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山海经》:揭开丈夫国的神秘面纱

来源:光明网  发布日期:2016-08-15 16:13

“丈夫”一词在古代也用来称呼成年男子根据《山海经》的天、地、人三合一观以及书中出现的二八神人概念“丈夫”以“人长八尺”为标准。想揭开丈夫国的神秘面纱,《山海经》里有你要的答案。——编者按

 

(图源网络)

无论从常理还是人类的发展史来看,地球上都不存在只有男子汉大丈夫的独立王国,故《山海经》在《海外西经》的丈夫国所代表的应该是另一层意思。

众所周知,“丈夫”一词,除了代称女子的配偶外,在古代也用来称呼成年男子。根据2000多年前《毂梁传》记载:“男子二十而冠,冠而列丈夫。”这个记录说明古人用年龄来区分男子是否为丈夫。据说,之所以用二十岁来定“丈夫”的标准,是因为生长期的人之身高与年龄成正比,证明成年男子为“丈夫”与“丈”字的计量单位有关。《说文》“夫”字下释丈夫,说:周制以八寸为尺,十尺为丈,人长八尺,故曰丈夫。可见“丈夫”的标准定义在周朝已然清晰。但是,若要继续追根溯源,“丈夫”的根本来头还得在《山海经》的丈夫国里找。
  有意思的是,根据《山海经》的天、地、人三合一观以及书中出现的二八神人概念,“丈夫”之所以“二十而冠”及以“人长八尺”为标准就不难理解了。其中,被现代人甚至二千年前的中国人未全部理解的另一层更重要的含义,也早已失去传承。
  所谓“二八神人”的二八之数在《海外南经》里做过明确的说明:“尽十六”是也!即象征正月十六的月圆之数,说明“神人”的头是正圆的,是懂得周全之道的成熟之人,此应为“丈夫”为何头上戴帽(冠)的根本原因,也就是为了提醒男人:头上三尺有神明,即为丈夫,就不可造次矣!因此,与其说“丈夫”的标准和身高相关,还不如说和信仰或规矩有关!只有懂规矩的男人才配做丈夫是“二十而冠”的真正含义。
  再刨根问底,《海外西经》在写到丈夫国时,对丈夫国人的定义则是“衣冠带剑”。从人理上分析,这很明显还带有武士的味道;从天理上分析,“冠”字已有天意(还藏有了天干之意);从地理上分析,丈夫可用以代表阴阳之阳,其最形象的代表除了山就是沙漠了。据此,笔者发现丈夫国的准确位置在撒哈拉大沙漠北纬二十度线范围内。
  说到纬度,许多人又纳闷了!四千年前人类哪懂得什么纬度线?他们最多跟候鸟一样知道春夏秋冬吧!
  笔者认为,《山海经》既然能夠将地球的圆周与直径都算出来(参考“找到了山海经全球地理的最关键证据”一文),那么对于地球赤道与南北回归线的认识必然已经很清楚了。试看公元前三百年前后,希腊欧里几得著《几何原本》,是用公理法建立演绎数学体系的最早典范;埃及建立亚历山大图书馆,是西方历史文化与科学的集大成者;中国的春秋战国演义成就了秦始皇的一统江山,可以说是东西方古文明的集大成者;而玛雅文明则彰显了古老天文学的光芒!这些在地球三大区域同时发生的大事件,事实上与三四千年前早已积累下的史前知识体系分不开。就此而言,《山海经》这部校定于西汉时期的地理著作,无论其来头有多远,也无论其传承的过程经历了多少曲折,其始终未变的,是这本史前著作的主干与核心内容。
  最终,来历不明的《山海经》在中国被完整保存下来,其涵盖的范围既与世界地理历史相印证,又与天理、人理相结合,是史前人类天人合一信仰的最完美表达。然而,《山海经》的作者或者来源,恐怕并不局限于中国人,它更可能是世界多民族智慧的结晶。事实上,《山海经》在校订时期的世界科学、地理、及思想水平,已经可以为《山海经》的天人合一哲学、全球地理观、与数字化体系等提供所有必要的基础知识。
  《山海经》的伟大之处在于,其内容和结构的安排为后人留下了可以自证的关键证据。比如严谨的数学结构甚至编排了地球圆周的计算结果,而关于纬度线的指引,则在丈夫国之前用”维鸟”一词来暗示;撒哈拉沙漠上的一活一死两座火山,巧用“青鸟、黃鸟”来形容;前面说青黄二鸟“所经国亡”,形容的是火鸟(火山喷发)经过的国家都被灭亡了;最后还强调“维鸟”是由“青鸟、黄鸟所集”,恰恰说明的是集合在中西非二十度纬线上下的活火山与死火山。恰如撒哈拉沙漠最高山库西火山以及阿哈加尔山脉最高峰塔哈特山。
  最值得一提的是,撒哈拉沙漠在10000年前并非沙漠,那里有史前文明留下的证据。大量精彩岩画所揭示的,恰恰是标准“丈夫”的重要特征。比如超过一万幅画于公元前10000年至公元前8000年之间的岩画,其中人物经常都戴著圆型盔帽,使用棍棒、斧头、弓箭,并投掷棍棒击打猎物,而且壁画中有很多人是雄壮的武士,表现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武神态。他们有的手持长矛、圆盾,乘坐在战车上迅猛飞驰,表现出征场面。在壁画人像中,有些身缠腰布,头戴小帽,因此他们完全符合“衣冠带剑”的形象。依此可以证实,“男子二十而冠”的历史与来头一直可以追溯到北纬二十度线的西非古囯,其年代超过一万年。若根据“走出非洲”这样的人类发展史,无论东西方的“戴帽”来头,都在远古非洲的土地上。
  此外,关于“戴帽”与天干的关联也不是笔者随意的一种想象,而是因为《海外西经》原文在说完“丈夫国在维鸟北(即北纬二十度线以北),其为人衣冠带剑”之后,即有如下所言:“女丑之尸,生而十日炙杀之,在丈夫北”。
  “女丑之尸”是什么意思?“女丑”为“妞”,也就是用以影射“绿愁之湿”,其根本是要说明撒哈拉沙漠原来拥有绿洲满地、水流潺潺的生活环境,“但天上出现十个太阳把她烧死而化成沙漠了”,所谓“十日”自然可以用来形容“炎炎烈日”,但撒哈拉沙漠高原上总共十三座火山中若有十座火山同时爆发的话,那“十日”的传说就找到了根本出处。换句话说,用“十日并出”来形容十座火山并发的现象才符合“天干怒火”的背景逻辑。在此,笔者有必要强调,所谓“后羿射日”的神话故事,在《山海经》里并不存在,《山海经》记载的只有“羿”而没有“后羿”;只有“羿和凿齿战”的文句而没有“羿射九日”的说法。因此,“羿与十日并出”并没有直接的关系,至于“后羿”之名是如何产生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交代,或许还有个“前羿”也说不定!
  《海外西经》在丈夫国前后是否记载了撒哈拉沙漠形成的最末阶段,值得更深入的研究。而三四千年前,当地拥有大片草原与湖泊的考古证据则佐证了《山海经》的记录。
  其实,火山爆发时的样子和人戴上高帽也很相似。一万年前非洲人喜欢戴圆帽,除了信仰之外,是否与火山频发的环境也有关联?有人认为,另外的一种可能性也是不可排除的,那就是外星人。沙漠壁画中的似隐似现的宇航员形象中,除了相当逼真的宇航帽之外,其身上臃肿笨重的衣服很难让人不想到天外来客。据说,撒哈拉沙漠到了现代还是UFO经常出没的地带。
  台湾著名作家三毛生前与撒哈拉沙漠结下不解之缘,三毛还曾经写下她在撒哈拉沙漠西北面的加那利岛上(CANARY ISLANDS)亲眼见到UFO的详细经过,而当地居民对于不明飞行物UFO的传闻则早已司空见惯。三毛认为,人迹罕至的大沙漠恐怕非常适合外星人起落,她在一封写给友人的亲笔信中还专门解释了UFO与海市蜃楼那种幻象的分别,这不禁让我想到紧接在《山海经》丈夫国后面出现的巫咸国。
  2013年,笔者根据《山海经》九鼎图的路线,将巫咸国定位在了加那利群岛,恰好是三毛所言之UFO常出没的地方。
  《山海经》原文说:“巫咸国在女丑北,…群巫所从上下也。” 所谓“群巫所从上下也”的意思是:“许多巫师上天与落地的所在”。若把《山海经》里的“群巫”解读成成群结队的UFO,那反而更容易理解这句话的真意。否则,群巫上天入地的行为只能理解成一种用精神沟通天地的状态,那与原文的意思就不那么契合了。
  原标题:芦鸣说《山海经》:揭开丈夫国的神秘面纱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