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鸡年说“鸡”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布日期:2017-01-24 12:08

2017年是鸡年,鸡和牛等都是农耕时代人们蓄养的良禽佳畜,我们今天从鸡的字形上来说一说鸡的历史和文化。——编者按

中国邮政发行的《丁酉年》生肖特种邮票中鸡的形象之一,由韩美林创作

2017年是农历丁酉年,俗称鸡年。咱们“汉字故事”应个时景,不妨鸡年说“鸡”。

“守夜循职报晓声,见食相唤不相争。冠文距武且兼勇,十二生肖占有名。”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鸡有“德禽”之誉,被赋予文、武、勇、仁、信五种美德。将人的德行投射到动物身上,足见人们对鸡的尊崇与喜爱。

“鸡”的繁体字有“雞”“鷄”两种写法。如今很多权威字词典都认为“鷄”是正体字,而“雞”为异体字。本人实不敢苟同。这不仅牵涉“鸡”字的正异之别,而且涉及鸡的生物学属性问题。兹事体大,故不得不辨析澄清。

为此我们要对“鸡”字来一番探源寻踪。下图是“鸡”的字形演变。

“鸡”的甲骨文是一只肉冠高耸、振翅展尾、昂首啼鸣的公鸡形象,为独体象形字。金文写作“雞”,为形音合体字,左边的“奚”表音兼表意;右边的 “隹”,《说文》释为“鸟之短尾总名也”,表明“雞”属于短尾鸟。

“雞”字中的“奚”上为爪(手)、中为糸(绳索)、下为大(人),与 “隹”组合就表示鸡正被人用绳子系住驯养。由此可以印证,早在三四千年前的殷商时期,先民们就开始驯养野鸡了。其实,我国养鸡的历史可上溯至新石器时代初期。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黄帝“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考古工作者也曾在河北武安磁山遗址、河南新郑裴李岗遗址以及三门峡庙底沟遗址等处发现家鸡遗骨,有力证明了早在五千多年前中国就已开始家鸡驯养。如今国外仍有许多书籍称我国的家鸡是由印度传入的,此说最早见于达尔文的《动物和植物在家养下的变异》一书。原来,达尔文是根据我国明朝《三才图会》中“鸡西方之物也”一语推断出来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鸡在十二生肖中属酉,酉之方位为西,故称“西方之物”。

“雞”字收在《说文解字》隹部中,许慎解释为:“知时畜也。从隹,奚声。”“知时畜”是指鸡具有应时而鸣的生物特性,这里显然指的是报晓司晨的公鸡,而非下蛋的母鸡。许慎并注明其籀文从鸟,即写作“鷄”。关于“鸟”,《说文》释为“长尾禽总名也”,与“隹”为短尾鸟大异。小篆、隶书又恢复写作“雞”。楷书则出现了“雞”和“鷄”两种写法。简化字取“鷄”字,将左部的声符“奚”简化为“又”,右部“鳥”简化为“鸟”,这就是现在通行的简体字“鸡”的由来。

“鸡”在字形演变中出现了“雞”“鷄”两种繁体写法,其义符分别为“隹”和“鸟”。清代桂馥《义证》称:“隹、鸟异类,短尾为隹,长尾为鸟。”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文字现象:鸡究竟属于长尾鸟还是短尾鸟?动物学家称,鸡属鸟纲雉科家禽,翅膀短。然而,有些品种的公鸡尾羽又长又美,甲骨卜辞中许多“鸡”字皆高冠修尾。因此有人认为,长尾的“鸟”指公鸡,短尾的“隹”指母鸡,此说颇有点类似英语中动物的性别名词,如cock(公鸡)和hen(母鸡)。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这反映了古人对鸡的认知出现了混乱。不过本人根据雉鸡的尾羽比家鸡长很多,而“稚”字从“隹”;同时参考“鸡”的文字发生学依据,其正体字应为“雞”,因此鸡当属于短尾鸟。但简化字“鸡”只能从“鸟”不能从“隹”,这是因为其繁体声符“奚”变成了简化符号“又”,如果义符从“隹”,那就不是“鸡”,而是“难”字了。(杨立新)


(本文为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通用规范汉字表〉8105字形音义源流研究》阶段成果)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