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古典戏剧《梧桐雨》的诗意解读

来源:塘孤雨  发布日期:2019-07-22 21:39

白朴语言的典雅华美体现在《梧桐雨》中最明显的乃是曲词的诗化,即巧妙地融诗歌语言于剧作之中,使其曲词更富有诗意。——编者按


作为元曲中一颗耀眼的明珠,白朴的《唐明皇秋夜梧桐雨》(简称《梧桐雨》)在艺术上的成就是突出的,王国维称“白仁甫《秋夜梧桐雨》剧,沈雄悲壮,为元曲冠冕。”笔者认为,《梧桐雨》一曲有着醇厚的诗意诗味。

古典戏剧《梧桐雨》的诗意解读

资料图

一、内涵丰富的意象

《梧桐雨》中“霓裳”和“梧桐”在剧中经常出现,是剧中的核心意象。它们有着丰富的内涵,对作品的主题、结构乃至情感的表达都产生着重要的影响。《梧桐雨》第二折【快活三】【鲍老儿】【古鲍老】【红芍药】四支曲子写的是陈香亭下舞“霓裳”的情景,这里的“霓裳”就是指的《霓裳羽衣曲》。其中【快活三】写的是乐舞前的准备工作,【鲍老儿】【古鲍老】写的是在沉香亭中弹奏《霓裳羽衣曲》的情景,【红芍药】一曲写的是杨贵妃妙曼的舞姿。从作品的结构来看,“沉香亭中舞霓裳”作为《梧桐雨》中重要的场面之一,它在整个作品的叙述结构中是重要的一环。在作品第四折中,“【滚绣球】长生殿那一宵,听回廊祝誓约。不合把梧桐挨靠,侭言词絮絮叨叨。沉香亭那一朝,按霓裳舞六幺,红牙箸击成腔调,乱宫商闹闹吵吵。是兀那当时欢会栽排下,今日凄凉厮觅着,暗暗地还报。”在此,“霓裳”的意义已经凝练成一种感情的载体,它寄托着唐明皇对杨贵妃深深的思念。

另外,我们可以通过“霓裳”这一意象读到所谓的亡国之音。杜牧的“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过华清宫》)即是明显的例子。在中晚唐诗人的眼中,“霓裳”成为亡国的祸根,这是他们对明皇声色误国的切身的体会。再说“梧桐”,一般认为作品的名字出于《长恨歌》“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历来写李杨的故事很多,所选用的名字也很多,有“马嵬坡”“华清宫”“长生殿”“霓裳曲”等,唯有白朴以“秋雨梧桐”名篇,完全理解为出自白居易的诗句是不妥当的。“梧桐”意象在这部戏剧中是有着独特的意味的。

梧桐树在剧中为李杨爱情的见证。第一折【醉中天】和第四折中【白鹤子(三)】写的是梧桐树见证了李杨爱情的盟誓。而第四折【白鹤子(四)】与【滚绣球】两支曲子目睹了“舞霓裳”的欢乐场面,这才有了“空对井梧阴,不见倾城貌”的悲凉心境。由此,“梧桐”不仅成为李杨爱情的一个象征,而且已经被杨玉环看做是终身的依靠。第四折写的是安史之乱平定后唐明皇对杨贵妃的思念。其时他已被架空做了“太上皇”,处境的悲凉与往昔美好生活的怀念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感情,是通过秋雨打梧桐这样具体的情境表现出来的。因此,我们很自然地就把唐明皇晚年的处境与梧桐的凋零联系在一起。在我国的诗文中,梧桐的形象,本身就包含着伤悼、孤独、寂寞的意蕴。在《梧桐雨》中,白朴让梧桐作为世事变幻的见证,让雨湿寒梢、敲愁助恨的景象,搅动了沉淀在人们意识中凄怨的感受,从而使剧本获得了独特的魅力。

二、幽美凄清的意境

第二折中“【普天乐】恨无穷,愁无限。争奈仓卒之际,避不得蓦岭登山。銮驾迁,成都盼。更那堪浐水西飞雁,一声声送上雕鞍。伤心故园,西风渭水,落日长安。”秋风雁影,情景凄然。雁声、西风、落日诸意象,渲染烘托出悲怆的氛围,把唐明皇离京时,对故国山川的无限依恋之情以及无可奈何仓惶而逃的心绪,描绘得形象深刻。离人的无奈、感伤之情完美地融合于凄清萧索的景象中,构成情景交融的意境。王国维说:“‘西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美成以之入词,白仁甫以之入曲,此借古人之境界为我之境界者也。”这里,白朴的“銮驾迁……落日长安”“古人之境界”与此刻玄宗所处之境界,不仅完全吻合,而景中含情的成分更沉重,从而也更显出今日之凄苦了。

作品中营造意境最为成功之处无疑为第四折,包围在第四折中唐明皇周围的景物是“秋虫”“西风”“落叶”“秋雨”和“梧桐”,而梧桐又正是当年他与贵妃“并肩斜靠”之处,如今在秋雨中更显出人亡物在的凄楚。这一切都与此时唐明皇的处境和心境融汇在一起。忆旧、伤逝、相思交织在一起,伤感情绪和秋雨细敲梧桐的凄凉萧瑟的氛围,和谐一致,情景交融,构成一种诗剧的境界。第四折后半部八支曲子,由梧桐夜雨惊散美梦生发开去,以情会景,铺陈渲染,淋漓尽致地再现了一代落难帝王的茕独与愁苦。全剧以一曲【黄钟煞】结尾,写尽了“雨和人紧厮熬”“雨更多泪不少”的情和景。在此,白朴充分发挥他精于化用古典诗词营造悲剧氛围之特长,调动大量足以呈示主人公隐微心绪的意象,编织成一曲曲情景交融的剧曲,如泣如诉地宣泄主人公怀旧、伤逝、相思、愧悔、孤独、怨怅等抑郁的情结,制造了一个凄冷、清绝而又孤寂、迷惘、凄恻的意境,表现了一个人在梦醒之后感到无路可走的绝望心情。那淅淅沥沥的雨声,不仅一阵阵把梧桐叶打得凋谢了,也一点点把读者的心滴碎了!《梧桐雨》真可谓“有意境而已矣”,达到了“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其口出”的艺术效果。

三、诗意盎然的语言

王季思《元人杂剧的本色派和文采派》将白朴作为文采派的代表。作为长于情词的文采派作家,白朴剧中的语言典雅华美。白朴语言的典雅华美体现在《梧桐雨》中最明显的乃是曲词的诗化,即巧妙地融诗歌语言于剧作之中,使其曲词更富有诗意。如第一折中长生殿的誓词“【赚煞尾】长如一双钿盒盛,休似两股金钗另,愿世世姻缘注定。在天呵做鸳鸯比并,在地呵做连理枝生。月澄澄银汉无声,说尽千秋万古情。咱各办着志诚,你道谁为显证,有今夜度天河相见女牛星。”这里,不仅借鉴了白居易《长生殿》的诗句,而且还创造了一个月明星稀、万籁俱静的环境,剧中人物在这番诗情画意的景象的映衬下也更显加生动了。

综上可见,《梧桐雨》有着浓厚的诗意特质,有着独特的艺术魅力,它不仅在当时同题材的剧作中高居榜首,而且对后世的戏曲文学创作起到了不可忽视的启发和借鉴作用,它当之无愧为我国古典戏剧中的一朵奇葩。

原文标题:名作赏析:《梧桐雨》的诗意解读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