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人性与佛性的完美诠释:《水浒传》中的鲁智深

来源:个人图书馆 陋室堂主   发布日期:2019-07-05 22:35

鲁智深是《水浒传》中的人物,绰号花和尚。他本名鲁达,是渭州经略府提辖,因打抱不平三拳打死恶霸镇关西,为了躲避官府缉捕便出家做了和尚,法名智深。其开悟诗:禅林辞去入禅林,知己相逢义断金。且把威风惊贼胆,谩将妙理悦禅心。绰名久唤花和尚,道号亲名鲁智深。俗愿了时终证果,眼前争奈没知音。——编者按

人性与佛性的完美诠释:《水浒传》中的鲁智深

鲁智深(资料图)

人性与佛性的完美诠释

鲁智深本名叫鲁达,最初也不是和尚。

鲁达原是一名军汉,在渭州小种经略相公府做一个下等的军官,大概是管后勤的,人称鲁提辖。可他自己却自称为“洒家”。

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在宋朝,通常情况下“洒家”一般是那些妄自尊大,放荡不羁甚至自以为是的人对自己的“尊称”,也就是现在有些人口中经常出现的“老子”。鲁达就是当了和尚也不耽误自称为“洒家”,说明鲁达无论是做军官还是做和尚,“洒家”才是他最喜欢做的那种人。

那么,鲁达为什么喜欢自称为“洒家”?他又是一个怎样的“洒家”呢?

鲁达在《水浒传》这部小说里出场很早,如果排序的话应该是第三位。这部小说有一个习惯的写作手法是一个人物的出现一般会引出另外一个人物或数个人物,而先期出现的人物就会离开我们的视线一段时间,以后还会出现,而那个人物再次出现的时候,通常就会再引出新的人物。在《水浒传》前半段,这种情况挺多的,比如,鲁达出场,引出了林冲,鲁达就会消失一段时间,林冲出场引出了杨志,杨志出场引出了晁盖等等。鲁达就是被《水浒传》当中最早出现的后来水泊梁山排座次的时候位列第二十三位的好汉史进引出来的。

既然如此,我们先简单说说史进。

史进也算是一条好汉。

史进是《水浒传》一百单八将当中第一个岀场亮相的。书中按表,史进是华阴县(今陕西华阴县)史家村史太公的公子,史太公是当地有名的地主老财,有地有庄园有家丁。史进是史太公的独子,因为后背上纹满了青龙,江湖人称“九纹龙”(大概有好事者数过,一共九条,但书上没说)。史太公家大业大,史进也就没了干事业讨生活的义务和兴趣,整日里无所事事,只喜好舞枪弄棒,但是一直未得明师指点,尽管先后请的枪棒师傅有十几个,但都是江湖卖艺的水平,没甚真本事,史进的拳脚枪棒手段也就不免花拳绣腿。

话说在东京有个禁军教头王进,因打抱不平得罪了高俅高太尉,为了躲避高俅的迫害,带着老母逃出东京汴梁,投奔延安老种经略相公。路过史家村在庄里借宿的过程中点拨了史进的枪棒技艺,史进便拜王进为师,王进母子便在史家村住了下来,王进精心教习史进的拳脚枪棒技艺。

王进在史家村住了一段日子,又往延安投奔老种经略相公去了。王进走后史进照常无所事事,每日打熬功夫,武艺因为有了王进师父的点拨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不久,史太公作古,史进越发没了管束,对自己家业也无心照料,整日里舞枪弄棒,锤炼武艺。也就是仗着家大业大,一时间也谈不上坐吃山空。

但年轻人一来争强好胜,二来自恃武艺高强,当他听说附近的少华山有一帮土匪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史进就很不服气,想为民除害,他早早安排自家庄丁做了准备,待那些山贼来犯时便准备“杀他个干干净净”。

那少华山上的山贼还就真来了,在三个头领当中,有一个叫朱武的,人称“神机军师”,直到看完全书,我也没看出来这家伙哪儿“神机”。这朱武后来也上了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中排名第三十七位,地煞星之首,看来还有两下子。

果不其然,这三个家伙就真的打不过史进,有个叫陈达的就被史进给逮着了,朱武和另外一个首领便跪地求饶,求史进放了陈达。要说这个史进也就是年轻(书中按表也就不到二十岁),看见几个头领们都服气了,身上的江湖气也就露出来了,居然就和他们交了朋友。朱武他们此后便经常下山到史进庄园聚会,喝酒吹牛。

这下子就闯了大祸,官府接到举报,史家村史进私通山贼草寇,便出兵包围了史家村,好在少华山的那三个山贼还是讲江湖义气的,他们下山打退官军救出了史进,劝史进入伙,并承诺坐少华山第一把交椅。史进哪里肯坐,他可以和山贼们交朋友,但还是不愿意同流合污的。他想到了自己的师父王进,便要去延安府找师傅,反正也没了家业,只好打点一些细软,一把火烧了庄园,投奔师父去了。

看情形好像史进这家伙走错了路,本该往延安去的他误打误撞的来到了渭州(今甘肃平凉),听说这里也有一个经略相公府,就在茶坊打听王进的下落,这个时候有人指着一个人说:你想问的这个人我们不知道,你问问他吧,这位军爷有可能知道。

这位军爷就是鲁达。

书中说这鲁达的长相身材,总结起来就是:大圆脸,络腮胡,高个头,棒身板,史进不知道,这鲁达身上也是纹得花团锦簇的,所以他当了和尚以后,便有了“花和尚”这个称号。

史进上前拜见,那鲁达竟然听说过“史家村的九纹龙史大郎”,还知道他师父王进的下落,只不过渭州距延安甚远,鲁达喜欢史进长得“长大魁伟,像是条好汉”,也可能是两个人都有纹身,鲁达就更加喜欢这个年轻的汉子,于是便挽起史进去酒馆喝酒,临走时不忘告诉茶博士“茶钱,洒家自还你”茶博士忙不迭的回到“提辖但吃不妨,只顾去”。

鲁达果然有信誉,也很自信。在与茶博士的简短对话中,鲁达的快人快语和真性情跃然纸上。

在去酒馆的路上又巧遇史进的一个早年间的开手师傅李忠,这李忠人称“打虎将”,听起来名头不小,其实也就是街头打把势卖大力丸的。鲁达见是史进的师父,便邀请李忠一同去吃酒。三个人在酒馆吃酒聊天聊得正在兴头上呢,隔壁不断传来的阵阵哭泣声打扰了他们的兴致,这下让鲁达鲁提辖很不高兴。这鲁达还是个暴脾气,一言不合就砸桌子摔碗碟,酒保听见动静赶忙过来一看,见是鲁智深,还正在气头上呢,也不敢造次,只能抄着手站旁边赔着笑脸:官人还想要点什么?小的去买。鲁智深说话还是明白挺利索的:买什么买?你认得我吧?我没欠你酒钱吧?你为什么整个人在我隔壁哭哭啼啼的搅扰我们兄弟吃酒?

酒保一听赶紧就解释了:您息怒,我哪敢打搅您几位吃酒啊?隔壁哭的是卖唱的父女,不知道您几位在这喝酒呢!他们是遇上难事儿了,没辙了,才抱头痛哭呢!

鲁智深一听,刚才的火气就全没了,赶忙说:哦,这么回事啊,你把他们叫过来,我问问出什么事了。

这就是说鲁智深准备管这个闲事儿了。

那两个人过来,鲁智深一看,父女俩,女子也就十七八岁,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她后面跟着一个老头,五六十岁。鲁智深就问:咋回事儿啊?哭什么啊?那女子就说了:我是东京人,随父母到渭州投奔亲戚,来了之后才知道,亲戚上南京去了,不料想母亲又染了病死在客店了,我和老父亲两个人举目无亲,生活没有着落,这儿有个财主镇关西郑大官人看上我了,就强媒硬保,纳我做了他的小妾,说是给三千贯,只是写了文书,一文也没见着。在他家做小妾才三个月,他家的大老婆不容我,把我打出来了。郑大官人更不讲理,白占了奴家的身子,还要我们还他那三千贯钱,我们哪有钱还呀?可郑大官人有钱有势,我们那里争得过啊!没办法只好到酒楼卖唱,挣的银子大部分用来还钱,这些天客人少,我们也挣不上多少银子,可郑大官人那里又催得紧,我们怕又要受到羞辱,越想越伤心,就哭了起来,不想误犯了官人,还望恕罪,请高抬贵手。

想必是鲁智深从没听说过渭州还有个什么“镇关西郑大官人”,他问那女子:你叫什么名儿?住哪啊?什么镇关西?哪个郑大官人?那老汉说:我姓金,女儿叫翠莲,郑大官人就是状元桥下卖肉的郑屠夫,绰号镇关西。

鲁智深一听就火了:我以为那个郑大官人呢,一个投托小种经略相公门下卖肉的屠夫,你等着,我这就去打死他!

够猛!

众人再三劝说,鲁智深才算消了消气,告诉那父女俩:我给你们点银子,你们回东京去吧!回头我再收拾他。金氏父女感恩不尽,鲁智深一摸兜,只有五两银子,拿不出手,转身向史进和李忠说:有银子吗?先借我,回头还给你。史进很爽快的拿出十两银子说:说什么呢,哪能让哥哥还。李忠心里是不情愿的,但是碍于面子,还是拿出了二两银子,鲁智深看了撇了撇嘴,甩过去一句话:也不是个爽利人,把十五两银子给了金老头,把那二两银子丢回给李忠:看不上。

没给面子,直接打脸。

鲁智深在气头上的时候,火爆脾气,性子也急,但是一旦冷静下来,办事却很有章法:他估计店家不会轻易地放走金家父女,他一早就先去了金老头住的客店,打发金家父女离开,并把企图阻止的店小二打了一顿,然后他搬个条椅,在店门口足足坐了两个时辰,估摸着金家父女已经走远,才离开客店去找镇关西郑屠算账。

拳打镇关西这段,很经典,很精彩也很光彩,中学的语文节选后当课文,所以细节就不多说了。简单地说就是一脚三拳,先是一脚当街踹翻,然后压住提拳就打,第一拳的理由是:老子还没叫镇关西呢,你一个卖肉的,狗一样的泼才,也敢叫镇关西?核心的意思是最后一句:说!你是怎么强骗了金翠莲的!

第一拳下去,打在鼻子上,尽管很惨,但郑屠大概觉得自己还行,众人面前不能丢了面子,泼皮无赖肉烂嘴不烂的毛病上来了,很硬气的回了一句:打得好!

于是第二拳就又招呼上了,理由是:你敢还嘴?叫你嘴硬!第二拳就加上劲了,直接招呼到眼眶上了,郑屠知道眼睛是保不住了,还是保命吧!马上就改口了,只剩求饶了。

鲁智深听见郑屠求饶,更加来气了:你要是一直硬下去,还算是条汉子,我也许就饶了你,现在开始讨饶了,我就不能饶你!第三拳就下来了,这一拳是对着太阳穴打的,郑屠当场就没气儿了。

其实鲁智深也没想到,这个号称镇关西的屠夫这么不禁打,三拳一脚就给打死了,这个鲁智深可不像杨志,当街杀了牛二,还去自首,鲁智深选择的是跑。临跑前丢下一句话:你这厮诈死!回头再来收拾你!然后回家收拾收拾便拔腿出城,一道烟似的跑了。

这叫好汉不吃眼前亏。

鲁智深从此便走上了隐姓埋名流浪江湖的道路。他一生的轨迹就此改变。

客观的说,金家父女和郑屠与鲁智深都没有什么瓜葛,相反,郑屠他可能更熟悉一些,至少,郑屠是认识鲁达的,鲁达可能只知道状元桥下有个卖肉的屠夫姓郑,却不知道这家伙是个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的恶霸,镇关西的绰号应该是那些恨他的人给起的吧。但是在他听说了金家父女的遭遇的时候,他心中判断的标准只有谁是谁非,做了坏事的人无论和自己有无瓜葛,都要受到惩罚,受了委屈的人都要得到帮助,不管之前是否认识。这才是真正的江湖道义。

心中有正义,嫉恶如仇应该是鲁达心中“洒家”的第一个定义。

而接下来的故事就有了一点佛家因果报应的意思了,鲁达在渭州打抱不平帮助金家父女脱离苦海,自己却落得一个被官府通缉亡命天涯,但是因为鲁达是个既有正义感又有菩萨心的英雄好汉,所以,在逃亡的路上,在代州就让他巧遇了金家父女,这次是金家父女救了鲁达。

鲁智深的逃亡路线他事先并没有计划好的,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想打死镇关西郑屠,也就是一时兴起,没收住手才出了人命,因此他的逃亡是慌不择路的,所以在代州遇到金家父女,纯属巧遇,按佛家的说法就是:好人有好报。

宋代的代州就是现在山西省沂州雁门县,按说金家父女从渭州返回东京汴梁,也就是开封,应该不会路过代州,为什么会在代州巧遇?

说来也巧,原来金老头在里开渭州后,心里合计镇关西一定知道他们回东京了,要是镇关西一路追来怎么办?哪里再找像鲁达这样的好人啊,所以就“不走寻常路”:干脆不回东京,而是出渭州往北一路来到了雁门关,要说这金老头的女儿金翠莲好像就是当小妾的命,在代州又被一个赵员外看上了,做了赵员外的外宅。

这个赵员外和镇关西郑屠不一样,是个有修养的士绅,对金翠莲也是百般呵护,金老头父女两在赵员外这里生活得挺美满的。

金家父女真是知恩感恩的人,真心把鲁达当作救命的菩萨供着,赵员外也敬佩鲁智深是条好汉,对他救了金家父女也是感激不尽,把鲁达接从外宅接到自己的府上,好酒好菜伺候着。

但是好景不长,朝廷缉拿鲁智深的风声还挺紧,赵员外也担心一旦有什么纰漏,他也对不起这金家父女的救命恩人。思来想去,他想到一个办法,以前在五台山求愿时曾许下剃度一名僧人,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何不让鲁达剃度了,一来安全和生命有了保证,二来也还了愿,岂不是一举两得?

赵员外把这个想法告诉鲁达的时候,鲁达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并且对赵员外一再表示感谢。鲁达的心真是干干净净,清清亮亮。

就这样,鲁达到五台山剃度,出家为和尚,住持方丈智真长老赐法号“智深”从此鲁达就成了鲁智深,英雄豪杰“花和尚鲁智深”

鲁智深在五台山上还真不让人省心,他显得很另类:佛门的清规戒律他根本不放在眼里,随地大小便,酒照喝,肉照吃,从来不打坐念经,经常偷着下山吃酒,喝醉了就回寺里闹事,最过分的一次吃醉酒,一路打着醉拳往山上走,途中还踹倒了一个纳凉的亭子。寺里的和尚怕他又闹事,就把他关在了寺门外,这下鲁智深不干了,把护寺的金刚泥塑打得粉碎,砸开山门,在寺里大闹,并拿了狗腿在和尚沙弥的嘴上抹来抹去,这回寺里的和尚沙弥都不干了,纷纷强烈要求智真长老把这个家伙轰出山门。

大闹五台山是他真性情的典型表现,鲁智深是个很自信很自我的人,他自身的纯洁和率性使得他不愿意受任何他感到束缚的清规戒律,他的无理取闹实际上是对束缚人性的哪些清规戒律的明确的反抗。尽管他会吃醉酒把泥塑的金刚打得粉碎,会把一条狗腿在那些沙弥们的嘴上抹来抹去,但是他却非常明确的保持着一个底线---就是绝不恶意伤人更不会滥杀无辜。无论醉到什么程度,智真长老的喝斥总是有效的,作为一个皈依佛门的和尚,听师傅的话应该是他的底线。

这大概是鲁智深心中“洒家”的第二个标志:率真、粗放、不受约束但又不越底线。

在五台山出家时,所有的人,无论是寺院里的和尚沙弥,还是山下的普通百姓都不相信这个自称“洒家”的豪放不羁完全无视佛家清规戒律的“假和尚”会与我佛有什么瓜葛,能成什么正果。但是老方丈智真长老却始终坚定的认为鲁智深是与佛祖有着不可分割的天然缘分的有佛性的有悟性的真和尚,坚信他会终成正果。尽管有的人认为老方丈对鲁智深藐视并破坏寺中的清规戒律屡次熟视无睹的根本原因是赵员外的大把银子起了作用,但是,即使是在鲁智深醉酒大闹五台山闯下大祸之后,老方丈也没有就坡下驴把鲁智深赶出寺庙完事儿,而是亲自修书一封,把鲁智深推荐到了东京大相国寺。要知道,就是那些规规矩矩的五台山僧人们也不一定有机会让老方丈推荐呢。

五台山的方丈智真长老的确是慧眼识真人,他就看好鲁智深。

鲁智深前往大相国寺的路上,因为贪看山川秀色误了宿头,眼看天色已近黄昏,才发现不远处有一座村落,鲁智深赶忙去村里借宿。到村里一看,呵!挺忙活的,十几个庄家正忙乱的搬东西,鲁智深上前打招呼求宿,却被不耐烦的庄家骂了一顿:你赶紧走,别在这里找死,不走的话,我就绑了你!

鲁智深什么时候吃过这个亏,新打好的禅杖还没开张呢!鲁智深正准备抡起禅杖揍这些庄家,这时候,一个老头拄着拄杖过来了:闹什么呢?庄家说:这个和尚要打我们!鲁智深连忙解释:我是五台山的僧人,去东京干事,赶路误了宿头,想到贵庄借宿,庄家们不让啊!还要绑了我。那老者说:既是五台山的师傅,就请跟我来吧

到了正堂,老者说:留宿没问题,我也是信佛之人,虽然今天晚上庄里有些个事情,但你尽管睡觉。老者又按照鲁智深的要求酒肉招待了花和尚。

鲁智深的饭量和酒量着实让老者张了见识,酒足饭饱,老者告诉鲁智深,晚上有什么动静你可别出来。鲁智深觉得奇怪,问:什么事啊?老者说:不管你出家人的事!好生歇着就是了。鲁智深就急了:咋的?咋就看不上我了?我住宿吃饭该多少钱就多少钱,不会欠你的!咋就不关我事呢?

在鲁智深看来,这世上的事,没有不关他的事的道理,遇上了就一定要管。

于是老者告诉他,今天晚上,他家嫁闺女,心里好生烦恼。

鲁智深很奇怪:嫁闺女,很正常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天经地义,你烦恼什么?,老者说,我不愿意,闺女也不愿意呀!鲁智深说:你有病啊,不愿意你就嫁闺女?

老者说,没办法,桃花山上有一伙强人,两个大王领着五七百喽啰,打家劫舍,官军也拿他们没办法,我女儿刚十九,那天他们来收保护费,二王看见我女儿漂亮,二话不说,扔下二十两金子,一定红棉,就说好今日迎娶。不愿意也没办法,惹不起啊!

鲁智深一听,来劲了:老丈,我有办法让那厮回心转意,你别不信,我在五台山学了一些说姻缘的本事,就是铁石心肠,也能给他说的回心转意!

老者当然很高兴,连忙又上酒,还上了一只大鹅,鲁智深没客气,一会儿也就吃喝干净。

桃花山上要强娶民女的家伙叫周通,他还有个合伙人叫李忠,李忠这个名字名字熟悉吧?就是在渭州见过的史进的开手师傅,那个打把势卖大力丸的。当时鲁智深挺看不起他的,也没给过他面子。

不出所料,鲁智深把周通给揍了,但也只是打跑了,他并没有像拳打镇关西一样下死手,做了和尚的鲁智深,心里已经有了善根。

周通下山娶媳妇,却吃了大亏,肯定回山上搬救兵,山上的老大就是打虎将李忠,李忠一听就来气了,哪来的野和尚?随我下山,看我怎么收拾他!

到了桃花村,李忠立马就没电了,眼前这个大和尚他不仅认识,还知道他的厉害,于是,厮杀就改了饭局,老者心里叫苦:原来他们是一伙的!

当然,李忠还是要给鲁智深面子的,在鲁智深的主持下,老者退还了聘礼,李忠承诺不再强娶,一切皆大欢喜。

周通强娶民女,被鲁智深打了,但是并没有杀他。原因是什么?鲁智深是因为看到了周通的行为仅仅是强娶而不是强抢、强骗,还是有救的。于是教训一番,告诫周通并且相信周通一定不会越过这个底线,实际上周通也做到了,这就是感化的力量。

在大相国寺管菜园子的日子里,鲁智深的的善良、仗义和为朋友两肋插刀的江湖道义再一次演绎得淋漓尽致。

鲁智深被派去管理的那个菜园子,是大相国寺的寺产,专门给大相国寺提供蔬菜的。在鲁智深去之前,也是有人管的,但是总是管不好,在菜园子周围,就有那么一帮偷鸡摸狗的泼皮,把菜园子当成了他们换酒钱和赌本的后院,明抢暗偷的,管菜园子的和尚可能也管过,,但是架不住这些无赖泼皮起哄捣乱,估计把管菜园子的和尚也折腾得够呛,索性也就随他们去了,好好的菜园子被这帮泼皮连偷带糟蹋,变得很不成样子了,估计早已不能满足大相国寺厨房的需要了。换了几茬管事的和尚,都没见有什么改观。估计寺院的住持也很头疼,把一样令人头疼的鲁智深打发到这么个地方,还真挺合适。

鲁智深尽管对把他发配到菜园子当管菜园子的菜头不甚满意,但也还是乐呵呵的来了,来了之后还挺满意,山高皇帝远,在这里他干什么寺里都管不着,至少自由。

可是那一拨以菜园子为生的泼皮们就感到不自在了,听说来了一个大胖和尚,比以前那些年老体弱的和尚不好对付了,这实在不是好消息。为了能一如既往地在菜园子肆无忌惮,他们想了一个诱敌深入的好办法,给这个胖大和尚来个下马威,让他以后和其他和尚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们连偷带糟蹋。

计谋实在是好计谋,但是在鲁智深面前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想把鲁智深骗到粪池边然后把他掀到粪池里吓唬吓唬他,没成想几个泼皮却被鲁智深全部扔到粪池里去了。

面对这些心怀不轨、寻衅滋事的泼皮无赖,鲁智深也没有赶尽杀绝,当他知道这些人其实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生活没有保障,尽管是些泼皮无赖,但也是受苦人,鲁智深并没有瞧不起他们,反而把他们当成了朋友,菜园子里的菜允许他们拿一些换钱糊口,但不许他们糟蹋菜园子,这些泼皮受到了尊重,对鲁智深打心眼里敬佩和景仰,把鲁智深当成他们的师傅,还帮鲁智深打理菜园子。

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候,故事大家太熟悉了,就不再细细道来。能够将一棵碗口粗细的垂杨柳连根拔起,鲁智深不愧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

鲁智深不仅仅教训了这伙泼皮,还通过自己的行动感化他们,还让这些泼皮无赖变得些许可爱了一些,他们不仅成了鲁智深的朋友,还有了最基本的是非观和正义感。教化之德善莫大焉。

在一次和泼皮徒弟们的聚会上,鲁智深借着酒劲耍了一套禅杖,让菜园子外的一个人看见了,便高声喝彩,鲁智深连忙请进来相见,原来此人就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两人英雄惜英雄就结拜了兄弟。

原来这林冲是陪媳妇到大相国寺还愿的,使女陪着媳妇还愿,林冲就随便到处走走,不想在菜园子看到鲁智深在耍禅杖,看到妙处便高声喝彩。

两人聊得正欢实呢,林冲家的侍女慌张地跑过来说夫人刚许完愿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伙流氓,围着夫人调戏,林冲一听把腿便走,心说,敢调戏我的老婆,不想活了?鲁智深招呼几个泼皮在后面追,想帮林冲出气。

林冲跑到那伙正在围堵调戏自己夫人的流氓面前,一把揪住领头的衣领,举起拳头就想招呼,但等那家伙转过头来,林冲的拳头就放下来了,这个人他认识,正是高俅高太尉的干儿子高衙内,这小子还挺横:我调戏小娘子关你什么事?这时候随从小声告诉高衙内:这小娘子是林冲的夫人,高衙内也只是嘟囔一句:哦,误会了,便带着随从扬长而去。

这个过程很快,因为后面的鲁智深领着他那帮泼皮朋友追过来的时候,高衙内已经扬长而去了,鲁智深听说了过程,还不服气呢:兄弟你咋让他走了呢,这等恶霸,就应该狠狠教训!你看我不一拳打死他!林冲说,唉!没办法,那是高太尉的衙内,我惹不起呀,高太尉可是我的顶头上司啊!好在也没发生什么太大事,没吃什么亏,忍了吧!鲁智深也只剩叹气的份了。

但林冲不知道,对待任何恶势力,忍耐和躲避肯定只会招来更大的麻烦,那高衙内从林冲放下的拳头看出来八十万禁军教头也不过如此,既然你认怂,那我就不客气了,你的那个小娘子我一定要弄到手!

接下来,林冲的而运就来了,在他的好朋友,也是高俅高太尉的狗腿子的陆虞侯的设计下,林冲误入白虎堂,最终被判刺配沧州,瞬间从一个禁军教头变成了一个牢城的配军,林冲比窦娥还冤。

为了让林冲的小娘子死心塌地的从了高衙内,陆虞候又出主意让高衙内买通押解的解差,在半路人稀林密之处干掉林冲,林冲交了陆虞候这么个朋友,也只能怪他自己眼瞎啊。

在前往沧州牢城的路上,两名解差不断的用各种办法折磨林冲,目的就是让林冲失去任何反抗的能力,一直到了野猪林,这两个家伙就下手了,林冲苦苦哀求,但两个家伙不为所动,他们拿了高衙内的金子,交不出人头的话他们也别想活。

正准备刀起人头落,一条禅杖打飞了解差手上的扑刀,林冲睁眼一看,是鲁智深。

原来鲁智深是个很心细的人,他发现陆虞候请两个解差吃酒,怀疑有什么阴谋,就一路跟踪,暗中保护,直到解差要动手了才出手相救。

这就是鲁智深大闹野猪林的故事。鲁智深对兄弟是真心实意的,位朋友也是实实在在的两肋插刀,解救于危难之中,绝对是有情有义。

大闹野猪林,鲁智深也只是教训和吓唬了两个解差,因为他知道罪魁祸首绝不是这两个解差,他选择了护送林冲发配沧州,却没有选择杀了这两位解差,这种普渡众生的慈悲心肠值得敬佩。

除了失手打死了镇关西,鲁智深在伸张正义、打抱不平的时候绝对不会有过分的行为,这就是鲁智深的智慧,配得上“智深”这个法号。之所以说是失手打死镇关西,是因为他的确没有打死他的主观意愿,只不过是他的真性情在镇关西的肉烂嘴不烂的找打的恶劣品质面前肆无忌惮地爆发了,镇关西是找死。

面对还保持最基本的道德底线的坏人,鲁智深的原则一定是教训、教育。

这才是大智慧。

鲁智深是水泊梁山众好汉中最具有正能量、最具大智慧、也是最纯洁的人,他所有的打抱不平没有一次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利益。

综观鲁智深的一生,表现得最突出的本性,就是“无我、正义、善良和真性情”

在鲁智深拳打镇关西以前,我们看到的鲁智深的生活轨迹是这样的:他是一个活的挺自在的也有一定社会地位和江湖地位的好汉,生活应该是挺惬意的,上班没事就到酒肆、茶坊和朋友喝喝酒,吃吃茶,吹吹牛。他武艺高强,一身正气。极讲义气又头脑清晰,但是却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流浪歌女大打出手,以致失手打死了镇关西,落得亡命江湖的下场。应该说是个很倒霉的事,但鲁智深对此并没有任何懊恼后悔,也没有故意炫耀,他认为这些都是应该的,在做这些的时侯他完全没有个人利益的权衡,也并非头脑发热。出手打抱不平使他从一个军官变成了和尚,而大闹野猪林又让他从住庙的和尚变成了落单的游僧,继而一步一步的落草为寇,他的生活轨迹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但他看起来却是无怨无悔,看样子他对原来的生活状态也没有什么留恋的。

自鲁智深二龙山落草,水浒传里对鲁智深的描写也就少了许多:一个落草为寇的和尚,真不知这么滑稽画面该是如何看待啊!

一个为了心中的正义行侠仗义闯荡江湖的人,一个隐姓埋名不得不被剃度做了和尚的人,鲁智深自己对和尚这个角色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也没有因为是和尚而改变自己的真性情。但是在鲁智深这个人物身上时可以看到人性和佛性的完美统一的。也只有保持了真性情,达到了无我境界的人,才能坦然的面对落草为寇的和尚这么一个特殊的身份,因为在鲁智深心里,正义、善良的人性和慈悲无我的佛性是溶合在一起的。

在鲁智深生擒了方腊之后,宋江带领将士来到杭州,驻扎六合寺,鲁智深在此圆寂了。他是主动结束自己的生命的,在用自己的生命的德性修行圆满之后,他毁掉了自己的肉身,同时也保持住了自己的本心。

水泊梁山一百零八条好汉当中,鲁达鲁智深是唯一一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人,也是唯一的一个功德圆满并毫发无损地以圆寂的方式自我结束生命的人,一个能够自由得掌控自己生命的人,一定是一个德行境界最高的人。

鲁智深,上上之人。

在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当中,有一位“好汉”和鲁智深有一些相似,也是打抱不平,也是武艺高强,也是披发为僧,但是品性和格局却比鲁智深差了很多,这就是“打虎英雄,行者武松”。

同样是英雄好汉,他们差在哪里呢?我们下一讲细细道来。

原文标题:水浒讲堂-第五讲 花和尚鲁智深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这些文言文,整篇只有一个读音

下一篇文章: 宋词诗词的两股潮流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