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王国维,古今成大事者,必经历三种境界

来源:北斗心灵成长社  发布日期:2019-06-28 00:17

王国维,是中国近、现代相交时期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著名学者。在哲学、史学、美学、文学、伦理学、文字学、考古学、心理学、词学、曲学、红学、金石学等多个学科领域,王国维均有深诣和创新。有人将王国维的学术成就比作一颗耀目的钻石。——编者按

王国维,古今成大事者,必经历三种境界

王国维(资料图)

七八百年前,晏殊、柳永、辛弃疾三位大词人,在动荡不安的人生旅途中,面对如烟的往事和世事的艰辛,心绪难平,有感而发,各自写下了一首流传千古的动人词句。岁月流转,在二十世纪初,它们却因为一个人一本书,神奇地被联系在了一起,成为人们耳熟能详,广为传颂的千古名句。这就是王国维所说的若想成就大事者,人生必须经历的三种境界。他们分别是第一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第二种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种境界,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就是王国维著名的三种境界说。自从诞生之日起,它就成为世人心中,为了高远的理想,越挫越勇,成就大事业的名言佳话,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人。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出自于晏殊的《蝶恋花》。原文: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据说是晏殊担任京兆尹的时候所作。晏殊平常很好客,经常邀请大词人张先来家中做客。张先来了就填词,晏殊就叫歌伎唱。这是晏殊非常欣赏满足的一种场景。后来晏殊纳了个侍妾,就更加高兴更加得意,因为这个侍妾非同一般,有一等的美貌,一等的性情,一等的酒量,一等的声音。由她来唱这个词往往会把这个聚会推向最高潮,晏殊当然也很得意。所以每次大词人张先来,他都让这个侍妾陪着,觉得很有面子。晏殊对这个侍妾投入的感情太深,引起原配夫人嫉妒,担心晏殊被这个狐狸精迷惑,所以找了个理由把这个侍妾被卖掉了。爱人远去,晏殊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后来有一天张先又来了,见到晏殊一副非常颓丧的样子,就问他:“诶!你到底怎么回事啊?我以前每次见你都神采飞扬,你现在怎么给我感觉是萎靡不振,好像受了什么打击啊”

晏殊说:“哎,别提了,以前我那个侍妾你认识吧”

“认识啊,很好啊”

“哎呀,被我那夫人卖掉了”

晏殊然后就把这个过程从头到尾给张先说了一遍,张先也不好在别人家事上多说什么,张先就对晏殊说:“这个事情呢,我也没有办法来帮你忙,我写首词吧”

张先就写了首词-《碧牡丹》,结尾是这么几句:望极蓝桥,但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不得不佩服这个张先真是厉害,他根本就不写晏殊在侍妾走后,他怎么是思念,怎么个愁绪满怀,他不写这个。他只写这个侍妾被卖掉以后,是怎么样的对晏殊念念不忘,甚至带有怨恨之意,晏殊读了这个词泪流满面。他感动的不是但暮云千里,几重山几重水。他感动的是“望极蓝桥”这四个字。他愧疚啊。

关于“蓝桥”这个典故有很多说话,《庄子》里面写到“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这就是著名的尾生抱柱的故事。说一个很痴情的男人,他叫尾生。他跟一个心爱的姑娘约会,约会在桥下面的桥柱旁边。这个尾生早早地就到了,到了约定的时间,这个姑娘没有来,没有来他就再等吧,没想到,一边等呢,一边这个河流就涨水。这个尾生呢,担心自己离开了以后,这位姑娘找不到,就没有离开这个桥柱,后来水越涨越高,就把这个尾生淹死掉了。晏殊看到这么一个,讲究守信的故事,他当然愧疚啊。因为当年那么喜欢这个侍妾,肯定也许下了很多的诺言,但最后呢,自己没有信守承诺,还把这个侍妾给卖掉了。

往事如烟,每当回忆起那点点滴滴,万般愁情涌上心头,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我们知道,古人写诗词,表面写男女相思之情,内含写一种君臣家国之感。所以晏殊这个词就仅仅写男女之情吗?有没有可能把自己和国家的关系也写在里面呢?我觉得有可能。

晏殊这个人,属于少年得志,14岁的时候就被宋真宗,赐同进士出身,晏殊是个神童。而且晏殊还有个非常好的品质,诚恳老实。晏殊因为别人的推荐越级参加了进士考试,三天以后进行复试。晏殊拿到这个题目一看,这个题目是写过的。她就对这个主考的人员说:“这个题目我十天前刚刚写过,这个文章我都会背,如果拿这样的题目来考我,我就是得了状元,我也觉得有愧啊!我也觉得是个耻辱啊,我希望把这个题目换掉”。宋真宗从来也没见到过这么一个坦诚坦实的人,所以对他就非常的赏识,一路提拔,一直到宋仁宗的时代。晏殊也就当到了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相当于宰相。晏殊虽然当宰相的时间蛮长,总体上也比较平稳。但是我们了解一下晏殊的生平,他也曾三次被贬谪。一个如此早慧的,谨慎的,得到皇帝信任的人尚且要被三次贬谪,可以看出北宋的政治生态是真的不太好。所以晏殊这首诗有没有可能也写于他在处于困境的时候?对未来的憧憬和向往呢?这是第一境。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出自于柳永

——《蝶恋花》。整篇词: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首词写的什么呢?好像也是相思离别啊!你看他的上阙,写自己一个人登楼远眺,看到青草绵延,连接到远方的天空。自己也想起了远方的这么一位佳人。但是她想,我这么想念对方,对方不一定会知道我,甚至还会埋怨我呢?无言谁会凭栏意,词人也有委屈啊。分别在不同的地方,有时候也不是自己希望的这么一个现象。所以下阙就转换了一种视角。怎么办呢?分居两地甚至可能不被理解,所以只能借酒浇愁。你把疏狂图一醉,把这一切先放下。好好的喝顿酒,喝醉。来一醉忘千忧,结果呢?强乐还无味。你怎么样一个人寻找快乐。你怎么寻找都觉得没有意思,没有味道。为什么呢?因为他心里面对这个女子的思念,他完全放不下。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就是为了这么一个人,我心心念念想着这个人,相思难熬,日复一日形影憔悴。

刘柳,知道他的人一定很多。北宋词坛上的天王巨星,柳永的词他不仅流行于都市、流行于青楼楚馆、就是在西北的这些荒寒地区,也传唱着他的歌,柳永的知名度非常的高。但名气大了,也不一定是好事。有一次考进士,他没考上,没考上就想发牢骚,他发了什么牢骚呢?他发的牢骚,写在一首《鹤冲天》词里面。他发的牢骚,有这么几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我就根本就不要,你这个近进士之名。我还不如在青楼楚馆里面跟那些佳人歌伎开怀畅饮,享受人生的快乐时光。其实呢,柳永也就是发发牢骚。并不是真的不想考进士。但柳永由于太出名,他说的话被宋仁宗知道了。后来柳永下一次考进士的时候,宋仁宗看见柳三变这个名字就把这个人的名字去掉了。(柳永原来叫柳三变)柳永没有办法,他知道这辈子靠“柳三变”这个名字是不可能考上进士的啦,所以他就改名为柳永。最后差不多在50岁的时候终于考上了进士。考中进士以后呢,柳永也没有一个好的发展。辗转在几个地方,担任地方官职,所以在柳永的词的里面经常出现一个词叫“游宦”。

柳永才性高秒,声名远播。然而由于放荡不羁的个性,他在仕途之路上始终举步维艰,在经历了太多挫折和打击之后,柳永的心凉到了极点。无奈,一生恃才傲物的柳永,想到了一个人——晏殊。

那么晏殊能给他带来转机吗?

他想到他应该去找晏殊,晏殊是当朝的宰相,又和他一起都是写词的,跟他是同行,可能会很聊得来。柳永带着这一个侥幸的心里去走进了相府。晏殊还就真接见了柳永。但是晏殊跟柳永的对话很有意思。

晏殊说:“您写词吗?”您,也体现了晏殊的一个涵养。但这句话里面包含了很大的羞辱啊。柳永是举国闻名的,第一流的大词人。晏殊怎么能这么问呢!

柳永不卑不亢的回答:“我跟您一样,也是写一点点词的。”

晏殊又说:“我虽然写词,但是我不可能去写‘针针线慵拈伴伊坐’这么肉麻的句子。”(从这里就能看出晏殊并不是不知道柳永写词,一见面问晏殊写词吗,是明显的羞辱)

柳永一见晏殊这么一个谈话的气势,他觉得也没办法跟他谈下去了。所以转身就走了。

我其实蛮同情柳永的,他为了自己这么一个政治生命,真的是做了很多年的努力。甚至为了自己的政治生命,要接受晏殊当面的羞辱。所以我们也可以把柳永的这首词,理解为他在追求政治生命过程中备受煎熬甚至羞辱,以至于导致自己备受煎熬,身影憔悴有关系。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虽然考进士的路途非常的艰难,考中进士以后又是非常的艰难。但是自己的追求并没有停止,这是第二境。

第三境是辛弃疾写的,全词是上阙意思是,元宵节放烟花,关灯、听音乐,游人来往如织的一个场景。下阙继续写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什么呢?辛弃疾在人来人往的过程当中,突然发现了一位带着淡淡香味、带着浅浅的笑容、而且头上戴的很多头饰的,这么一个美丽的女子。

蛾儿雪柳黄金缕。这都是指她头上各种各样的装饰,关注到她路过自己传出的淡淡香味。也隐隐约约听到了这个女子浅浅的笑声。原来兴趣在看烟火,在看各种各样的鱼龙之舞,现在鱼龙之舞都显得没有兴趣了,但是一眨眼这个女子就不见了。他刚刚回过神来,想找的时候怎么也找不着了。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它就找啊,找啊,在灯火亮丽的地方找,在烟火的照射的地方找,在人群密集的地方找了好多遍都找不到。突然,在灯火昏暗的下边,看到了那个女子,正一个人站在那里。所以辛弃疾的这首词和前面晏殊,柳永的词一样,都是爱情诗,所以从爱情这个角度理解肯定没有问题。

然而灯火阑珊处这么一个人,可能是辛弃疾虚构了这么一个故事。可能站在灯火阑珊的那个地方,那就是备受冷落的辛弃疾。

辛弃疾这个人在历史上是个英雄人物。他不仅是文豪,更是英雄。北方大乱,不过20岁的辛弃疾投奔了一个农民起义军叫耿京,投奔耿京以后,辛弃疾又动员自己另一个朋友叫义端,他是个和尚,这个和尚出生贵族,他手下也有几千人马,义端不满农民耿京,就偷了耿京调动军队的印章。辛弃疾受命去抓义端,一路狂奔追到半路,刀起头落,拧着义端的脑袋见了耿京。这样的辛弃疾更像一位战士,诗人中的战士,战士中的诗人。但辛弃疾进入南宋,基本没有得到重用。辛弃疾郁郁寡欢,前途茫茫,但什么也不能阻挡他对前途的渴望,他很想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很想最后这么一个成功。这首词可能也就是他虚拟当中想象中的成果。他的成果就在灯火阑珊处。

——摘自百家讲坛

以上观点出自王国维《人间词话》。本人认为,这三首词既是写词人男女之间的情感,也是写词人政治上的怀才不遇,难以抒发的抑郁情感。

至于王国维为什么说古今成大事者,必经历这三种境界。我想应该是这三首词包含了太多的人世沧桑和世事的艰辛。当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懂得了许多之后,也就能成大事了。

原文标题:王国维,古今成大事者,必经历三种境界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