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纪念甘肃前楹联学会会长安维翰先生

来源:兰州晨报  发布日期:2015-12-28 23:46

文化依靠的是传承。没有前人的积累,后人就无法拥有超越他们的视野,也就注定我们永远走不远。楹联,集诗词书法于一体,是传统文化中重要的载体之一。陇上楹联历史由来已久。千余年来,楹联在河陇大地上生生不息。本文讲述的就是甘肃楹联学会老会长安维翰先生以及他与楹联的一段情。——编者按

\

(图片源于网络)

人们曾在敦煌藏经洞出土的经卷中,就发现过唐代楹联。尽管对于它的认定,学界还存在着诸多的争议,但至少说明,甘肃楹联起源已经很久远了。目前,保存的有据可查的且名声最大的楹联,当属明代杨继盛在狄道(今临洮)任教谕时,留下的名联:“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这副楹联,在鼓励人们读书学习的同时,也将文人担当点了出来。

到了清代,陇上不仅楹联大家辈出,而且出现了楹联世家。到清中期,更有全国著名的楹联大家梁章钜出任甘肃布政使,在陇上留下了不少名联。晚清至民国,陇上更是有以刘尔炘为代表的楹联群体,他的白话楹联,在全国独树一帜。

改革开放后,甘肃联人率先打破禁锢。在1981年,就开始组织大规模楹联活动;1986年,甘肃楹联学会成立,这是全国第七个楹联组织。如今甘肃楹联学会已经建立起了全媒体平台,同全国联友互动交流。

在陇上楹联的承前启后中,刚刚故去的甘肃楹联学会老会长安维翰功不可没。安维翰,字墨林,祖籍甘肃省秦安县,1926年出生于甘肃省会宁县头寨镇,2015年11月10日辞世。今天,就让我们聆听有关他的故事,以怀念安维翰先生。

兵临城下,他进了南京城

我在高中时,读楹联书籍,就记下了安维翰这个名字,并知道他是甘肃省楹联学会会长。后来进入学会,参与《甘肃楹联》杂志编辑工作。2012年夏季,第一次见到了仰慕已久的安老。他慈眉善目、态度和蔼,口音接近天水方言,安老祖籍秦安,一问果然是老乡,我们便很容易交流起来。

喜欢历史的陌生人见到安老,总不由自主地问到一个问题。啥问题?关于他们安家人的问题。人们问:你和晚清的“陇上铁汉”安维峻是啥关系?安维峻晚清名人,以御史身份上《请诛李鸿章书》,要求杀李鸿章以谢天下,而被光绪皇帝充军塞外,从而名动天下。安维峻是秦安人,安老也是秦安人,人们自然有此一问。对于这个问题,安老百问不烦,总是一笑说:“有点关系,但不是近亲。那是大人物,我和他不敢比。”可我曾在他的作品中,不止一次见到他写到“铁汉奏章”四个字。

我见到他时,他已年近90岁,但记忆力依旧超群,时常能整篇整篇背出七八十年前写的诗文,令人赞叹不已。七八十年前的安老,是个十足的才子。他在会宁县乡考、县考,接连考得第一名的成绩,有“神童”之誉。最终被保送到兰州一中求学。

在兰求学期间,得益于陇上诗文大家黄文中和书法名家牟月秋的悉心教导。黄文中是楹联书法大家,孙中山先生的名句“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就是为黄文中而题写。安老结婚时,黄文中特意送了一副婚联。陇上大家的对联,自然是人们关注的目标,挂在洞房门口竟然被人揭走。安老到70年后给我讲起这段逸事,仍不禁大笑起来。

会宁乡贤杨思对这个小老乡关爱有加。杨思是晚清翰林,民国担任甘肃省议会副议长,擅诗文,精书法。1948年,安老高中毕业,杨思亲笔为安老写了封举荐信,希望到外地求学,以开拓眼界。同时,杨思给安老赞助了300块大洋,这对当时的普通人而言,是一笔巨款。

按杨思的本意,这应该是赞助给安老的学费,谁知,安老却做出一个常人不可思议的决定。用300块大洋买了一张当时已经是天价的飞机票,从兰州飞西安,然后从陆路到达南京。杨思在信中介绍安老去南京读国民党中央政治大学。在解放前,这所大学的名气很大,就业更不用发愁。然而,解放大军已经逼近长江,南京解放指日可待。这时,去上国民党的中央政治大学似乎不合时宜。

他该怎么办呢?人地生疏,身无分文。不是上不上学的问题,而是如何生存的问题。

就在这时,几个地下党找到了他。后来,安老分析,可能是甘肃地下党组织给南京的地下党通报了甘肃学生上学的情况。

地下党的同志给他分析了当时的时局,建议安老去苏南文化教育学院读书,这所学校就是今天苏州大学的前身。就这样,他掉头去了同在南京的苏南文化教育学院。

跑了三年,才算成立了学会

在苏南文化教育学院,安老认识了一位新同学,这人也喜欢楹联。他就是后来参与中国楹联学会创建的、原中国楹联学会会长顾平旦。

1951年,安老完成学业从南京返乡。他仍然没有忘了去拜见杨思。一到兰州,他就与杨思见面,此时,已经担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委员的杨思,详细了解了新社会,观念大为转变。安老说,杨思丝毫没有怪怨他没去政大求学,反而一再称赞他有眼识,懂得随机应变。

解放初期,安老被安排在省教育厅任职,但他性子直,有不同意见敢于发表,从来无所畏惧。这一点,我是深有感触,直到九旬高龄,他依然是爱憎分明。

这样的性子,很难在机关长久下去。他便主动提出到地方从事教育工作,随即被领导安排去了平凉。在平凉一中等地从事教学工作,一干就是十几年。后来他回到兰州,在省教育学院教授中国古典文学。这期间,相继完成了《唐诗宋词选析》《学记讲析》《先秦诸子代表作选讲》等书稿。或许,与他有关的几个甘肃历史名人安维峻、杨思、黄文中都是我省著名楹联家的缘故,安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楹联研究方面。文革当中,他便开始偷偷收集、抄录楹联。

1981年,文艺界百废待兴,朝气蓬勃,抑制不住兴奋,安老在当年正月里闭门在家,完成了代表作《甘肃楹联述评》一文,在文中简要介绍了楹联文体,并总结了甘肃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楹联家。今天看来,这篇文章所刊载的信息远不比百度百科中的“楹联”丰富,但在那个时候,能完成这样一篇著作,靠的全是多年如一日的资料积累。

我见过1982年安老去张掖地委讲解云南大观楼长联的讲稿,密密麻麻,足足写了十几页、几万字。可见当时,安老已经在楹联方面下力颇深。他告诉我,那年他还完成了后来出版的著作《艺苑奇葩·对联》的初稿。1983年1月,这部书正式印行,这是目前所知文革之后甘肃出版的第一部楹联类专著。该书中,安老将他数十年积攒的楹联资料进行汇编整理,又加入许多自己的见解。

从1981年到1984年中国楹联学会成立之前的这段时间,是中国当代楹联史上的“文艺复兴”时期。可以说,安老走在了全国前列,以安老为代表的陇上楹联家们,没有错过这个黄金时期。

1984年5月,中国楹联学会在北京成立。1985年,安老东奔西走,开始为甘肃省楹联学会成立忙碌起来。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安老和其他几位楹联家,多方奔走,解决各种困难。有审批问题,有经费问题,有办公场地问题,甚至还有成立大会举行场地问题。安老四处奔走,得到了不少领导同志和文艺界名家的支持,时任省政协主席的王秉祥,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刘海声,亲自为学会成立协调事务。甘肃楹联学会终于于1986年的10月28日,在省政协会议室成立了。会上,安老实至名归,被众人推为首任会长,这一干,就是28年。

每次说起成立大会,安老喜悦之情都溢于言表。楹联学会的阵容颇为强大,王秉祥、刘海声、曲子贞(省文联主席)三人担任名誉会长,而顾问团队,更是囊括了应中逸、牟紫东、袁第锐、郭扶正、张思温、尹建鼎、田世英等名家。

成立大会上,时任甘肃省文史馆副馆长的著名诗人张思温即兴撰联一副:“五泉本联语之乡,白话题楹传妙句;四化须全力以赴,黄金铸柱纪新功。”联语既讲传承,也附有时代特色,一时称快。

对联射虎,点燃1983年的寒冬

知识的传承就是这样,后一代人总是要站在前人肩膀上,才能有发展,有进步,有创新。没有来历的创新,是无本之木。人文学科是这样,理工科也是这样。创新是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的突破。

那时,安老一边撰写楹联文稿,一边同全省,乃至全国联家们交流。1983年,他策划了全省性楹联征集活动,网罗到一批楹联爱好者。1984年,经过安老努力,甘肃人民广播电台和《甘肃工人报》等联合主办的“春节《对联·射虎》有奖比赛”在全省引起较大关注,短短十天时间,竟然收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应征作品10000多条,令人大为惊喜。此后,这个活动连续举办多届。

当时,人们想出来的出句(楹联上联),至今还在联人中流传,如“玉门关阳关嘉峪关,天下雄关,关关镇守丝绸路”、“白塔映月,月色映塔白”,通过这些比赛,陇原一大批联坛新人脱颖而出,像曾获过奖的马永惕、成守铭、吴恒泰、张举鹏、程凯、刘益民、张希骞、陈琳、胡喜成等,都是近三十年来甘肃联坛最活跃的人物,其中不少人著作等身,许多人从事楹联研究或创作直到逝世,还有几位至今还活跃在联坛。

同时,安老先后结识了李树棻、薛渊、朱世章、裴经书、田企川、吕发成等,成为他振兴楹联事业的有力同道。

往事不可追,明年是学会成立三十周年,学会计划要授予安老一个荣誉。谁知,11月10日,年已90的安老在会宁老家辞世。这真是个令人意外的消息。在安老追思会前,我为他写下一副挽联,算作祭一瓣心香:高龄同祖父,故梓傍家山,愧我近入门庭,按例应三叩首,行孙礼、行乡礼,亦行师礼;创业自艰难,守成真不易,此时方擎斗志,约公待卅年春,奈岁寒、奈泪寒,更奈联寒。

原标题:联坛耆宿安维翰与甘肃楹联学会成立旧事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