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宝玉身边最有心机的人竟然是她?

来源:趣历史  发布日期:2017-06-22 15:55

在《红楼梦》中宝玉身边的美女如云,说到有心机的大家可能都会想到宝钗、袭人,但是其实还有一个人经常被忽略了,那就是麝月,那么麝月的心机体现在什么地方呢?——编者按

麝月在《红楼梦》中是一个不显眼的人物。她个头不高,擦衣柜的时候够不着,请晴雯帮忙。长相也不太出众,在大观园中也不怎么惹眼。麝月的身份比晴雯和袭人矮一等,只是贾宝玉身边二等级别的大丫头。正是因为身份等级所限,注定了麝月在怡红院中没有多少权利。麝月很会做人,一般不在众人面前表现她的才能,也显得不怎么能干,也不可能与一等丫头晴雯、袭人争功。正是这样,晴雯和袭人才不排挤她,还共同接纳了她。  

图片来源于网络

麝月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笨笨的、憨憨的,有点傻乎乎的大丫头。“一问摇头三不知”,藏拙示仁的表现,一点儿都不比宝钗逊色呢!麝月明知道贾宝玉与袭人的云雨之情,却三缄其口,当着众人装做一个糊涂虫。不少人认为麝月的身上有袭人之风,贾宝玉说“公然又是一个袭人”。可以这样说,袭人在无形当中,成了麝月心中的楷模,以至于做人处世也在模仿她。

怡红院的女孩子都出去玩耍了,麝月却独自一人守在屋子里看家护院;袭人病了,麝月忙里忙外;晴雯逞强,不穿衣服跑出去吓唬她,气得麝月不停地责备,言语虽然不中听,但也是一番好意。麝月在怡红院中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女孩,平日里总是不声不响,默默无问。但是贾宝玉对麝月还是比较喜欢的,晴雯发牢骚揭露贾宝玉与袭人说不清白“我们是什么意思”,却也揭露了麝月的创疤。麝月侍候宝玉洗澡,两个人在屋里好半天都没有出来。不知是晴雯太心急了呢,还是麝月和宝玉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了?这里面便窝着一个悬案,此事也只有宝玉和麝月自己心里清楚了。


麝月做事不象袭人那么干净麻利,处处细心周到。她又没有晴雯的干练,不会在灯下病补百雀衣。但是麝月又是极其忠诚的一个人。不仅在袭人生病,怡红院丫头跑出去玩的时候,独自一人看家护院,而且还懂的节俭,也算是怡红院里的一个明眼人儿。晴雯撕扇说她“造孽”,晴雯打坠儿她又有点心疼,便说“又作死,好了打多少打不得,这会子闹什么!”晴雯有什么拿她出气,听说坠儿偷了平儿的虾须镯,便窝不住肚子里的火,天末明就责备麝月不早起,可见晴雯心里藏不住事,本来身体有病,偏偏一夜没有睡好。而麝月则安安稳稳地睡得很香,以至于赶不过晴雯起得早。  

图片来源于网络

然而,尽管晴雯经常吵吵闹闹的,麝月却从不跟晴雯不计较过节。好在晴雯也跟她有相同的性情,互相都不计较,二人相处也算和谐。晴雯隔肢芳官,麝月帮她按着。麝月夜里出去小解,晴雯不穿衣服追去吓唬她,自己却冻得直打哆嗦,以至麝月责备她:“皮不冻破了你的”、“你死也不拣好日子。”麝月跟晴雯关系好,还是袭人的铁杆粉丝。袭人让她做什么,她才做什么,袭人不发话,麝月就是不管不问,天塌下来,她也装着看不见。

但是尽管如此,麝月又不象她表面上的脆弱,而是一个内心十分强大的吵架高手。

晴雯和坠儿妈吵架,两下争得不可开交,眼看着问题没法解决了,麝月站出来,就把坠儿妈给压住了。“这个地方岂有你叫喊讲礼的?你见谁和我们讲过礼?别说嫂子你,就是赖奶奶林大娘,也得担待我们三分”。麝月不跟坠儿娘论理,而是论身份,论的是自己这班姐妹在怡院里的特殊地位。这是众人无法比抑的,是由贾宝玉在贾家的特殊地位决定的。麝月跟坠儿妈理论足了还不够,又拿出身份来摆款:“嫂子原也不得在老太太、太太跟前当些体统差事,成年家只在三门外头混,怪不得不知我们里头的规矩。这里不是嫂子久站的,再一会,不用我们说话,就有人来问你了。”

芳官因为干娘欺负她,袭人过问不了,晴雯跟她吵也没争出个高低来,袭人便请麝月出马,麝月果然不负众望,几句话就把芳官的干娘摆平了:“你且别嚷。我且问你,别说我们这一处,你看满园子里,谁在主子屋里教导过女儿的?便是你的亲女儿,既分了房,有了主子,自有主子打得骂得,再者大些的姑娘姐姐们打得骂得,谁许老子娘又半中间管闲事了?……你们放心,因连日这个病那个病,老太太又不得闲心,所以我没回。等两日消闲了,咱们痛回一回,大家把威风煞一煞儿才好。宝玉才好了些,连我们不敢大声说话,你反打的人狼号鬼叫的。”

从麝月参与的两次大战中可以看出,麝月之所以比袭人更泼辣,是因为她胸怀比袭人宽广。而她之所以能够据理力争,不是就事论事,而是从贾家的主仆、等级礼秩上去论理。这是很符合麝月身份的。麝月在怡红院里严格遵守贾家的规矩,属于二等大丫头,或者说是怡红院的二级公民。平日里小心处事,既要维护好自己身份,又不要保证自己不抢头功,占一级公民的向上爬的通道,因而低调做人。正因为贾府内的等级分明,麝月才拿起等级的武器自卫,自然是无懈可击,旗开得胜了!从几件小事上,也可以看出,麝月的做人:心宽、厚道、低调、泼辣。她对贾家的一切,一直看得明明白,所以不露声色。只要不是天塌地陷,谁也别想从麝月的口里套出什么东西来。麝月的心计,不亚于宝钗,是一个极其聪明的人。

袭人在背后算计晴雯,在王夫人面前打小报告,将怡红院丫环们与宝玉私下里的玩笑话都说给了王夫人,结果王夫人撵走了晴雯,以至于使晴雯冤死。贾宝玉在王夫人处一路来,一路寻思,忍不住质问袭人:“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红楼第七十七回,怡红院遭到了王夫人的抄检和洗劫。撵走了晴雯、蕙香,又打发了几个唱戏的姑娘……脂砚斋评这一回说:“一段神奇鬼讶之文不知从何想来,王夫人从来未理家务,岂不一木偶哉?且前文隐隐约约已有无限口舌,谩谰之谮原非一日矣。若无此一番更变,不独终无散场之局,且亦大不近乎情理。” 

图片来源于网络

王夫人自晴雯死后,看到宝玉得了一场重病,心里有些后悔。王夫人毕竟不是傻子,又是吃斋念佛的人,怎么不会悟出其中的破绽呢?贾宝玉得病后,母子二人能不谈心吗?从袭人的结局上看,她在王夫人面前的大红大紫,还是最终结束了。尤其是嫁给了戏子蒋玉菡,很明显这个婚姻不是从贾家赎身之后嫁的,而是被贾家撵出去才嫁的。试想,袭人家里并不贫穷,哥哥嫂子待她也不错,怎么会将她配给戏子呢?要知道古时候戏子的地位是极其低下的。

袭人终究还是聪明反被聪明,晴雯倒了,她也有点自不量力。虽然红楼第三部没有完全符合作者意愿,但是袭人感觉到宝钗心机太重,而后又突然力挺林黛玉,必然是不会讨到王夫人好的,这个情节也具有合理性。众人散去,只剩下麝月坚持到了最后。袭人临嫁前,对贾宝玉说:“好歹留着麝月”,然而麝月与宝钗的命运一样,好景不长,终被贾宝玉遗弃。

红楼中麝月的出场不多。但是只有要麝月出场,几乎都是重头戏。麝月几乎是贾宝钗的翻版,平日里藏拙示仁,不言不语,但是一旦站出来,又厉害得不得了。因而,麝月的心机比袭人还重,而城府跟宝钗一样深。麝月可以说是无为而为,结果在晴雯和袭人相争两败俱伤之后,摇身变成了一个成功的获利者。宝钗与宝玉结婚后,麝就名副其实地成了贾宝玉的通房大丫头。只可惜这位通房大丫头在贾宝玉的心目中,既超不过袭人,更比不上晴雯。

原标题:长相普通的麝月如何当上贾宝玉通房大丫头的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