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中西方文学中的人神恋之对比

来源:网摘  发布日期:2016-01-11 17:10

从古至今,中西方文学中对神秘浪漫的人神恋从来不缺乏想象,也从不吝惜笔墨,而不同的时空,不同民族和文化所孕育的人神传说也透露出当时的人们对爱情的不同理解,以及对人自身不一样的认识。——编者按



中西方文学中的人神恋之对比

(图源网络)


欲望与爱情

如果让蒲松龄将古希腊的众神之王宙斯写进《聊斋志异》,他一定活不过两集。

且不说大约诞生于公元前八世纪的古希腊神话中,众神结合的乱伦情节实在太过普遍,单说宙斯这天上人间到处留情的性格,掳走公主、夺人之妻的飞扬跋扈,也一定不符合蒲松龄对于人神恋的价值观。

从众神之王到万神之父,宙斯的形象也从一个能力强大的征服者,变成了一个占有欲极强又贪恋美色的荒淫之神。

不完全列举一下宙斯下凡,寻找人间美人的经历。最著名的当属他掳走腓尼基公主欧罗巴的故事,而这位公主的名字甚至成为传说中欧洲大陆名称的由来。

传说欧罗巴是古代腓尼基(今黎巴嫩一带)国王阿革诺的女儿,她的美丽早被宙斯垂涎。在海边的草地上,宙斯化身俊逸高贵的公牛,吸引了欧罗巴,并将她驮在背上一路劈波斩浪游向大海深处,最后爬上一片遥远而陌生的陆地,在惊魂未定的欧罗巴面前露出天神的真容,向欧罗巴表达了爱意,欧罗巴很快就在宙斯的怀中入睡??

第二天,女神阿佛洛狄忒告诉她:“你是第一个来到这块土地上的人,你脚下站立的这块大陆,就按照你的名字叫做欧罗巴。”

宙斯当然并非长情之神,他的人神恋对象还有忒拜公主塞墨涅、阿尔戈斯公主达娜亚以及吕基亚公主,甚至已嫁作他人妇的斯巴达王后勒达等等。这些美丽的凡人女子,大多被变幻成各种动物,甚至金雨形象的宙斯所诱骗。

在古希腊,人神间的情感更接近一种原始的欲望,而不完全是基于双方的爱情。在这些神话中,爱与欲望是密不可分的。

而形成于清朝的《聊斋志异》所描写的人神恋,则带有鲜明的道德判断印记。甚至有学者评价《聊斋志异》是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叛逆的回归。

在中国的人神恋传说中,往往歌颂那些两情相悦、身心交流的爱情,鞭笞那些单纯的动物性的性爱欲。人们赋予前者美好的生活,也用毁灭来惩罚后者。赞美的如董永和七仙女,鞭笞的如《贾儿》中恣意妄为的狐仙。

假想一下,如果宙斯诱骗七仙女,在希腊神话中恐怕绝不会有鹊桥的传说,而在中国故事中会出现一个抗暴的烈女么?

希腊男神和中国女神

那些不按常理出牌,违背天人有别的伦常,贸然下凡,留情人间的都是什么神呢?

和人们惯常思路不同的是,敢于挑战人神恋的神们,传说并未赋予他们大胆、叛逆的个性,而是大抵属于同一种——性别。

一个潜在的规律是:中国的人神恋大多是神女下凡与凡人男子结合,而古希腊神话则主要是男神恋上凡女。

在古希腊神话中,除宙斯外,享誉盛名的爱神丘比特也恋上了凡人女子塞科。爱上凡人,并非众神之王的特权。

在中国,与女神结合的男人主要分两种:农民、樵夫和文人、书生。委身前者的仙女一般温柔贤惠、善于持家,如织女和田螺姑娘;青睐后者的仙女大多才色俱佳、知书达理,比如颜如玉。

事实上,无论哪一类,都是当时的男性社会理想的寄托。落后的经济生活使很多穷困的农夫连结婚生子都成奢望;而自命清高的书生又对普通劳动妇女难生爱意,所以渴望才貌双全、地位较高的女子。

于是,自先秦以后,在男性主导的文化世界里,女性往往被神化为拯救世人的仙女或神女。神女降临、仙女下凡都是以一种恩赐的姿态。

而在古代中国男尊女卑的普世道德观念中,男神被描述成人类的道德模范,他们形象庄严、摒弃七情六欲,像天蓬元帅那样贪恋嫦娥美色的神仙是要被打入凡间变成猪的。在《聊斋志异》中,但凡男性神怪爱上凡人女子的,则往往没有好结果。

古希腊人则不同,他们强调人的价值与尊严,酷爱世俗的快乐生活。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曾宣称:“人第一重要,其他一切都是人的劳动成果。”

肇始于古希腊的人本主义传统,使得古希腊的男神们并不认为屈尊爱慕一位凡女是件多么不光彩的事。

在希腊神话中有一则“神谕”说:除非有一个凡人出来帮助天神战斗,否则众神就征服不了巨人族系。结果,他们不得不遵循“命运”去寻求来自人类的帮助。

奉召前来的大英雄赫拉克勒斯与天神并肩作战,灭了巨人族。这反映了人开始追求与神在力量、智慧上的平等。这种平等的思想反映在人神恋上,就是:人神之间的爱情,非但不是神的恩赐,有时甚至是神的主动追求。

更有力的证据是,古希腊神话中的神女也会恋上凡人英雄,虽然概率较小。比如爱与美之女神阿佛洛狄忒就和特洛伊将领安基塞斯育有儿子埃涅阿斯;曙光女神厄俄斯和特洛伊王子提托诺斯育有儿子门农;海洋女神忒提斯和英雄珀琉斯生下了鼎鼎大名的阿喀琉斯。

被祝福和被惩罚

丘比特是一位幸运的爱神,他因惊艳于凡人女子塞科闭月羞花的模样,不慎被自己的箭所伤。众所周知,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人或动物,会深深地爱上他们所遇见的下一个对象,于是丘比特爱上了塞科。两人的爱情却触怒了丘比特满怀嫉妒的母亲维纳斯,但他们冲破重重阻碍,最终在天空之神的帮助下幸福相守。

中国神话传说中的人神恋就没这么幸运了。

比如巫山神女瑶姬与凡人、董永与七仙女、牛郎与织女、三圣母与刘彦昌??在中国神话故事中,纯正血统的女神很少,于是,我们所熟知的人神恋基本如上所述。

但若把女神的范围拓展到妖精和鬼怪的话,那便无法尽数了。无论是人神、人鬼还是人妖,一旦彼此间产生了爱情,便会因两界殊途,要遭到天条的谴责和自然的惩处。于是,有了董永和七仙女的天人永隔;有了雷峰塔下的白娘子;有了沉香劈山救母的动人故事。

与中国人神悲恋不同的是,古希腊神话里的人神结合却留下了英雄史诗——那些半神半人的爱情结晶成为人们崇拜的英雄。

比如阿喀琉斯,他是特洛伊战争中希腊联军中最强大的英雄,第二代英雄中的佼佼者。阿喀琉斯是一位除了脚后跟之外全身刀枪不入的半神,在奥德修斯的诱导下参加了特洛伊战争,杀敌无数,数次使希腊军反败为胜,后来因与阿波罗交恶被阿波罗用神箭射中脚后跟而死。

他的葬礼十分隆重,希腊人用温水给他的身体洗浴,给他穿上母亲送的出征战袍;雅典娜从奥林匹斯圣山上俯视着他,心中充满同情,在他的额上洒落几滴香膏,防止尸体腐烂;人们从爱达山上砍伐树木,高高地垒成一堆;希腊的英雄们各从头上割下一绺头发,还在柴堆上浇上各种香膏,并供上大碗的蜂蜜、美酒和香料;遵照宙斯的旨意,风神埃洛斯送出了急风,呼啸着煽起冲天的火焰??这是古希腊的神和人对英雄的爱慕和祝福。

然而,无论是被祝福还是被惩罚,中西方的人神恋文学作品均渗透着对美的追求,对自由恋爱的向往,也成为无数文学家艺术家创作的源泉,人们藉由这些故事看到了数百上千年前的人类社会和情感。(文/佚名)

原标题:中西方文学中的人神恋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