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中国最后一个皇权王朝的灭亡,是从英国人麦边的兰格志股票开始

来源:http://blog.sina.com.cn/lm/history/  发布日期:2016-10-28 18:34

中国最后一个皇权王朝的灭亡,就是从英国人麦边的兰格志股票开始,揭开了四川铁路的盖子。而朝廷对施典章的处理,又引发了四川股东的内乱,最终由“铁路国有”而导致大股东发飙,掀起保路运动,成功将大清帝国掐死。

——编者按

一、

年来的“民国热”中,英国商人麦边浮出历史水面,成为灭亡大清帝国的重要嫌疑人。

中国最后一个皇权王朝的灭亡,是从英国人麦边的兰格志股票开始

乔治·麦边,男,家世不明,青年时期在英国本土混不下去,千里迢迢去了香港,在一家英国银行打工。后来他辞职单干,成立了以航运及烟草为主业的麦边洋行,迅速暴富。1903 年,麦边把他的邮船和码头,以250 万日元的价格,打包出售给了日本邮船会社,从此麦边洋行转入金融界,成立了以经营橡胶园为主业的兰格志拓植公司。

麦边这厮,端的有眼力。19 世纪是工业革命时代,汽车产业的发展引爆了轮胎产业。橡胶是生产轮胎的重要资源,在股市上高开高走,一家公司发行的橡胶股,发行时每股10 镑,迅速地涨到了每股180 镑。

资本无边界,上海租界洋商股票交易所中,麦边洋行的兰格志股票开始领跑,股价从100 荷盾(1 荷盾约合6 钱银子),涨到了每股1500 ~ 1600 两左右,吸收了大量本土钱庄和西商洋行资金。

本土钱庄中,正元钱庄老板陈逸卿表现最为疯狂,倾出自己的全部家当,还挪用钱庄的大量资金,向外国银行借贷,所有的钱都用来套购橡胶股票。越来越多的人卷入汪潮之中,普通职员甚至平民,也将发财之路赌在橡胶上,职员卖掉西装、小姐卖掉钻戒、太太卖掉皮鞋,把所有的钱都用来购买橡胶股。

美国就在这时候果断出手——巴西橡胶园主产区铁路临近竣工,于是美国宣布限制南洋橡胶进口。伦敦股票交易所中,南洋橡胶股霎时间大跳水,上海的兰格志股票也应声狂跌。

本土钱庄一家接一家迅速倒闭,形成连锁效应。正元、谦余、兆康三家首当其冲。而后倒闭名单越来越长,演变成一场空前大灾难。上海官方迅速地控制了倒闭钱庄的账本和当事人,开始查账。

却不曾想,这一查,却把个大清帝国,活生生给查死了。

二、

股灾中第一批倒下的三家钱庄:正元、兆康和谦余,它们背后都有同一个人的身影——川汉铁路总收支施典章。他把川汉铁路集资款,放到钱庄里炒股,不料却在股市崩盘时亏损350 万。那么,应该怎么处理施典章呢?专案组的态度是,板子重重地举起来,再轻轻地挠一挠——施典章被勒令退赔亏挪各款,收缴非法所得,罚金一万,交由地方官监管,一俟罚金缴清,即可释放。

这不叫处罚,说奖励还差不多。专案组为何如此轻描淡写?施典章其人究竟有何后台?

他什么后台也没有,就是川汉铁路这个摊子太烂,不知有多少人想对这个烂摊子下刀子割腐肉,可稍有不慎,后果堪虞啊!

三、

川汉铁路摊子之烂,俨然已经成为清帝国的一枚不定时炸弹,愁得满朝文武,欲哭无泪。

四川虽说是天府之国,但以当时的财力,独立修建铁路还是太不现实了。但有人知道修路是肥差,就大打“爱国悲情牌”,不停地反对列强干涉,要求自行集资兴建。

筹办者盯着的是四川百姓。百姓虽穷,尚可刮肉,于是在各地设立租股局,对农民强行征股。比如,南充等地以50 两银子为大股,但农民断无可能缴得起大股的,那就再把大股切割为5 两一股的小股,农民缴了5 两银子,只能拿到张白条——官府承诺,等凑足了50 两银子,就可以享受真正的股权了。集资方很清楚,对绝大多数贫苦农民来说,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凑足50 两银子,集资方要的就是这个——如此一来,大量的散股就滞留在租股局的手中,无论是吃利息还是放贷,都是极肥的鲜肉。

干部们看到了希望,也就有了信心,就先对农民以“铁路捐”的名义收缴租股,然后再征缴税粮。缴不起租股的农民,就会被扣上“抗粮”的罪名,鞭笞棰楚,监禁锁押,因此卖妻鬻子、倾家破产者不知凡几。

农民沦为川汉铁路的牺牲品,反而催生了“二级市场”的繁荣——大股东以极低的价格,买进农民手里的白条。可怜的农民不知道这是一个险恶的圈套,只想把手里的白条好歹兑现——但租股局紧接着又会催缴新股,大股东拥有的股本越来越大,农民反倒背上更为沉重的债务。

早在“橡胶股灾”爆发之前,朝廷就对川汉铁路查过账。让朝廷绝望的是,四川这些大股东真是太狠了,在募集的800 多万两银子的资金,有150 万花在了人员工资和办公经费上,另有200 万投资失败,损失殆尽——这就意味着,铁路寸土未动,募集来的钱已经有一半被大股东们祸害没了。

对川汉铁路这个烂摊子,认识最清醒的,是朝中的内阁侍读学士甘大璋。据他计算:川汉铁路预算在9000万两左右,如果依靠盘剥当地农民募股,每年最多不过募集800 万两,全部股本募足超过十年。就算川汉铁路硬着头皮开工,也只能一年修一小段,等明年募到新股,再修后面的一四川保路同志会报告段。可最多不过几年,后面募来的新股,还不够偿还前面募股的利息。而且新路未修,旧路已坏。所谓修路不过是一个无底洞,不具丝毫可行性。

但川汉铁路的大股东们,表现得极为淡定。他们认为,朝廷有必要替他们埋单,接下这个烂摊子。

“橡胶股灾”事件,再次打开了川汉铁路这只恐怖的魔盒,股东们争斗激烈,不断有人入京告状。朝廷认瘪服输,咬牙接下了这个烂摊子——可没想到的是,这又中了大股东们的妙计。

四、

铁路从“商办”收为“国有”的政令下达之后,湖南和广东一起鼓噪起来,而四川却表现得极为温和,庆幸总算是摆脱了这个烂摊子。可等到朝廷下令四川停止租股,不许再强迫农民认购股权时,大股东们不乐意了,他们明确拒绝这道命令,要求朝廷把此前的亏空承担起来。如果朝廷还有一点儿理性,像对待施典章那样厚待大股东们,朝廷也未必非死不可。可是朝廷实在受不了这群贪官污吏的嘴脸了,耐性到了尽头,竟然下旨斥责曰:所收路款侵蚀已多,有不可告人之处,一经宣布,此中底蕴,恐不能始终掩饰。

此语一出,股东震怒,四川保路同志会宣告成立。股东大会的副会长发表讲话,大意如下:

我们为爱国而来,如今爱国必先破约以保路,因而能帮我们破约保路的就是爱国者,即使是仇人,我们也亲近他……

被盘剥得骨头透血的乡民们顿时群情激愤,署名入保路同志会者超过10 万人,连和尚、老道都加入了进来。

四川总督赵尔丰吓坏了,拼老命地给朝廷打电报,央求朝廷认瘪服输,不要惹大股东,股东凶猛……没用,时在1911 年9 月7 日,数万保路同志会会员包围了赵尔丰的衙署,枪击事件发生,历史从此注定。

四川乱起,朝廷急命武昌新军奔赴弹压,行至途中,武昌城中一声枪响,辛亥革命应时爆发。

四川总督赵尔丰,就这样被钉在了历史耻辱柱上。但据史学家雪珥研究,保路同志会之所以逼迫赵尔丰,是因为此前他发现租股利息被股东鲸吞,愤怒之下处理了一批贪官污吏,结果开罪大股东,播下了日后被以革命名义残酷处决的种子。

五、

历史,比我们想象的更要复杂。

中国最后一个皇权王朝的灭亡,就是从英国人麦边的兰格志股票开始,揭开了四川铁路的盖子。而朝廷对施典章的处理,又引发了四川股东的内乱,最终由“铁路国有”而导致大股东发飙,掀起保路运动,成功将大清帝国掐死。

目前多家资料众口一词称,英国人麦边在闹出这场乱子之后跑了——这纯属胡说八道,麦边压根儿没有跑。相反,他在股票狂涨之时,就先行一步推出了各种金融创新,包括股票分拆和分期付款等,平安无事地度过了股灾。

此后,麦边把洋行的事业交给儿子——1891 年生于上海的麦克贝恩打理,而这位麦克贝恩,热爱运动,喜欢宠物,开创了上海的跑狗业,结果又引发了民国年间的抵制风潮。这件事也极有趣,不过与我们的主题无关了。


原文标题:究竟是什么毁灭了大清帝国?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徽商与明清文学

下一篇文章: 揭:权术大师朱元璋的厚黑人生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