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南北朝不同特色的乐府民歌

来源:木子街头娱乐公众号  发布日期:2019-04-25 22:30

“乐府”一词在古代具有多种涵义。最初是指主管音乐的官府。汉代人把乐府配乐演唱的诗称为“歌诗”,这种“歌诗”在魏晋以后也称为“乐府”。是各地搜集来自民间的民歌、乐章、歌辞通称“乐府诗”或简称“乐府”,他代表西汉诗歌的最高成就,两千年来继《诗经》《楚辞》之后在中国文学史上大放光彩。——编者按

南北朝不同特色的乐府民歌

(资料图)

南北朝乐府民歌是继周民歌、汉乐府民歌之后又一批民间口头创作。它的集中出现表明了我国诗歌的新发展。它们不仅反映了新的社会现实,而且创造了新的艺术形式和风格,为文人诗歌的发展特别是近休诗的产生提供了必要的条件。南北朝民歌虽是同一时代的产物,但由于南北长期对峙,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民族风尚、自然环境等都大不相局,因而南北民歌呈现出不同的特色。南朝和汉代一样设有乐府机关,负责采集民歌配乐演唱。南朝乐府民歌以“吴声歌”和“西曲歌”占多。在内容上一个突出的特点是:几乎全是情歌。它们多半出自商贾、妓女、船户和一般市民之口,主要反映了城市中下层居民的生活和思想感情。

吴歌产生的地点在长江下游,原为徒歌,采入乐府才配乐演唱,特色是艳丽柔美,多表现羞涩缠绵的情态。这些情歌多是以女子的口吻来歌唱,有的是对痴情和天真的抒写: 夜长不得眠,明月何灼灼。想闻欢唤声,虚应空中诺。(《子夜歌》)怜欢敢唤名?念欢不呼字。连咦欢复欢,两誓不相弃。(《读曲歌》)打杀长鸣鸡,弹去乌臼鸟。愿得连冥不复曙,一年都一晓。(《读曲歌》)

有的是对男子负心背约的猜疑和哀怨:依作北辰星,千年无转移。欢行白日心,朝东墓复西。(《子夜歌》)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子夜冬歌》)有的则写离别相思之苦:相送劳劳渚。长江不应满,是侬泪成许!(《华山畿》)啼著曙,泪落枕将浮,身沉被流去。(《华山畿》)自从别欢后,叹音不绝响。黄檗向春生,苦心随日长(《子夜春歌》)还有的因恋爱不自由,婚姻不自主而酿成悲剧的:懊恼奈何许。夜闻家中论,不得侬与汝!(《懊侬歌》)懊恼不堪止。上床解腰绳,自经屏风里。(《华山畿》)

西曲产生的地点,是长江中游和汉水两岸的城市,多写水边旅人思妇的别情,风格比吴歌直爽、开阔。如:布帆百余幅,环环在江津,执手双泪落,何时见欢还?(《石城乐》)闻欢下扬州,相送江津湾。愿得篙橹折,交郊到头还!(《那呵滩》)朝发桂兰渚,昼息桑榆下。与君同拔蒲,竟日不盈把。(《拔蒲》)南朝乐府民歌中的长篇抒情诗《西洲曲》,写一个少女倾诉她的四季相思之情。它通过从春到秋不同季节的景物描写,表示时序变迁,刻画人物的心理活动。又运用联珠格的修辞手法,首尾相衔,蝉联而下,加强了诗的节奏美,声情摇曳,语语动人,是南朝民歌中艺术成就最高的一篇。

南朝乐府民歌在艺术形式方面最突出的特点,是休裁短小,多是五言四句。它的出现为绝句奠定了基础。再则它的风格开朗纤丽,语言清新自然,《大子夜歌》说它:“慷慨吐清音,明转出天然”。大量运用双关语,是南朝民歌,尤其是吴歌的又一个显著特点。双关语是利用同音字构成的,如:莲一一怜,莲子—怜子,丝—思,篱—离。《子夜歌》:“始欲识郎时,两心望如一。理丝如残机,何悟不成匹。”“高山种芙蓉,复经黄蘖坞。果得一莲时,流离婴辛苦。”这些双关语的巧妙运用,不但增加了语言的活泼委婉,而且还有比兴引喻的作用。

北朝民歌主要见于《乐府诗集》的《梁鼓角横吹曲》中,这些歌词多半是北魏以后鲜卑族和其他北方民族作的,陆续传到南方,由梁代的乐府机关保存下来,所以叫“梁鼓角横吹曲”。北朝民歌数址虽远不及南朝民歌,但内容却丰富多彩,相当全面地反映了北朝的社会状况和时代特征。北朝战争频繁,反映战争的民歌较多。如《企喻歌》:男儿可怜火,出门怀死忧。尸丧狭谷口,白骨无人收。

残酷的战争,造成了人民的大批流亡,许多流浪人的歌曲,表现了他们颠沛流离的苦况和思念家乡的心倩。如《陇头歌》三首:陇头流水,流离山下。念吾一身,飘然旷升。朝发欣城,暮宿陇头。寒不能语,卷舌入喉。陇头流水,鸣声呜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反映北方各民族尚武精神的民歌,如《李波小妹歌》:李波小妹字雍容,褰衣逐马如卷蓬。左射右射必叠双,妇女尚如此,男子安可逢!北朝民歌中还有反映北方民族的游枚生活和北国风光的。如《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二十七个字,便出色地勾画出辽阔苍茫的草原景象,反映了北方民族的生活和精神而貌,具有无比的艺术魅力,的确是“千古绝唱”。

北朝乐府中也有不少情歌。由于北方诸民族的性格和习俗的差异,同时又不曾或很少受到礼教的约束,因而北朝民歌中的情歌自有它的特色:大胆泼辣。南歌说“感郎千金意,惭无倾城色”,北歌却说“女儿自言好,故入郎君怀。”在南歌中女子常常眼泪汪汪,而在北歌中却找不到一个“泪”字。有时情人失约不来,她们只说一句:“欲来不来早语我!”和南歌的纤回婉转,大异其趣。北朝情歌中男女相悦表现得很大胆,如《折杨柳歌辞》:腹中愁不乐,愿作郎马鞭。出入擐郎臂,碟座郎膝边。

总之,北朝乐府民歌数量虽比南朝民歌少,但题材广泛,内容丰富。直率的感情,朴素的语言,形成了粗犷豪放的风格。体裁方面,除五言四句的形式之外,还有七言四句的,这对七绝的形成有促进作用。

原文标题:南北朝:乐府民歌 不同的特色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乐府民歌那游动的音旋

下一篇文章: 西湖梦寻:西湖总记 明圣二湖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