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庄子的《逍遥游》

来源:道家养生智慧  发布日期:2019-05-16 18:50

《逍遥游》是一个经典著作,逍遥游,是一种绝对的自由,无所依凭,自由自在。在庄子眼中,怎样才算真正意义上的逍遥游呢?——编者按

庄子的《逍遥游》

庄子(资料图)

我们现在读《庄子》这本书,是把它作为一部经典来读的。所谓经典就是几百年上千年才会出现的著作,其他的书可以不读,但是经典不能不读,因为经典的生命力也同样会几百上千年的传承下去,阅读经典可以补充我们的生命能量。

庄子在唐朝天宝元年被敕名南华真人,所著书为《南华真经》,与《老子》《周易》合称“三玄”。它与其他两本书最大的不同是,可读性很高,除了阐述庄子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和智慧结晶之外,在文字艺术的审美上充满了富有想象力的浪漫主义色彩,这一点,在全书第一篇的《逍遥游》就以气势磅礴、汪洋恣肆的艺术风格体现出来了。

《庄子》分内、外、杂篇共三十三篇,大小寓言200多个,69520字,全书包罗万象,充满了对宇宙哲学、人、天地自然以及生命价值的思考和批判,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内七篇中的第一篇《逍遥游》。

只要一提起庄子,就联想到一个道家方外隐士的逍遥游形象,庄子,就像那天上的大鹏鸟,“绝云气,负青天,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扶摇而上九万里”。

逍遥游,是一种绝对的自由,无所依凭,自由自在。

与嘲笑大鹏鸟的蜩蝉、学鸠、斥安鸟相比,大鹏鸟飞在九天之上,俯仰九州,傲视天下,完全摆脱了地球引力的牵累,称得上是逍遥游了,但是庄子眼更高于九天之上,在他眼里,大鹏鸟也并非是对他境界的最高肯定。决起而飞九万里的大鹏鸟并不算逍遥,因为它“决起”之时,依然要借助旷阔的水面拍击翅膀,在低空飞行时要依赖大风的浮力。

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的宋荣子,境界已经相当高明了,试想,在当今之时,强调个性突出的时代,又有几个人能够做到像宋荣子这样,“我就是我,你就是你,我的事不关你的事,你的事不关我的事”,但是在庄子眼里,宋荣子也不过尔尔。因为宋荣子对“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的这些人“犹然笑之”,这一笑笑出了宋荣子的局限和是非之心。他纵然是高明的、智慧的,物我界限凛然于心,但是这种高明却要别人的陪衬,用别人的愚蠢和世俗彰显自己的美德,这种依凭带不了绝对的自由。

能御风而行的列子也不见得厉害,跟大鹏鸟一样,列子御风犹有待,不能时时刻刻保持自由的状态。如果没有风,他就飞不了了。就像有些人,没有别人的肯定,他就高兴不起来一样。

至于以仁义治天下而后让天下的尧舜就更加不值一提了。当然,这里并不是说尧舜完全不伟大不是圣贤,在这个特定的语境下,一切人物象征都是为了完成庄子阐明他大道主旨的媒介,孔子、儒墨、杨朱之流皆莫能外。

庄子以尧舜让天下的行为说明取得仁义、功劳的名声都是需要依赖外部环境的认可方能实现的道理。一切依赖外部条件生存的事物又怎么能够长久呢?所有这些人,都有所待,不能无所依凭、忘却物我的界线,达到无己、无功、无名的境界。所以,他们不能取得绝对的自由,也算不上真正的逍遥游。在庄子眼中,一颗尘埃都是不自由的,因为它是依赖万物之息以相吹漂浮起来的。

那么,在庄子眼中,怎样才算真正意义上的逍遥游呢?那就是“无待”。

无待,不需要依赖任何外部条件达到逍遥游的一种境界。

世界上有没有这样以“无待”的方式达到“逍遥游”的人呢?有,但是实在太少了。就算是真正热爱庄子又看懂庄子、理解庄子的人也很少很少啊!庄子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这三种人,都是“无我”之人。

宋荣子也许无功无名,但是他无己吗?列子也许无功,但是他无己无名吗?尧舜无己,但是他无功无名吗?能同时做到无己、无功、无名的“无我”之人,似乎不像是圣人,而像是与世界完全脱离关系,进入黑洞的废人。恰恰是这样的“废人”,在庄子后篇中,才能“应物无伤,虚己以游世”,达到真正的逍遥游。

逍遥游的境界和达到的方法,并不是三两句话可以总结的,《庄子》篇洋洋洒洒行文瑰丽似海,从不同的侧面展示了庄子的宇宙观,人生观,对生命、生死、人间名利的深刻思考,只有全面通透地理解、吸收、修炼到庄子的智慧,才能像庄子那样活出逍遥游的境界。

原文标题:在庄子眼中,什么样的人才能做逍遥游?

原文作者:本号撰写太极和东方智慧文化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