的词汇,古人也不会赋予它“大相径庭”的强烈语感。

《吕氏春秋•安死》一节讲述了孔子的一个故事。“鲁季孙有丧,孔子往吊之。入门而左,从客也。主人以玙璠收,孔子径庭而趋,历级而上,曰:‘以宝玉收,譬之犹暴骸中原也。’径庭历级,非礼也;虽然,以救过也。”

玙璠,美玉,国君所佩。季孙氏是鲁国的三家权臣之一,鲁昭公想除掉三家,却反而被三家驱逐出国。季平子过世,举行丧礼,孔子入门站在左边,立于宾客的位置。主丧的季桓子用玙璠收殓尸体,孔子看见后“径庭而趋,历级而上”,对季桓子说:“用宝玉收殓尸体,就像把尸体暴露在原野上一样。”

《吕氏春秋》对此评价道:“径庭历级,非礼也。”“径庭”是指孔子从所立的西阶下横穿中庭快步向东,这是失礼的;“历级”是指孔子登上堂前的台阶时,一步跨一层台阶,这也是失礼的。《礼记•曲礼上》:“主人与客让登,主人先登,客从之,拾级聚足,连步以上。”这是说客人前脚登上一级台阶后,后脚也要登上同一层,并足后才能继续往上登;所谓“历级”,是说前脚登上一级台阶后,后脚不与前脚相并,而是直接登上上一级台阶。孔子之所以连连失礼,是“以救过也”,为了阻止季桓子的过失。你季孙氏把国君都赶跑了,竟然还要使用国君所佩的玙璠来收殓,实属大大的过失!

“径庭”由失礼的举动引申为“激过之辞”,过分,偏激,再引申为悬殊。这就是后世所使用的“大相径庭”一词的由来。



原标题:“大红大紫”为何比喻显赫?与古代官服有关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