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才女一首爱情词,连用29个“春”字

来源:解忧文史  发布日期:2019-09-09 11:40

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贺双卿的生平,她16岁时嫁入周家为妻,20岁便不堪重负憾然离世,如果能了解到她在这短短四年里所经受的苦楚,我们也就能理解她为何会对爱情如此迷茫,还有她为何在花季年纪就已然对爱情绝望。——编者按

文学史上公认的“千古第一才女”的桂冠未李清照莫属,而紧跟其后的蔡文姬、卓文君、上官婉儿、薛涛等一众名流正摩肩擦踵、跃跃欲试,她们皆是拥有一定文化背景与文化底蕴的闺阁小姐,桃花扇一搡便可搡出小资情调,落水袖一挥就能挥出书卷味道——总之,她们是历代才女中经济实力较为雄厚的一批。

当然,相较于上流阶层的诗情画意,历史上大多数的女子都是出身于尘土,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日子,但苦日子里亦有甜头。贺双卿,素有“清代第一才女”之称,但和李清照等人不同,她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农妇,与高贵沾不上一点关系,但她写出的文字却不落后于任何望门名家,甚至有更胜之势。

解读一首诗词,相当于诗意地去扣动历史的脉搏,去揭晓一个尘封的故事,跨越时间与空间的局限,走近那些已经远逝的少年与红颜,再次聆听岁月悄无声息的脚步声。接下来我们就一起穿越历史,去感受贺双卿的孤独。

贺双卿出身寒门之家,生活于18世纪的江南乡村,每天干的事都是中规中矩,完全符合一位农村妇女的工作范畴。幸好她曾经读过几年私塾,自己又求上进,所以才能在闲暇之余挥洒文字聊以自慰。

如果说李清照是带着花香而来的闺秀,那么贺双卿就是带着泥土的清香走来的碧玉。洗衣做饭、洒扫缝补、饲鸡喂猪、割稻舂谷,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即便生为女儿身,贺双卿也难免农忙与家常。

很显然,这样的女子是很难拥有一份美好的爱情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安排就已决定了她悲催的一生。贺双卿曾有感而发写下一首爱情词,虽口口是春语,却字字是血凝,令人读之感伤。

《春从天上来·饷耕》清·贺双卿

紫陌春情。慢额裹春纱,自饷春耕。小梅春瘦,细草春明,春田步步春生。记那年春好,向春燕、说破春情。到于今、想春笺春泪,都化春冰。

怜春痛春春几,被一片春烟,锁住春莺。赠与春侬,递将春你,是侬是你春灵。算春头春尾,也难算、春梦春醒。甚春魔,做一春春病,春误双卿。

这首词共104个字,却包含29个“春”字,堪称千古奇词。虽然“春”字的占比率高达28%,但是读起来却丝毫不会觉得重复拖沓,反而是蛾眉宛转、浑然天成,非常有节奏感,越往后读不会厌恶“春”,反而会更加期盼“春”字的出现,去充实愈来愈饱满的口感!

古来以春天喻爱情的经典很多,但贺双卿这首却给人以千肠百结的感受,她共用春天做了两层象征:一是爱情如春天般美好,亦如春天般难以捉摸;二是爱情如春天短暂,还未来得及好好体验,春暖便已化作春冰,了无踪迹,爱情啊也就已经走了。

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贺双卿的生平,她16岁时嫁入周家为妻,20岁便不堪重负憾然离世,如果能了解到她在这短短四年里所经受的苦楚,我们也就能理解她为何会对爱情如此迷茫,还有她为何在花季年纪就已然对爱情绝望。

贺双卿的夫君名为周大旺,她的婆婆是个尖酸刻薄、爱挑刺儿的人,而周大旺平日里听惯了母亲的话,因此成家后也从来是不顾妻子感受,只服从于母亲的管教。贺双卿每天五更起,忙到半夜才能睡,不仅忙内还要忙外,一天下疲惫不堪,竟还要忍受婆婆的指手画脚,各种鸡蛋里挑骨头,骂也得忍,打也要受,很是可怜。

身体上遭受折磨不说,贺双卿的精神也备受打击。由于无处诉说苦楚,贺双卿便将心事倾诉于纸笔,可写的东西都被婆婆撕了扔了,连这种方式诉说的权力都被剥夺。最后扛不住精神与生活的双重压力,贺双卿年仅20岁就含恨离去。

而这首《春从天上来》或许就写于某个不眠的春夜,面对春天的短暂的美好,贺双卿心中稍微有了些许暖意,可现实的寒冬却紧紧压迫着她无法回暖,所以虽然该词以“春”字而流传至今为人广为传诵,但我们从中读到的却是刺骨的寒意。

但我们不仅要看到这位才女的不幸,更要看到她的勇气与坚持,正因为她仍然心存希望,才能写下如此美妙如此动人心魄的文字,才能给后人久远地诉说她那永恒的故事。

原文标题:才女写下一首爱情词,连用29个“春”字,读完却让人感觉冬天来了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