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孟浩然的《夜归鹿门歌》,写出了那份归隐的向往

来源:应旺聊文化  发布日期:2019-08-12 09:23

孟浩然(689─740),本名浩,字浩然,襄州襄阳(今湖北襄樊市)人。早年隐居家乡襄阳附近的鹿门山,闭门读书,以诗自娱。曾游历长江南北各地,巴蜀、吴越、湘赣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编者按

孟浩然的《夜归鹿门歌》,写出了那份归隐的向往

(资料图)

《夜归鹿门歌》孟浩然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岸向江村,余亦乘舟到鹿门。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

此诗描述诗人的隐居生活。鹿门山在襄阳城外,汉江东岸,《襄阳记》载:“鹿门山旧名苏岭山,建武中,襄阳侯习郁立神祠于山,刻二石鹿夹神庙道口,俗因谓之鹿门庙,后以庙名为山名,并为地名也。”孟浩然家原在汉江西岸之蚬山附近,四十岁时去长安应试未果,回来后遂隐居鹿门山。不过他并不常住,而是往来于舰山故居和鹿门别业之间,此诗大概就是由蚬山返鹿门时所作。

诗写夜归鹿门时的所见所闻。诗人由蚬山返鹿门,须乘船而去,傍晚时分,途经洒水口,正可望见渔梁渡头。诗的开头两句,即写船行江中所见。“山寺鸣钟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

山寺鸣钟,带有报时性质,由钟声而知天色向晚,是以渔梁渡头的来往之人也都争着上船,发出喧嚷之声。这两句虽是实景,却隐含了一种对比:即山寺的宁静、超然,与尘俗的喧闹、纷争。

接下来的三、四句,又承此种对比而来:“人随沙岸向江村”,既指下了渡船的人沿着沙岸走向江边的村庄,又指尘俗之人都在为各自的生活忙碌。“余亦乘舟归鹿门”,是说诗人自己也乘舟回他的归宿处,鹿门作为隐居之地的代名词,恰与世人争着回去的家形成对照。所谓“亦”,只是说在回归这一点上两者的相似,但事实上却是两种不同的归,不同的人生取舍。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到得鹿门山,天色已晚,正在暮色烟霭中摸索着赶路,忽然,月亮升上东山,将清光洒向山岭,诗人这才意识到,原来已经来到当年庞公隐居的地方。庞公即汉代着名隐士庞德公,也是襄阳人,《汉书·逸民传》说他屡拒征辟,携妻与子隐居鹿门山,采药不返。对这位同乡先贤,孟浩然是十分敬佩,引为同道的,他的归隐鹿门,其实也是受了庞德公的影响。

诗的最末两句:“岩扉松径长寂寥,唯有幽人自来去,”既是对庞德公的缅怀,也是对自己隐居生活的写照。独处山林之中,岩扉松径,绝少外人来光顾,所以说:“长寂寥”。“幽人”是作者的自况,“自来去”三字,表明了作者孤芳自赏,不与世俗相往来的高洁襟怀。

单就此诗看,孟浩然似乎是甘于归隐,乐于归隐的。但其实不然,和陶渊明不同,孟浩然的归隐多少有一些不得已而为之的意味。就其本心而言,他未尝不想做一番事业,只是不能如愿,才选择了归隐这条路。

不过,这首《夜归鹿门歌》所表现的心境还是真实的,他对隐居也的确有着一种真诚的向往。在孟浩然生活的那个时代,在整个山水田园诗派的各位诗人中,这种心态其实很有代表性。他们的山水田园诗,大多是失意仕途,归隐山林后的产物,而不同于一些身在魏阙者的附庸风雅之作。

这首诗在艺术上也颇可称道。与所表现的内容相适应,作者选择了七古而非七律作为表现形式。较之格律严整的律诗,古风似乎更宜于表现此种疏淡闲静的归隐之趣,自有一种高远之韵。语言质朴,音韵流转,歌行的特征十分明显。此外,虽然不是刻意为之,但在写景叙事之中,诗人的一幅自画像已隐约浮现在读者眼前,这一点与陶渊明诗颇为相似。

原文标题:孟浩然这首《夜归鹿门歌》,诗写夜归鹿门时的所见所闻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爱莲说 赏析

下一篇文章: 归有光明朝散文大家,作品名句流传千古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