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四百年后来看汤显祖

来源:凤凰网  发布日期:2016-08-01 10:49

一提起汤显祖,很多人就会想到《牡丹亭》,想到出现在昆曲舞台上的《游园惊梦》一折,想到令人心醉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然而,真实的汤显祖,远不止一部《牡丹亭》可以概括,他有一个复杂而本真的灵魂。——编者按

四百年后来看汤显祖

万历臧氏刊本《紫钗记》(上)、《牡丹亭》(下左)、

《南柯记》(下中)、《邯郸记》(下右)。

图片来自《南华录》/赵柏田/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5月
(图源网络)

汤显祖(1550-1616)于明万历四十四年丙辰(1616)六月十六日(公历7月29日)逝世,迄今恰为四百周年。更巧的是,英国的莎士比亚与西班牙的塞万提斯也于同一年逝世。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醒世界,要缅怀这三大文豪。
  对于中国人来说,“汤显祖热”就成了顺理成章之事。然而,为什么经过了四百年的沉寂,我们才像发现了桃花源一样,在华夏大地各个角落,涌现出对汤显祖无限的景仰?他的作品为什么有如此能量,经过时间的打磨,愈发显示出蕴藏的光华?
  我们必须进入到汤显祖的生命中去。
  四百年后,我们为什么景仰汤显祖?
  纪念汤显祖,连带纪念莎士比亚与塞万提斯,我们应该知道纪念什么,为什么要纪念四百年前的古人,四百年前创作的文学戏曲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虽说是文学艺术无国界,我们应该以世界公民的心态,同等对待屈原与荷马,同样崇拜莎士比亚与塞万提斯,但对中国人来说,汤显祖是江西抚州临川人,是中华民族的乡贤,是家族的骄傲,与我们的文化背景与思想感情最为接近,也就最应当知道他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对中国文化前途发展的启示。
  白先勇导演的青春版《牡丹亭》,抛开争议不论,它的确加深了世人心目中的印象——汤显祖最大贡献便是《牡丹亭》,在历史文化上成为经典。
  平心静气地想想,一般中国人对莎士比亚的认识,是远远超过汤显祖的。近百年来我们学习西方文化,是敞开胸怀地热情拥抱,却缺乏对自己文化传统的怜惜与认识,只会蛮横批判传统,不曾从中汲取资源与教训。对汤显祖的文化求索精神及其思想的开放与前瞻,一无所知,仅仅知道他是明代著名戏曲家,写过可以媲美莎翁《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牡丹亭》爱情剧。其实,汤显祖的伟大,远远超过一出精彩的爱情戏,而《牡丹亭》的文化意义也不止于探讨男女之情。
  “固守穷节”,道德君子的一生
  汤显祖是历史人物,同时也和四百年后的我们一样,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他的一生刚正不阿,狷守初心,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无论遭遇什么困厄,都不改其志,值得敬佩。
  孟子讲“大丈夫”的标准,说“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回顾汤显祖的一生,他的确是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虽然没能跻登尊位,甚至因严厉批评权臣贪赃枉法,而遭到打击与贬斥,却不改初心,终其身是个固守穷节的道德君子。
  他十四岁(虚岁)就考上秀才,十八岁因病没能参加乡试,到二十一岁考上举人,以文章博学而声名鹊起。当时人邹迪光写汤显祖传,就说:“庚午(1570)举于乡,年犹弱冠耳。见者益复啧啧曰,此儿汗血,可致千里,非仅仅蹀躞康庄者也。彼其时于古文词而外,能精乐府歌行五七言诗,诸史百家而外,通天官、地理、医药、卜筮、河籍、墨、兵、神经、怪牒诸书矣。公虽一孝廉,而名播天壤,海内人以得见汤义仍为幸。”赞誉考取举人的汤显祖是汗血宝马,可有千里之行。
  称赞他的学问文章,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或许有点夸张,但应该与实情不远,这可从汤显祖自己在三十七岁生日所写的诗中,回忆青少年风华正茂,得到呼应:“童子诸生中,俊气万人一。弱冠精华开,上路风云出。”真是少年得志,意气风发,虽然没能连捷成为进士,已经在家乡刊印了他的第一本诗集《红泉逸草》,声名远播。之后受到首相张居正的青睐,想把他与同学好友沈懋学纳入自己门下,却没想到遭遇显祖的拒绝,这显示了他强烈的自我主体意识,明白自己作出抗拒的决定,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之后六年蹉跎的经验教训,并未改变汤显祖耿直狷介的个性,反倒加强了他对官场蝇营狗苟的厌恶,再次抗拒继任首相申时行与张四维的拉拢,远离权力中心的漩涡,隐身南京的闲差,专心写作诗歌与戏曲。
  “天机泠如”,为人处世以“仁”
  汤显祖出身于江西临川的书香门第,从小接受的教育,既有儒家的先忧后乐、经世济民的入世精神,也有家庭信仰道家明哲葆真、不为人先的超脱心态。他一生思想理念的发展,最受泰州学派大师罗汝芳的影响,承继阳明学“致良知”与“知行合一”的信念,又具有泰州学派特有的开放精神,肯定自我的主体性,顺性开发自我的“赤子良心”,希望能够“解缆放帆”,追求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圣贤境界。
  汤显祖承认他不是最听话的学生,没能按照老师罗汝芳的教导,全心全意探索阳明心性之学,不但“读非圣之书”,还游历四方,“辄交其气义之士,蹈厉靡衍”,后来甚至受到李贽叛逆思想的影响,显然有点任性,在文学艺术的想象道路上游走驰骋,飞扬跋扈。不过,罗汝芳的教导对显祖的影响是深刻的,使他毕生都奉为行事的基本准则。艺术想象可以海阔天空,但是为人处世却要遵循“天机泠如”之道,才能冰清玉洁,发散君子的芝兰芳馨。
  他为好友邹元标《太平山房集选》写序,认为“言语者,仁之文也;行事者,仁之施也。行莫大乎节行,而言莫大乎文章。二者皆所以显仁而藏其用,于世固非以成名也,而名不厌成。”汤显祖表示,君子的行为,表现在行事的节操;而言语的境界,则显示于大块文章。汤显祖在文学创作上的坚持,有其“显仁而藏其用”的理论基础,绝对不为了成名而哗众取宠,是为信念而写作,不计世间的荣辱,也就合乎自己相信的“仁之文”。
  因此,我们读汤显祖的诗文与戏曲,会发现无论是描写杜丽娘大家闺秀的风范,还是讽刺卢生享受荣华富贵的纵情声色,读来刻画入微,同时也引人深思,要考虑生命的意义,要面对人生处境,要作出选择,要承担后果。
  惊天动地,求索生命意义
  汤显祖与莎士比亚一样,经过了四百年的历史动荡与播迁,作品成为世界文学的经典,是值得深思的文化现象。汤显祖最著名的作品是《临川四梦》,包括《紫钗记》、《牡丹亭》、《南柯记》、《邯郸记》,其中尤以《牡丹亭》最受瞩目。《牡丹亭》写杜丽娘为梦中之情而死,又为追梦而返魂回生,生生死死,追求理想中的幸福,百折不回,反映了他在《牡丹亭·题词》中说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梦中之情,何必非真,天下岂少梦中之人耶?”
  汤显祖在剧中明确展现,他笔下的杜丽娘虽然具备所有大家闺秀的高贵品质,但绝不是个普通的闺阁弱女子,绝不听从命运的摆布,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安排。她认识自己的兰芳丽质,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即使是一场梦,也值得拼上身家性命,把梦中的理想化作生命的现实。因此,只要用心思考,就知道这出戏不是单纯的才子佳人爱情戏,而是通过杜丽娘的生命追求,揭示生命的意义,在于自我的肯定与追求。
  汤显祖的生花妙笔,通过全剧的展现,特别在《惊梦》与《寻梦》二折中,让我们看到这位“以生命血书”的杜丽娘,是可爱又伟大的女性,从个人生命的如梦似幻,追索到人类生存的意义。从游园时感怀春光的消逝,想到生命中青春年华的虚掷,到杜丽娘花园寻梦,只见荒凉一片,唱出《江儿水》:“偶然间,心似缱,梅树边。这般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汤显祖以辞藻之美著称,被人称许为“崇辞派”的始祖,但他辞藻之美可以动人心魄,是因为思想内容之深刻,而非只有华丽。这也是为什么别人擅改他的曲辞,“云便吴歌”,会引起他如此激烈的批评,因为改动了词句,牵一发而动全身,破坏了他创作的“意趣神色”。李渔曾说这二折戏辞藻一般人听不懂,“止可作文字观,不得作传奇观”,所以不适合舞台演出。但历史狠狠打了李渔一个嘴巴,因为《惊梦》与《寻梦》正是四百年来昆曲舞台最受欢迎的剧目,历演不衰,直至今日。
  《牡丹亭》虽只是尝鼎一脔,却已经显示汤显祖的超前思想意识,远迈群伦。他写的爱情婚姻剧,完全不同于当时流行的才子佳人大团圆,其中可以发现诸多具有前瞻性的主题意旨,如妇女解放、爱情至上、男女平等、婚姻自由、情欲合一、主体肯定、自我选择、心灵自由、个体解放等等,把阳明学说的“致良知”与“知行合一”,偏重道德性抽象思辨的概念(理),赋予生命感情的实存体验(情),转化为文化超越的文学杰作。
  汤显祖是中国文化的先知。全面的汤显祖,还有待我们继续理解与发现。
  原标题:四百年后 我们为什么景仰汤显祖?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