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汤翁旨趣下的当代审美

来源:光明网  发布日期:2016-08-05 11:27

汤翁的戏剧穿越四百年,前不久上海昆剧团以汤显祖《临川四梦》完整版进行世界巡演,这对汤翁的传承和对现实的意义极大。——编者按


(图源网络)

今年恰逢汤显祖和莎士比亚这两位东西方戏剧大家逝世400周年。前不久,上海昆剧团以汤显祖《临川四梦》完整版世界巡演的大团风范,以老中青五班三代同台的最强阵容,全面展示了汤显祖的伟大成就和上昆出人出戏的重要成果,令人赞叹。连续4晚的观看,愉悦过瘾,也感慨于此次演出的历史价值与现实启发。

其一,全本演出,完整体现。当前能够演出昆曲《牡丹亭》的剧团很多,有实力献演《临川四梦》完整版的院团,上昆恐怕是第一家。我以为,昆曲艺术传承发展到今天,全本演出或者说完整版演出有着特别的意义和时代价值。新时期以来尤其是近年来,昆曲演出似乎再次进入全本时代。昆曲经典剧目在流传中出现从全本到折子戏再到全本的过程,是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折子戏是原剧的精华,是原剧戏剧性较强、舞台效果较佳的部分,表演也最为灵活自由,从全本到折子戏是一个由冗杂至精粹的过程,也是昆曲表演艺术的创造性发展,昆曲大量剧目是靠折子戏传承下来的。可以说,全本能见经典的全貌,而折子最见经典的“精神”。
  当然,究竟是演全本还是演单折,取决于时代和观众。当下全本的再度流行,正是社会和艺术发展的需要。当观众对经典很熟悉,想要撷取精华时,需要折子;当全本已经不为当代人特别是青年人所熟悉时,全本自然又成为当下的需求。《临川四梦》的完整演出,既有利于当代青年观众全面完整地了解汤显祖的艺术,更有利于汤显祖在国际戏剧舞台的传播和影响。
  其二,五班三代,传承有序。昆曲传承首先要有代表性传承人。上昆是我国当代最具实力的昆剧团,有过俞振飞这样的领军人物,也有过5位艺术家共同荣获戏曲梅花奖的佳话,近年来还有谷好好、黎安、吴双等青年演员获得梅花奖殊荣。《临川四梦》以老中青五班三代同台的最强阵容,全面展示汤显祖的4部作品,突显了上昆一直以来对传承的胆识和高度重视,也展示了传承的积极成果。
  据介绍,作为上昆的保留剧目《牡丹亭》,俞振飞、言慧珠首演于1957年。“俞言版”后来传给了蔡正仁、张洵澎等,再经其言传身教催生了一批批后来者。此次“昆大班”老艺术家蔡正仁、张洵澎、梁谷音,“昆三班”黎安、沈昳丽、余彬,及上昆优秀青年演员罗晨雪,“昆四班”胡维露,“昆五班”张莉、倪徐浩等,老中青三代同台。《邯郸记》原由“昆坛第一老生”计镇华领衔,此次上昆结合学馆制,由计镇华老师亲授,同时特邀上海京剧院的蓝天加盟,和“昆四”“昆五”的老生演员一起推出传承版。《紫钗记》由梅花奖得主黎安和上昆优秀闺门旦沈昳丽联袂主演。《南柯梦记》一直很少演出,遑论完整,这次创排对全剧主要故事和人物做出完整呈现,并全部由“昆五班”一批20岁左右的学员担纲,殊属难得。
  戏曲艺术在传承上既有舞台艺术的共同特点,更有自己的特殊性,这就是需要师徒传承,需要言传身教,需要耳提面命。《临川四梦》的创排,就是一次当代戏曲传承最好的范例,上昆“师带徒”“学馆制”等传承有序、传承有效的成功经验和做法,是值得深入总结的。
  其三,不丢精髓,返本开新。更为可贵的是,上昆《临川四梦》的完整版演出并不是对汤显祖时代原本的简单复活,也不是折子戏的简单叠加,而是对原著整体精神的再现和当代审美的再创造。
  昆曲艺术作为积淀了中国戏曲美学精神的古老剧种,传承什么、如何传承是关键。汤显祖的《临川四梦》虽然每一部都写到梦,但传递的不是“人生如梦”的幻灭,而是“梦如人生”的执着;不是“痴人说梦”,而是倾心寄托着先行的独醒者的情怀与追求,寄寓着他对社会现实的批判和对美好未来的理想。当年《牡丹亭》问世不久,有人对原作进行改动,引起汤显祖的不满:虽是增减一二字以便俗唱,却与我原作意趣大不同了。《临川四梦》讲求一个“情”字,“情”借助“梦”而编织成“戏”,“戏”透过“梦”而表现为“情”,“情”正是“四梦”的出发点和归宿,是贯穿汤翁全部作品的一根主线。显然,继承汤翁的戏曲遗产,首先要传承的正是其艺术旨趣和美学精神,这也正是中华戏曲审美风范之所在。在这一点上,《临川四梦》做到了。
  上昆尊重传统,但并不保守——上昆同样重视发展和创新。记得当年蔡正仁讲到四本《长生殿》时曾说:昆剧要时尚但不要时髦。这是很有道理的。戏曲本来就是时尚的艺术,明代王骥德讲“声腔每三十年一变”,戏曲艺术一直随时代而发展和前进;经典是昨日的流行和时尚,具有再度流行和时尚的潜质。经典在当代的重新流行,需与新时代同步、与新时尚结合,与当代观众审美情趣相契合。
  综观巡演版《临川四梦》,其在这方面的成绩也是比较突出的。首先,对原著做了合理的调整和缩略。从当代剧场艺术的规定性来看,剧本要更集中、更严谨;从当代人的生活节奏来看,要在保留原著精华的同时,对原著枝蔓处加以删减,让人物更鲜明、更感人。更重要的,完整本虽然是缩减版,但把握住了原著精髓,并加以当代呈现。以《四梦》中王仁杰编剧的缩编版《邯郸记》为例,不仅撷取原著精华,而且极为妥帖地观照当下,剧场观演效果颇佳,非常“时尚”。其次,突显戏曲以表演为中心的审美风范。《临川四梦》的每一台剧目都尊重和传承昆剧的表演传统,并具体化为舞台形象的塑造,青年演员表现出色,老一辈艺术家的表演更是炉火纯青。有节制使用的现代技术手段、极简约的舞美灯光,为艺术家充分展示表演才华提供了充裕的空间。此外,非常重视舞台总体节奏的把握和驾驭。仅演出日程的编排就大有讲究:4天的演出从剧情上大致涵盖了仙、侠、佛、情;第一天以老生挑梁,第二天生旦并重,第三天由青年担纲,最后以老中青三代倾情亮相,天籁之音不绝于耳。就每一出戏而言,既充分突显各自的思想和艺术特点,又十分注重舞台节奏的准确把握,观众得以直接感受到戏剧情境的层层递进,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舞台节奏的张弛有度与昆腔艺术的美妙动听。
  原标题:传承汤翁旨趣 彰显当代审美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细解《牡丹亭》的“幽”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