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妙人宋公的《人间草木词》

来源:光明网  发布日期:2016-08-09 16:18

宋家骧氏好诗酒,又有古风;他好德,又有赤子童真;其作品既重文字,重事理,也重人心。他的《人间草木词》就堪称至情之作。——编者按

(图源网络)

宋家骧氏是个妙人。妙之有二:

其一、他做人的样貌是个复合的存在:既内敛又放达,既率真又凝重,既感性又多思,既凡俗又典雅……美髯盈腮,春风拂面,把盏迎世,口吐珠玑,素面朝天,不藏机心,有真情真性真趣。且在冷处温暖,在暗处明媚,从不疑世道,也不疑人伦,既爱天地,爱草木,也爱人。
  因而与他交往,尽可以敞开心扉,脱去铠甲,随意对谈。我与宋公虽年龄有别,却一拍即合,深通款曲,称兄道弟,成忘年交。他腹笥充盈,多闻博识;他激情四溢,文思机敏;他悲悯众生,内心温柔;他淡泊名利,宽厚待人。与他对坐,蓊郁的禅意扑面而来,会让你忘记现实的纷争和现世之苦;与他对酌,其静虚的态度,使你耻于说恩怨、道短长,浮火与污浊会悄然遁形。他能融化你、感染你、甚至裹挟你,让与他一道洁身自好,向真、向善、向美,因此对我来说,大有相识恨晚之痛感。
  他好诗酒,又有古风;他好德,又有赤子童真。最纠结的境界,在他这里都能和谐共处——虽有小人物的肉身,却有大人物的道场,所以,他是个妙人。
  其二、他作诗的格局是个宏大的存在:既烹文煮字又纵横捭阖,既攫取意象又理性照拂,既撮营雅意又不舍俗俚,既端庄布韵又浮一大白、幽一大默……人格独立,精神自由,感情丰沛,智性盈满,亦庄亦谐,从容下笔,有情怀覃思雅意。且在凝滞处晓畅,在尘俗处高拔,在入世处出世,从不装腔作势、故作高深,也不游戏笔墨,哗众取宠,既重文字,重事理,也重人心。
  因而读他的诗句,尽可以信任期待,你只需净手支额,沉潜延览。我与宋公虽阅世有异,却一通灵犀,知其用心,堪吟堪颂,大快朵颐。他借古讽今,关怀生民;他谨慎用典,不漏破绽;他勾划人性,入木三分;他不饰虚词,言之有物。读其上阕,人情练达直逼世道人心,会让你透过表象看到浮华背后的真实消息,因而不迷失本性;研其下阙,世事洞明善意点化,无道理处有道理,无趣味处有趣味,使你见仁见义,块垒顿消,因而珍惜生命,热爱生活。他的作品能净化你、触动你,甚至是提升你,让你学他的风致,厚人薄己,慈悲为怀,敬畏星空、敬畏大地、敬畏芸芸众生,因此对我来说,他的诗文绝非小道,而是涵养精神的致用大书。
  他的这卷《人间草木词》,结集之前就已零星赏过,其经典品质就让我击节叹服。此次通览,观其全貌,其锥心沥血之书写,更让人感到他以命赴诗的担当情怀。虽描摹的是草木形态,有博物志的风貌,刻画的却是自己的心灵图景;虽抒发的是草木之情,有山水赋的韵律,阐述的却是天地间、人世间的大道理。他状物拟人,言的是心志,并朝人性深处放笔。期间,虽有广博的草木知识,却都是文学化的生动表达;虽大量用典,却不掉书袋、不露痕迹,一切都是心灵的语言。在琐碎中有大,在大处有细密,虽是草木小词,却是有关人间、有关人性的宏富而深刻的哲学长卷。他立足于醒世、立足于教化,叫在红尘中迷乱的今人,学草木的模样,朴素、本分、自适地生长(成长)。
  于是,宋公不是一般的诗人骚客,他是慈悲萦怀的市井圣徒。因而有大妙存焉。
  原标题:人间草木词,至情存焉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重听《古诗十九首》

下一篇文章: 诗三百和孔子删诗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