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如果古人开嗓唱歌,会怎么样?

来源:乐府之妃豨谁和  发布日期:2019-10-16 23:14

诗和音乐有很多共通之处,诗人也和歌手一样,有着鲜明的个性标签。那么,假设诗人们纷纷开嗓唱起歌,李白、杜甫、王维们会是哪位歌手的样子呢?——编者按

在风云际会的唐宋时代,吟诗作赋属于全民文化。得意时,落魄时,孤独时,畅快时……都可以用诗来直抒胸臆。

今天,音乐是人们寄托思想感情、反映现实生活最重要的一种方式。在音乐中,心灵得到慰藉和释放,自我得到表达。

其实,诗和音乐有很多共通之处,诗人也和歌手一样,有着鲜明的个性标签。

那么,假设诗人们纷纷开嗓唱起歌,李白、杜甫、王维们会是哪位歌手的样子呢?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

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

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

莫使金樽空对月。

李白,唐朝最伟大的诗人。一生蔑视权贵,追求自由。

他的诗作,其洒脱,其豪放,其飘逸,其从容,令多少后来者可望而不可即。更因在诗歌上的开创性,被称为“百代词曲之祖”。

崔健,被誉为“中国摇滚之父”。1986年,穿着蓝色大褂、挽着一高一低的裤脚的他,首次公开演唱《一无所有》,喊出了个性解放的第一嗓。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

一无所有

尽情发出自己的声音,追求个性价值,这和诗仙李白的率性狂放是不是很像?即使有人看不惯这种“狂”,但你无法否认他们真的牛!

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到了溪水尽头,似乎再无路可走,但诗人却感到眼前一片开阔,于是,索性坐下,看天上的风起云涌。

王维,在中国文学史上素有“诗佛”之称。王维精通禅理,他的诗歌以及画作,都渗透着盎然禅意。

听许巍的歌,总是可以让人想起王维的诗。王维的禅意和许巍的超然,一样让人冥想,让人陶醉。

穿过幽暗的岁月

也曾感到彷徨

当你低头的瞬间

才发觉脚下的路

心中那自由的世界

如此的清澈高远

盛开着永不凋零

蓝莲花

也许你也曾有过幽暗的岁月,但只要心中有一份悠闲自在,依然能随时随处领略到生活的美好。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一蓑烟雨任平生”,这是苏轼人生的写照。苏轼留存下来的词作有三百多首,在当年,说一句“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首苏东坡”,应该不过分。

而放眼当今华语乐坛,能担得起这一句的,也许只有李宗盛。一首《山丘》,充满了成熟男人历经世事的沧桑感。

说不定我一生涓滴意念

侥幸汇成河

然后我俩各自一端

望着大河弯弯

终于敢放胆

嘻皮笑脸 面对人生的难

看着大河弯弯,终于敢放胆,嬉皮笑脸面对人生的难。

在黄州烹猪肉、岭南啖荔枝的苏大师是这样;花甲之年却坚持说自己是“小李”,以做琴煮菜为乐的李宗盛,也是这样。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首朗朗上口的诗,是白居易的成名作《草》。

据说白居易写完诗,必念给邻家的老婆婆听,直到她能听懂,这首诗才算做好。

一位歌手也说过:“我写的歌词如果能让一个刚识字的人听懂,就是好的。”

一副墨镜,一把吉他,用浅吟低唱的方式哼出生命最本真的感动。他,是周云蓬。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我的泪水全无

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真正的诗人和真正的歌者一样,没有过度煽情,但是却充满了令人动容的力量。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汉关秦月,被王昌龄写得气势豪迈、铿锵有力,又带着一股苍凉和孤寂。作为盛唐著名的边塞诗人,他的边塞诗气势雄浑,格调高昂,充满了积极向上的精神。

音乐才子张雨生也是诠释苍凉感的一把好手。“忿而不戾,怨而不怒,哀而不伤,乐而不淫。”他的作品总是让人感受到这个世界的美好。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时时仰望天等待春风吹拂

但是季节不曾为我赶路

我很有耐心不与命运追逐

我是一棵秋天的树

安安静静守着小小疆土

眼前的繁华我从不羡慕

因为最美的在心不在远处

苍凉,孤独,却不乏温暖、慰藉,充满诗意的歌词,像诗一样让人回味不已。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在乐天派刘禹锡的眼里,秋天比那万物萌生、欣欣向荣的春天更胜过一筹。

一曲非同凡响的秋歌,和他的“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一样,都能感受到诗人高扬开朗的精神境界。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唱着“我要飞得更高”的汪峰。

这谜一样的生活锋利如刀

一次次将我重伤

我知道我要的那种幸福

就在那片更高的天空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

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

我要飞得更高 飞得更高

翅膀卷起风暴 心生呼啸

为了音乐梦想,当年的汪峰,“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却依然“在街上 在桥下 在田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如今的汪峰终于飞得更高,进入更广大的舞台。

安得广厦千万间,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风雨不动安如山。

作为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诗圣杜甫一生忧国忧民,一生劳碌。

批判现实,是他作品的主题:或揭露统治者的昏庸腐朽、穷兵黩武,或表现边塞征战的壮烈、山河沦丧的痛苦,或抒发对百姓离乱的忧愁、对民族命运的担忧。

充满人文情怀的歌手罗大佑,也常以批判做武器,书写社会问题、乡愁和时代的变化。台北的霓虹灯、都市的钥匙儿童、环境污染或者社会混乱,统统被他写进歌里。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街道鹿港的渔村

妈祖庙里烧香的人们

台北不是我的家

我的家乡没有霓虹灯

鹿港的清晨鹿港的黄昏

徘徊在文明里的人们

辛辣批判的歌词,强烈呼喊的曲调,和杜甫的诗一样,一字一句,震撼着听者的心灵。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纳兰性德一生虽极尽荣华,偏偏性格落拓不羁,视功名利禄为尘土;他是清代第一才士,却一生为情所苦,成为千古伤心词人。

纳兰性德的忧郁和至情至性,像极了真性情的朴树。

《木兰花令》里,纳兰性德痴情地追问:你我本应当相亲相爱,却为何成了今日的相离相弃?面对人生的离别,朴树一首《送别》,唱到哽咽哭泣……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人生难得是欢聚,

惟有别离多。

纳兰性德的爱情、人生,都凝结在他用泪水写就的词集里,凄美而又悲凉。

朴树的理想、失落、率性、孤独都融进了他的音乐里,质朴而又纯粹。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辛弃疾,宋朝豪放派词人的代表,即使当官,也是铁腕作风,带有几分剑客的尚侠任气。临死时,仍然手指北方,大呼“杀贼,杀贼”,忧愤之中,吐血而亡。

窦唯,曾经是摇滚乐队黑豹的灵魂,却在最巅峰的时候退出。有人说他超脱世俗,有人说他不食人间烟火,其实,他只是个专注做音乐的人。一首《无地自容》,今天听来依旧让人热血沸腾。

人潮人海中 有你有我

相遇相识相互折磨

人潮人海中 是你是我

装作正派面带笑容

不必过分多说自己清楚

你我到底想要做些什么

不必在乎许多 更不必难过

终究有一天 你会明白我

读辛词,听窦唯,“沉郁顿挫中,自觉眉飞争舞。”其金石之音,风云之气,令人魄动魂惊。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孟浩然一生未仕,身在江湖山林之间,怡然自得地吟诗作赋,细致地品味生活之美。

读孟浩然的诗,看不到近体格律的束缚,而是有行云流水般的自然。诗如其人,不事雕琢,自然通透。

音乐才子李健,不迎合大众、也不迎合潮流,他的歌,总是简单而朴素,但能让人听见自己内心的声音,因为这些歌是从他心里长出来的。

远处蔚蓝天空下

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

爱过的地方

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

吹向我脸庞

想起你轻柔的话语

曾打湿我眼眶

纷繁芜杂的世界,愿你也能像孟浩然和李健一样,学会享受生活之慢,做个幸福的生活家。

原文标题:如果李白、杜甫、王维开嗓唱歌,会是什么样子?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