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归有光明朝散文大家,作品名句流传千古

来源:故人说词传说  发布日期:2019-08-16 10:13


归有光自幼明悟绝人,九岁能成文章,十岁时就写出了洋洋千余言的《乞醯论》,十一、二岁“已慨然有志古人”,十四岁应童子试,二十岁考了个第一名,补苏州府学生员,同年到南京参加乡试。——编者按

归有光明朝散文大家,作品名句流传千古

(归有光,资料图)

归有光,其字为熙甫,熙本身就是光明的意思,他出生于昆山,在今江苏境内。归有光可谓是小时了了,九岁就能开始自己写文章了,十岁的时候便是写出了千余来字的乞醯论。后来更是一路顺利,二十岁的时候考了个第一名,通晓四书五经史书。但是,他的辉煌简历就此而终了,二十岁那年归有光去南京参加乡试,没有考过,在归有光后来的人生生涯终,他接连考了八次乡试,都没有考中。

不过归有光的文章是写的真的好,归有光本人是明朝中期文坛唐宋派的代表人,也是成就最高的人物,当时的文坛卷起了一股复古潮流,以李梦阳为首的前七子冲击了明朝早期台阁体的靡靡风气,而到了嘉靖中间,以李攀龙王世贞的后七子,比如王世贞就多写古体诗乐府诗,他的文章就有李太白的影子在。而归有光这一派唐宋派便是在当时于后七子分庭抗礼,当时归有光认为王世贞狂妄,可惜文章不够力度,过于平庸,尽管后七子一派也曾批评过唐宋派,王世贞心里也特别不舒服,但是不舒服归不舒服,生气归生气,王世贞却依然十分地佩服归有光,大大地赞扬他说,千年以来才出了像你归有光这些一个人物,能够继承韩愈欧阳修此等唐宋大家的文风。

我并不是跟你走的不是一条路,只不过是因为这么久以来自己都没有什么成就而自伤啊。这是文人相惜的言语,也足以见得王世贞一代宗师的风度,尽管他成就不够,他却从未失去过可以被大家学者的资格。

归有光的文章到底如何,其实对比下今人对他与对王世贞的了解度便可以知道,他曾经那篇描写自己旧房子的《项脊轩志》的最后一句写亡妻的话已经一度爆红网络,为人传颂。

归有光本人的文字也特别有自己的个性。

虽然说是继承唐宋古人韩愈等人文以载道的观点,但是归有光的文章却是擅于捕捉日常柴米油盐一类零碎琐事,文章字句情真依足,并且描写可人,正如最著名的项脊轩志一文,写景十分生动,对人物事情的记载详细动人却有不失真,比如他写乳母同他讲述自己母亲在世时抚养他与他姐姐的对话,只通过对话叙述,却是十分真切,又写丧妻,描绘妻子音容往事,又借一枇杷树道出睹物思人之恸,这篇文章实实在在地描绘出了那所老旧的房子与作者而言的重要性,从兄弟分家祖母对自己的期望与认可先母往事亡妻不复的一系列事情写出了年岁过往物是人非的悲伤,同时在联系归有光终年不举,熬读白头,也可以从这篇文章里看见一名读书人的吊影单只的悲痛。就连他的对手王世贞也对此文赞叹到,此文天然未有雕饰,却依然读之有味。

除了这一篇红透大街的描写故居的文章以外,归有光还有一篇同样在明朝文学史上堪称一绝的写人物的文章,那便是寒花葬志,从标题来看,是一篇缅怀逝者的小文章,还描绘其妻魏孺人,所述之景温馨暖人,生动无比,将人物形象写得别具特色,写出了寒花的质朴单纯可爱,也写出了妻子的温柔风趣,然而作文时,归有光的女气与婢女寒花其实都已经去世了,因此归有光也不仅仅是在悼念寒花,还有奄忽人世,离他而去的妻子。归有光在考不后,把家搬到了嘉兴,置办起来学堂,开始带学生,当时他的学生很多人,大家普遍都称呼他为震川先生,因为他在江边讲学,震川是他的号。

归有光一生立志著文,特别崇尚太史公司马迁,同时他也继承了韩愈的一些特点,钻研学术,对经学十分精通,并与名家并称。

归有光直至六十岁那年才考中了进士,当时他同那个时候很有位份的内阁大学士高拱交好,被留在了内阁,做一位文学侍从,本来他是特别兴奋自己有这样的机会的,却因为日夜操劳过度,在他六十六年的那年,染上了重病,就此抱憾而逝。归有光的一生不算是很顺利的,早年屡考不中,直到六十岁才成为进士的经历绝对不算是好的,但是归有光依然能够找到自己该做的能做的,其人不论是在学术方面还是文章方面甚至在较短的官宦生涯中都是堪称典范的人,绝不失为卓然大家。

原文标题:他是明朝一代散文大家,作品名句曾经爆红网络,一生却不顺利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