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山海经》记述的人类第三只眼

来源:凤凰网  发布日期:2016-07-25 11:49

《山海经》第一次知道它是在小学课本里鲁迅的一篇文章里,当时就觉得它是一本奇书,里面都是妖怪。而最近芦鸣先生的一篇文章里就有《山海经》里记述的人类第三只眼。——编者按

(图源网络)

2016年7月23日,光明网发表芦鸣先生的《山海经》系列研究文章《人类真有第三只眼吗?》。文中指出:“《山海经?海外西经》的第三国奇肱之国的人是一臂三目,即一条手臂和三只眼晴的人,这才是三只眼的最初来历。看来《山海经》似乎可以当作一部上古史的通用字典。”
  《海外西经》第三国的原文:“奇肱之国在其北,其人一臂三目,有阴有阳,乘文马。有鸟焉,两头,赤黄色,在其旁。形天与帝至此争神,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这应该是中国文献记载的第三只眼的最早资料。
  笔者经过调查考证,在距今5000年前的红山文化中,发现了人类存在第三只眼的考古材料。内蒙古岩画研究专家吴甲才在翁牛特旗白庙子、小凤山等处发现了红山文化岩画遗迹。在一些巨大岩石上面刻有眉心处带有第三只眼的人物头像,尤其是在一个刻有北斗七星的岩画石下面也有这种眉心带有第三只圆眼的人物头像。
  把这些人物头象刻成岩画,尤其与北斗七星刻在一起,这就明确说明了人物身份地位的神圣,具有尊崇的人间地位,他们就是能通晓天文,沟通阴阳的至上圣者——圣巫。同时还说明,在红山文化区域内这样的人是一个阶层群体,且极受尊崇,否则不会被刻成岩画而千古留形。
  笔者在新近出版的著作《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建筑设计思想中》分析了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恢弘的建筑群是由什么人选址、设计建造的,或者说是什么身份的人埋葬在这个遗址群中。2003年第十六地点中心大墓M4出土的玉人,为我们提供了探索这个答案的线索。
  M4选址在遗址中心部位的山梁主脊上,它的营造不同于牛河梁遗址以往发现的土坑墓,也不同于开凿于风化基岩上的土圹墓,而是直接将墓穴辟凿于山体最坚硬的变质花岗岩的岩脉上。墓圹南北长390厘米,东西宽310厘米,深468厘米。墓主人为一成年男性,年龄45~50岁,仰身直肢。随葬玉鹄、斜口筒形器、玉镯、玉人、玉环、绿松石坠饰共8件(图3)。不过绿松石耳坠是相同材质的一对儿,红山先人或许是将其视为一个组件,这样M4随葬玉器可以被认为是7(组)件,其中玉人、玉凤、玉筒是重器组合。这与十六地点的方位关乎立春北斗天象取得了理念上的一致。
  这座大墓是牛河梁遗址群已发现墓葬中规模最大、营造最费工时的一座墓葬,墓葬选址居高且位于中心,圹穴岩石开凿量多达30余立方米,其规模与围绕四周的墓葬对比悬殊,充分表现出墓主“独尊”的地位。
  玉人是M4大墓中最为重要的一件随葬器物,这是红山文化玉器中单独以人物为造型的第一件正式发掘品。玉人出土在墓主人左侧盆骨外侧,正面向下,淡绿色软玉,体形圆厚,五官清晰,双臂曲肘扶于胸前,双腿并立,通高18.5厘米。头顶部制成弧形,额上以一横线贯通,似表示头上冠有饰物,额中两眉间刻意雕出一竖立的凹陷。目微闭,眉与目上弯,近于月牙状,鼻宽而短,嘴微张,稍上翘。耳廓部内收。双手叉开抚胸。胸腹间雕一横穿的宽带,似为腰饰,束腰,小腹特殊的外凸,明显是有意夸大处理。双腿及双脚并拢,双足足尖自然前伸,立置时足尖着地。但是人体站立时,脚掌应该是平的。据此,红山文化考古专家郭大顺认为,该玉人不应是站立状,而应是平卧式体态,作鼓腹吸气状。
  与这一特定姿态有关的是,这件玉人还有两处甚为特殊的部位,那就是肚脐和额间。肚脐做成外凸状,显然是有意做了夸大处理。额间做出形似于眼眶而立置的梭形洞孔,更是在人的脸部五官之外额外加上的部位。人在深吸气时,额间出现孔洞和肚脐高高凸起,它们一上一下,上下对应,显然是寓身体上下贯通之意的,这与通体紧缩、五官上举、双肘弯屈贴于胸前的姿态相联系,其所要表达的,完全是一种以气作法的神态。故这件被神化的玉人,应为一巫者作法的形象,或可称为“玉巫人”[1]。
  郭先生的这一认识有一定道理,玉人的表情和姿势,对修炼过道家功的人来说是不陌生的。这个玉人在仰卧修炼时,双眼祥和微闭,两腿并拢双脚掌自然向前斜置,嘴微张吸气入丹田,小腹自然就外凸。双手自然抚胸似乎感受呼吸过程中肺部的起伏。额间的凹陷其实是第三只眼的标志,表示在练功中双目虽闭,但“第三只眼”却在工作:或内视体内脏腑、经络、气血运行状态;或与祖先神灵沟通。玉人可能就是墓主人身份——圣巫的真实写照。玉人同时就是他使用的重要法器。
  玉学专家杨伯达先生认为,这个玉人的双目作闭阖状,非常重要,真实地刻画了巫觋事神时唯赖双耳聆听神的旨意的一刹那,可知巫在事神时眼、口均不及耳之重要。对玉人像的这种解读,符合东夷之地事神的祭仪[2]。
  其实,修练之人应该明白,所谓巫的事神状态就是一种通灵状态,此时的确不用眼睛,而是大脑的一种通灵的功能。所以我们看牛河梁玉巫人的造型,它的头部较身体的比例明显偏大,尤其双耳大而突出。头部的偏大在于强调巫人的头部在通灵时的特殊作用以及头部代表人的智慧和贤能。但智慧和贤能的突出表现还是在于头部的器官——眼、耳的功能开发程度。这一点还可以从“圣”字的造字本义上得到佐证。
  今简体“圣”字的繁体写法为“聖”,其字型字意均与耳部有关。《康熙字典》耳部对“聖”字引《风俗通》的一条解释:“聖者声也,闻声知情故曰聖也。”《金文诂林》刊金文“聖”字11文,引郭沫若(两考八十一页师望鼎)曰:“‘聖’本古‘声’字,从口耳,会意,壬声,此言聖人犹言闻人,与后世所谓聖人之意有别。[3]”林义光曰:“出于口为声,入于耳为听,因而通于心者圣也,圣与听相承,互易其义,古但作‘圣’”。因此,“聖”字本意一定与“耳”的功能有关。玉人大耳、双目微阖,强调耳的重要性,与《风俗通》的释意相符,正是“闻声知情”的“聖巫”、“聖像”。所以,M4墓主人可称谓“圣(聖)巫”[4]。
  对于“圣巫”,杨伯达先生又引《楚语》对巫的精辟解释加以说明。如:“古者民之精爽不携二者,而又能齐肃中正,其知能上下比义,其聖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听彻之,如是则神明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楚语》)圣者首先要“闻声知情”,进而又能“光远宣朗”,“聪能听彻之”。巫觋之目要明、耳要聪,是两个不可缺少的器官条件。可知远古时期的巫觋是民之罕见的“精爽不携二者而又能齐肃中正”的有智慧圣(聖)光且又目明耳聪的天才。这种巫觋应是早于儒家的第一代“聖”者,至聖孔子、亚聖孟子均不过是第二代聖人[5]。
  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中唯玉为葬的特殊人物,就是具有以上崇高而神圣地位的大巫。他们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地位,是因为他们通晓天文地理,知天时,明阴阳,通天地,不但是史前各类知识的集大成者,而且还是修炼有素、天眼洞开,具有特殊异能的神秘人物。杨伯达先生称红山文化巫觋为“圣巫”,非常贴切。就是他们昼立圭表,夜参北斗,创造了以女神崇拜、大地崇拜、北斗崇拜为特色的归藏易信仰,靠自己特殊的人体功能和智慧选择了牛河梁这片神奇的土地作为红山古国祭祀天地祖先的圣地,并设计布局了庙、坛、冢等诸多充满古天文学成就的建筑群。
  牛河梁玉人和内蒙古翁牛特旗岩画人面,均以额间第三只眼的刻画形象说明了他们是红山文化有智慧的圣巫。这种人在史前受到极度尊崇,《山海经》中的古图及记述应是对上古信息的口碑传颂,红山文化有关圣巫的考古资料是人类具有第三只眼的更早证据。
  原标题:《山海经》里的三眼怪人 在红山文化里找到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