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被遗忘的才女沈宜修与120封情诗

来源:唐诗宋词天地  发布日期:2019-06-18 23:34

沈宜修,字宛君,江苏吴江人,明代才女。出生于书香世家,她聪颖好学,才智过人,工画山水,能诗善词,著有诗集《鹂吹集》等,是文学家叶绍袁的妻子。她的诗词中多为感怀、赠答、咏物、送别怀人、时令怀人为主题,其词意境优美,典雅婉丽,哀艳沉迫、老练典雅,体现了其性灵天赋与书卷学力。——编者按

被遗忘的才女沈宜修与120封情诗

资料图

01

《楚辞》云:“美要眇兮宜修”、“纷緼宜修,姱而不丑兮。”宜修、宜修,修饰合宜,谓形貌美好者也。古之女子,才貌兼备,身心合宜使人愉悦,受后人景仰的女子,比比皆是,譬如许穆夫人、谢道韫、黄娥等,再譬如沈宜修。

沈宜修(1590—1635)字宛君,江苏吴江人,明代才女。文学家沈璟侄女,文学家叶绍袁妻。她聪颖好学,才智过人,工画山水,能诗善词,著有诗集《鹂吹集》,收录800余首诗。

文苑世家松陵沈氏可谓是:一门风雅,人才济济。沈宜修的父亲沈珫这一辈,有五人同中进士,被誉为“沈家五凤”。松陵沈氏几乎人人有集,沈自晋著有《望湖亭》、沈自昌著有《紫牡丹记》、沈自南著有《艺林汇考》、沈宠绥著有《度曲须知》、沈永令著有《桃花寨》,胞弟沈自征所作杂剧《渔阳三弄》,被时人评为明代以来“北曲第一”。

墨子云:“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人性如素丝,近“墨”者,则苍也。出生在这样一个文苑世家,勤勉好学的沈宜修想不成才也挺难的吧。

胞弟沈自征所撰《鹂吹集序》,形容其姐沈宜修的好,真情流露情意切切。父亲宦游在外,居家时少,小小年纪的沈宜修就学着帮助母亲料理家务,照顾小一岁的弟弟。小宜修乖巧懂事,深得父亲的喜爱,经常抱在手里,逗她开心、教她学语,欢喜不尽。四、五岁时,教她诗词(因是女孩儿,沈宜修没上过学,但家中女性长辈多通文墨,悉心教导),学了一两遍就能记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考她,仍然记得,读书的悟性极好,过目不忘,对答如流,出口成章见解有道,看见的人无不称奇。且她能得一知十,遍诵书史。弟弟沈自征小时顽皮,常同她争吃的东西,象枣、栗子之类,有时还要耍耍脾气、拳脚相加,沈宜修也不以为意,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为弟弟在父母面前,说些好话,呵护弟弟,父亲沈珫见了,大为诧异,觉得很不简单、决非平常人可比,由是愈加疼爱她。

小宜修八岁那年,母亲顾氏夫人亡故,父亲沈珫因在外做官,无力照顾膝下的几个儿女,将妹妹请来住在家中,帮忙抚育幼子弱女。姑姑将女儿张倩倩也带到沈家,与她同学诗文,朝夕相伴。张倩倩与沈宜修表姐妹间,结成了非同寻常的情谊。沈宜修为表妹作词《忆旧游·感怀思倩倩表妹》,情意切切,读来总有别样的情絮萦绕心头:

叹无边景色,绿遍垂杨,红褪蔷薇。寂寂湘帘晚,是东风过尽,燕子还飞。画栏几曲慵倚,清露半烟肥。怅旧恨惊心,闲愁蹙黛,带减罗衣。云迷。望何处,有宝镜银奁,筝雁依依。想杏花梢下,把红桃玉笛,风月初吹。故人别后深怨,螺冷绛仙眉。更粉蝶双翻,阶前懒自纤履移。

好读书的沈宜修,博览群书,经史词赋, 过目即终身不忘。作诗填词,作品题材广泛,构思新颖,见者无不赞为有谢道韫之风。她的《望江南·湖上曲》湖、雨、塔等意象将杭州西湖的美景勾勒出来。尤其是,“流绕断桥横”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西湖的缠绵,断桥流水,西子湖畔氤氲着别样情怀,邂逅自己内心深处的风景。

湖上水,流绕断桥横。渺渺泛连遥岫碧,溶溶浮向落花明。鱼浪簇青萍。

湖上山,一抹镜中弯。南北峰高青日日。东西塔锁碧环环。淡扫作云鬓。

湖上雨,丝缕望朦胧。几度花催春梦晓,数声鸟唤画船濛。芳径洒流风。

湖上柳,罗带舞风轻。烟袅千条眠晓色,丝垂万缕拂春城。飞絮落繁英。

湖上女,高髻簇金钿。脂粉邀人随意傅,绮罗趁体及时穿。绰约晚风前。

同时,沈宜修借女子婀娜多姿的形态,摹拟了青山具有的妩媚之态。似有“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的人文情怀,相得益彰,可见少女时期的沈宜修洒脱超然、大自在的妙心。

沈宜修的诗词涉及面广,“哭兮不复闻,回肠空自裂”又能淋漓尽致地展现她的内心哀痛之情。诗词流露幽怨凄切之情时,又偏向于朱淑真,尤其是她作的《浣溪沙》更偏向于她的风格:

《浣溪沙·七夕》落日妆成罢锦梭。步摇仙佩紫云罗。银河风静出金珂。青鹊妆催眉月小,紫鸾彩簇步云多。双栖玉树笑嫦娥。《浣溪沙·春日》谁送春风特地来。漫怜情思怨花猜。被花猜著只徘徊。旧恨无人能捉摸,新愁独我未安排。眼前何处可忘怀。

悲伤时的诗人,属于自己。从骨子里流露出来凄切,只属于诗文,适合夜色阑珊的寂静里自己咀嚼,不与人说。

02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少女怀春总是诗,沈宜修到了婚配的年岁,美好如玉。与叶绍袁更是志趣相投,门当户对。此为,宜家也。时人面对一对壁人叹道:琼枝玉树,交相映带。两人,常常花前月下的诗赋酬和。

宜家,沈宜修是个好儿媳妇,尽管婆婆百般刁难,甚至让她放弃作诗,与丈夫分房而睡,她都不曾拂逆婆母,尽心尽力操持叶家,孝敬婆母。

沈宜修善于持家的品性,在叶家家道中落之时更是让婆母宽心,夫君安心求学为官。

叶绍袁,是到三十七岁时才考中进士。夫荣妻贵,沈宜修受封命妇,却处之淡然,她是一个荣辱不惊的女子。

叶绍袁应对科举考试作的策论文章,每每成文,都拿回家请沈宜修批评指正,沈宜修则常能指谬归正,其见解让叶绍袁心服。为了帮助叶绍袁,沈宜修还常帮叶绍袁抄写下来,其一手漂亮的书法,见者无不赞为有卫夫人之风。叶绍袁“累屈秋闱,偃蹇诸生间,家殊瓠落”,沈宜修对考场失意的丈夫从来只有鼓励,送考时更是“而今莫再辜秋色,休使还教妾面羞”,风趣而又委婉地表明了自己的希望。在年复一年的盼归中,沈宜修对夫君满满的思念揉进了这一首《春别》诗中:

帘前残月五更风,江上征帆挂碧艟。客路片云随远望,镜中双鬓叹飞蓬。索愁芳草千山绕,送恨啼莺万里同。待约荚蓉秋水绿,莫教黄菊冷烟尘。

夫妻之间长久别离,思念之情使沈宜修面对寒烟暮雨都生发许多感慨,端阳时节正是春光明媚,然有一年的端阳却下了一场小雨,沈宜修觉得连端阳也如重阳“满庭风雨似重阳”,提爱写就《满庭芳·端午》:

团扇裁冰,宫盘射粉,画帘不上银钩。绣符艾虎,双绕玉搔头。皓腕轻笼綵缕,蒲英泛蚁绿金瓯。雕栏外,桐花低映,红袖赏扶留。香浮。风淡淡,廻廊转午,人倚重楼。问当年菰黍,谁为飘流。杨柳斜阳归晚,人去后曲散梁州。空余下,暮云凄霭,长绕楚江秋。

“莫将心事供猿啸,泣向西风也是羞”,沈宜修的贤良淑德可谓典范,夫在外求学拼搏,思念蚀骨,唯有自吟诗词解忧,恐对丈夫的造成精神负担。

叶绍袁初入京师的时候,沈宜修牵挂远方的丈夫,在操持完家务并安顿好孩子们之后,在萤窗前写下了以下四首幽冷的回文诗:

秋暮愁行客,日斜飞柳烟。流云归远岫,薄雾淡高天。花庭啼鸟乱,叠恨锁山眉。霞落映寒渚,蝶飞惊坠枝。钩帘映皎月,永夜简奇篇。幽径竹花露,石寒萦碧钱。疏雨滴高树,細雨飘暮烟。初闻独雁过,木落自年年。

情深意重,她是贤妻良母,是婆母孝顺的儿媳妇,站在他身后,她默默守护着家。

03

沈家一门风雅,人才济济。沈宜修嫁于叶家后,亦不诓让。她与叶绍袁育有五男三女,均有文采。长女叶纨纨、次女叶小纨、三女叶小鸾、三儿媳沈宪英均工诗词,并著有诗集。叶小纨、叶小鸾文名更盛。叶小鸾著有诗集《返生香》,词集《疏香阁词》,及《分湖石记》《蕉窗石记》等文。其诗清丽婉绝,语多奇思。长女有《愁言》集传世,次女《鸳鸯梦》传世。诗论家叶燮为其幼子。

叶小鸾所居闺房名为“疏香阁”,小鸾曾自作《晓起》一诗,题其阁上,邀其姐作诗,沈宜修也分别次其韵作诗和之,诗作交相辉映,令人叹为观止。现流传于世:

叶小鸾 《晓起》曙光催薄梦,淡烟入高楼。远山望如雾,茫茫接芳洲。清露滴碧草,色与绿水流。窥妆帘帷卷,清香逼衣浮。听莺啼柳怨,看蝶舞花愁。兹日春方晓,春风正未休。叶纨纨 《题琼章妹疏香阁》朝霞动帘影,纱窗曙色长。起来初卷幕,花气入衣香。中有倾城姿,春风共迴翔。玉质倚屏暖,瑶华映貌芳。佳人真绝代,迟日照新妆。还疑琼姓许,独坐学吹簧。《题疏香阁》次长女昭齐韵旭日初升榥,曈昽映绮房。梨花犹梦雨,宿蝶半迷香。轻阴笼霞彩,繁英低飘翔。待将红袖色,帘影一时芳。海棠还折取,拂镜试新妆。新妆方徐理,窗外弄莺簧。《题疏香阁》 次季女琼章韵几点催花雨,疏疏入画楼。推帘望远墅,烂锦盈汀洲。昨夜碧桃树,凝云缀不流。朝来庭草色,挹取暗香浮。飞琼方十五,吹笙未解愁。次第芳菲节,琬琰知未休。

从以上几首作品,不难看出沈宜修和女儿的才华横溢,其间融融的姐妹之情、母女之情。此外还有母女所作的《四时春歌》,分别收录在各自的诗集中。

清朝文学家张潮曾云:“值太平世,生湖山郡;官长廉静,家道优裕;娶妇贤淑,生子聪慧。人生如此,可云全福。”用来描述叶绍袁辞官归隐的最初两年的叶家生活,可谓至当。上有白首高堂的老母依然精神瞿烁,下有一群风华绝代才情横溢的儿女,他们夫妻二人正当壮年,书香满室诗词酬和,弥漫着文艺的气息。叶绍袁写有《秋日村居》诗八首,沈宜修也依其韵作了八首和诗,其诗作洋溢着喜悦,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

地是柴村僻,门临荻野开。远山堪入黛,曲小可浮杯。

又如《分湖竹枝词》:

远树微茫湖月悬,银鱼风起浪头鲜。乡村偏觉秋光美,艳逼芙蓉水底天。

诗句道出了夫妻恩爱、家庭和睦的美好生活。把欢乐之情融入景中,读之如亲眼所见。

胞弟沈自征自小由沈宜修带大,两姐弟感情深厚。沈自征北走塞上、谋求生计,数年不归,沈宜修对胞弟思念甚切。“推梨思旧日,梦草忆今朝”,“细语伤情过夜半,阵阵南飞,都是无书雁”,“有愁难寄酒、唯泪可沾裳”即使是批评弟弟忘记写家书心生怨,也是疼惜思念而非生气,承载亲情的诗句,让人读出深深的疼惜和挂念。

《高山》言志,《流水》言情,沈宜修与叶绍袁如同伯牙鼓琴遇知音,宜也。如同宜修,如同每一个女子,率先以女儿身入世,从松开襁褓,幼小的心灵,本是洁净而纯真的。就像一杯纯净的水一样,之后,在家庭环境的熏陶下,成长。

沈宜修的美,更多美在内心,如水一样温柔,张弛有度,她比水更有凝聚力。她用女人特有的柔弱和坚定,去趟过男人的心海,柔情如水,不躁不狂,纵有千难万险,都能波澜不惊,用骨子里的柔,修正了男人的“德”根!

出身宦门,德性旷达的沈宜修“待人慈恕,持已平易,下御婢仆,必为霁容善语,即有纰缪,悉洞原其情之所在,故无撄和之怒,亦无非理之谴”,她对人非常亲厚,这在旧社会是难能可贵的。叶家祖上曾一度广有田产,传到叶绍袁手里,因不善经营且家庭贫困,为补贴家用,只得变卖部分田产,到后来已所剩无几。手里的部分田产,雇人种植,由佃户们种植粮食,每年上交的田租可以作为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遇上灾年的时候,叶家“于常额外倍加减去”而沈宜修更是仁慈,“命主计者,改置小量收之”。叶绍袁的友人贫困不能自己时,沈宜修“即脱簪铒,鬻数十金与之。”而此时,叶绍袁说“去此,君箱奁益空,宁无怨色。”叶绍袁感动的说他日当以翟冠翠翘来报答她,但是沈宜修却说:“既已委身于君,又何云报?”

1635年,沈宜修去世。叶绍袁思念成灾,一口气写下120首诗来怀念妻子。不仅如此,他还监督了她所有的文学作品出版。在他的意识里,沈宜修是他心灵的避风港。有了她,无论相隔多远,无论在外奔波多么疲惫,心里头都放着一个家,一个围绕着沈宜修所建的精神的爱情城堡。

明末清初的生活美学家李渔说过,“女人有四美:文学创作的能力,外貌美,舞技高歌声妙,最后是女工。”

沈宜修的美,是一种德智体全面混合的美。她有众多的女性好友,她主持多年家庭诗社,建立起强大的文学关系网。这不仅是个人能力的展现,更是对他人想象力的提升。在别人眼中,岁月将一个寂寞而勇敢的少妇变成了家族的女宗长,并凭着不可思议的文学修养,高昂的治家热情,以及独特而毫无污点的个人品行,赢得了所有人的喜爱。

纵观沈宜修的人生,她绝对担当得起超凡脱俗这几个字。

“人静夜寒如昨,两度春风萧索。疏影月朦胧,依约半庭秋择。垂幕。垂幕。窗外那知梅落。”

这首《如梦令·元夕感怀》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阙词,我觉得,若是若早出生几百年,她的才情,怕是要与李清照平分秋色。而善知的沈宜修,无论对苛刻的婆母、长年在外的夫君,或是身边的亲人、朋友,她都做到合宜的关怀与帮扶,宜修,宜修,她的品性风骨,更让人喜欢。

原文作者: 杨爱妹

原文标题:被遗忘的才女沈宜修:让丈夫一口气写下120封情书的女人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