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木兰辞》:北朝乐府民歌

来源:网络  发布日期:2016-01-25 11:11

编者按:在南北朝诗坛被玄言、山水、游仙、公宴之类的诗歌充斥的时候,朴实自然清新流畅的乐府民歌,为当时的诗坛带来一阵清风,《木兰辞》就是最为杰出的代表。

木兰辞(图源网络)

简介
  乐府《鼓角横吹曲》名。北朝乐府民歌。又称《木兰辞》。约作于北魏迁都洛阳以后,中经隋唐文人润色。最初录于南朝陈僧智匠《古今乐录》,长300余字。它是我国古代民间文学中的一篇优秀叙事诗。写的是女英雄木兰乔扮男装替父从军,最后光荣还乡的故事。在艺术上突破了汉代杂言体民歌的狭小篇幅,形成了自己的长篇巨制体式,对唐代七言歌行的发展起了示范性的推动作用。布局严谨,繁简得当,描写生动,语言丰富,浪漫主义色彩浓厚,对后世文学有较大影响。

  原文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
  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
  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
  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
  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
  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
  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
  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
  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
  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
  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
  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
  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
  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
  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
  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
  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
  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
  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
  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
  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两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赏析
  《木兰辞》是北朝民歌,主人公木兰代父从军、功成身退的故事,早已为人们所熟知。北朝民风剽悍,尚武是一个时代的风尚,就是女子也不是整天围着闺房转,动辄就是针织女红,而是和男子一样习武练剑,弓马娴熟,武艺出众。北魏时期的李波小妹就是这样一位女子:“鬟裳逐马如卷蓬,左射右射必垒双”。(《李波小妹歌》)受当时民风的影响,木兰自幼习得一身好武艺,后来女扮男装,代父从军,立下了赫赫战功,成了令许多须眉男子为之汗颜的巾帼英雄。

  木兰这一艺术形象和仅仅是武艺超群的李波小妹比起来,显然更加妩媚可爱,具有更为丰富的文化内涵。她和其他北方女子一样具有尚武精神,武艺超群,不仅如此,在她身上还凝聚了忠、孝、智、勇等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美德。

  首先是其孝。听到将要征其父入伍的消息,木兰十分着急,因为她上无兄长,没有人能够代替父亲应征,于是萌生了替父从军的念头:“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她不愿年迈的父亲去经受征战之苦,毅然女扮男装,替父从军,“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辞别父母,踏上了征程,诗人只是用了“不闻机杼声,唯闻女叹息”二句,就写出了木兰见到“军帖”的复杂心情,写出了木兰对“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的焦虑和忧愁,表现出木兰对父母的关爱和孝敬,一个孝女形象自然而然地树立起来。

  其次是其忠。孝是忠的基础,木兰代父从军,可谓是忠孝两全。以女儿之身女扮男装,和男子汉一样战场上与敌寇拼杀,既是为父尽孝,又是为国尽忠。她离开父母远征,虽然不能膝前尽孝,但是却用杀敌报国实现了对长辈的孝,而对国家的忠同时也得到了很好的表现。

  再次是其勇。木兰从军之后,战场上英勇杀敌,奋不顾身:“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十二年之间,木兰像真正的男儿一样南征北战,身冒矢镞,英勇作战,功勋卓着,表现出中华儿女同仇敌忾、抗敌御辱的爱国精神。

  最后是其智。一个女孩儿家,和男子汉一样征战十二年,而能不露女儿本色,需要很高的智慧。但最能表现其智慧的,则是功成身退,不慕功名利禄。十二年的厮杀,木兰建立了赫赫战功,天子又是封赏、又是许官,若是寻常人物面对如此显赫的功名利禄,恐怕早就对着皇帝佬儿三叩九拜山呼万岁了。但是木兰很明智,她可以为父尽孝,为国尽忠,却不愿随朝伴君,且不说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就是在天子驾前,焉知不是伴君如伴虎呢?

  木兰代父从军,慷慨赴国难,不是为了功名利禄,而是为了孝顺父母,报效国家。一旦战火熄灭,刀枪入库,她最大的愿望则是回到家乡,还其女儿本色,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享受家人团聚的天伦之乐。诗歌在简约而凝炼地表现了木兰的忠、孝、智、勇之后,着重描写了她回归女儿本色的天真快乐:“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着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当她以一身女儿妆出来和昔日的战友相见时,人们都十分吃惊:“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只此两句,诗歌的喜剧效果尽数显现出来。木兰代父从军的故事,在伙伴的惊异和木兰“安能辨我是雄雌”的诙谐调笑中戛然而止,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龙朔文化网站编辑整理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嵇康《琴赋》欣赏

下一篇文章: 《乐府诗集》里浅埋的"钻石"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