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凤凰是百鸟之王与四神兽的朱雀

来源:如斯精舍  发布日期:2019-11-07 19:08

中国古代的神兽有很多,但作为吉祥表达的龙,凤凰以及朱雀,是象征权威和高贵的文化图腾。——编者按

凤凰是百鸟之王与四神兽的朱雀

凤凰图案

大家好,国学趣谈栏目又和大家见面了。

凤凰和龙一样,是汉民族象征威权和高贵的文化图腾。

两种外形差异极大的物种被比喻为夫妻和谐,不得不佩服国人丰富的想象。

那么,凤凰是不是曾经存在过,后来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真实物种?

/玄鸟清宁的夙愿

实际上,凤和凰不是任何现实中存在的鸟类的别称或化身。

是因为有了“凤凰”这个概念以后,人们才试图从现实中找到一些鸟的形象,去附和、实体化这种并不存在于现实之中的凤凰。

古本山海经中,“凤”和“凰”乃五彩鸟的两种,凤是凤鸟,凰则是皇鸟。

《山海经》曰: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

其后凤凰又以雄雌属性相配,被看做是祥瑞的化身。

《山海经》载:有鸟焉,其状如鸡,五彩而文,名曰凤凰。……,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不过关于凤凰的源起,我国神话研究第一人袁珂先生还是认为凤凰乃是从夏商时期的玄鸟图腾过渡而来。

在此之前,则当是距今约7800年前“高庙文化”出土的祭祀陶器所代表的大范围宗教鸟类信仰。

其云:“玄鸟再经神话化,又为凤凰。故其子孙或‘鸟身人言’,或‘人首鸟身’,或‘鸟足’,且有‘凤凰随焉’。”

这样一来,当时处在周王朝边缘的远夷——比如北境的秦、南部的楚,就都是凤凰(“鸟”崇拜)的后代了。

秦的大一统与楚的文化鼎盛,在华夏文化形成中的分量之重,是不言而喻的。

这也可说是凤系文化的重要存在。

《山海经·大荒东经》云:“帝舜生戏,戏生瑶民。”《海內经》云:“有嬴民,鸟足。”

瑶、嬴就是秦人的先祖,楚以凤鸟为神祖这在屈原的九歌中也曾多次体现。

而商朝时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图腾地位也说明了凤凰是独立的至尊神祖。

所以此时的凤不同与后世与龙配的附属地位,它一般以五彩玄鸟的姿态出现,肩负着无与伦比的大祥瑞——天下安宁。

至于求凤即彰显关怀天下的仁义,又饱含礼贤下士的谦逊,其肇始自然要追溯到华夏人文的标杆“黄帝”身上。

据传在黄帝(帮助黄帝达成帝业的则是应龙)问鼎中原以后,居然没有凤凰的祥瑞身影。

黄帝大为不安,对问贤臣之后,他依谏恭恭敬敬地着礼服、戴冠冕,斋戒沐浴之后,方求得凤凰的止栖。

这又可见上古的凤是独立而自有其意志,绝非温顺驯良的“母仪从属”。

《论語子罕》云:“子曰:‘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

可知孔圣人也一样秉承着希求“玄鸟清宁”的夙愿。

凤鸟至,天下安,这才是凤凰这一神兽的最初形象。

/凤的雌化之路

不过从商代晚期开始,凤凰在礼器上的出现让其内涵由图腾转向“天命”。

“天命观”在中国历史的发展中经历了从“帝”到泛神再到统治者的下移过程。

正是在周代,凤成为了通天的使者,“昔武王伐殷,岁在鹑火”,是说当岁星行于鹑火之位时,天命已归,改朝换代便顺理成章。

到了战国时期,楚人崇凤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在帛画《龙凤仕女图》和刺绣“三头凤”中,凤被用来引魂升天,使其从政治的“天命”回归到人性的“天命”。

南方(尤其是楚地)崇凤,谓之凤翥;北方尊龙,谓之龙腾,这就是所谓的“凤翥龙腾”。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南北两大图腾在华夏大地并驾齐驱,昭示着一种祥瑞之气。

但自始皇帝自称祖龙开始,代表中原文化的“龙”的地位渐渐超越了凤。

皇帝称龙,后妃称凤,与“雄曰凤,雌曰皇”相比,就出现了雌雄颠倒的现象。

由此,凤的性别从雄性变为了雌性。

/朱雀之疑

不过比起这个,另一点疑惑更令今人感兴趣。

那便是自古相传的四方神兽朱雀到底与凤凰是何关系?

如果以造型论,二者当是一脉相承,最新的例证便是海昏侯墓《衣镜铭》中的“右白虎兮左苍龙,下玄鹤兮上凤凰”。

而虽说时下网络往往将朱雀归于凤鸟,但《五行大义》中却认为凤凰属于朱雀的一种。

换句话说,朱雀的尊荣,尚在凤凰之上。

以神格对比,朱雀乃天之四灵之一,四方天地镇其一,在天,是远古星宿崇拜;凤凰乃四瑞之一,在地,是上古图腾崇拜。

《三辅图》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天之四灵,以正四方,王者制宫阙殿阁取法焉。”《礼记·礼运》载:“麟凤龟龙,谓之四灵。”

以神职对比,朱雀所代表的南方七宿为:井、贵、柳、星、张、翼、轸;鹑火所代表的是柳、星、张三宿,可见凤凰是朱雀的下属。

《书·尧典》:“日中星鸟。”传:“鸟,南方朱鸟七宿。”疏:“南方朱鸟七宿者,再天成象,星座鸟形。”《释天》云:“柳,鹑火。”,《鹖冠子》中又说:“凤凰者,鹑火之禽。”

以形象对比,朱雀其身象征的是天地之道,而凤鸟象征的是凡间瑞兽,再往深理解,也止步于儒家仁义道德。

朱雀:五分其身,以三为上,以二为下,三天两地之义也。上广下狭,尊卑之象也。中翅八寸,象八风。腰广四寸,象四时。轸圆象阴阳转而不穷也。象征的是天地之道。

凤凰:麟前鹿后,蛇头鱼尾,龙文龟背,燕颌鸡喙。

不过话说回来。《鹖冠子》早在唐代就被质疑为伪书,至今虽有吕思勉先生申辩,所以是真是假也仍然存疑。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凤凰种类繁多,因种类的不同其象征也不同,朱雀的形象其实更近似于五凤中的赤凤一类。

我们现在一提到凤凰往往就下意识地将他它归于火行,而事实上,在古代,凤凰的形象可不只于此。

/凤凰之变始于鸡

传说中凤凰共有五类,即五凤。

太史令蔡衡曰:凡像凤者有五色,多赤者凤,多青者鸾,多黄者鵷(yuān)雏,多紫者鸑鷟(yuè zhuó),多白者鸿鹄。(《永乐大典》)

最早人们认为的凤凰也许就是一只羽毛鲜亮的山鸡而已,没啥稀奇的,捡到蛋甚至可以煮来吃。

《证类本草》云:“诸天国食凤卵,如此土人食鸡卵也”。

西汉皇族淮南王刘安及其门客集体编写的《淮南子》坠形训篇章中则有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淮南子》:“羽嘉生飞龙,飞龙生凤凰,凤凰生鸾鸟,鸾鸟生庶鸟,凡羽者生于庶鸟。”

凤凰它妈居然是飞龙, 它们这族每一代生下来的居然都是异类,这种演化的速度足以让达尔文泪流满面。

此外,中国古代绘画中也很少出现具象化的凤凰。

虽说秦汉时期玉器和瓶盆上的凤凰都大多为图案化的山鸡,但这并不表明古人认同山鸡就是凤凰的说法,山鸡是凡鸟,当然不能跟高雅的凤凰混为一谈。

有李太白的诗为证:《赠从弟冽》

楚人不识凤,重价求山鸡。

献主昔云是,今来方觉迷。

自居漆园北,久别咸阳西。

风飘落日去,节变流莺啼。

桃李寒未开,幽关岂来蹊。

逢君发花萼,若与青云齐。

而如果在自然界中真要寻找一种近似凤凰的动物,那也只能是被认为是凤凰之后的孔雀了。

我们能从很多描绘凤凰的作品中见到孔雀的影子:修长的脖子,修长的腿,头上顶着漂亮的冠羽,身后拖着飘逸的长尾巴,有人甚至说凤凰就是被神化的绿孔雀。

的确,唐宋以后的凤凰形象中大量掺入了孔雀的元素,不过并非来自国产的绿孔雀。

作为一个害羞的物种,绿孔雀世世代代一直藏在西南的密林中鲜为人知,倒是南亚的蓝孔雀随着佛教传入和兴盛,被更多的人认识。

当然,孔雀在中国的世俗观中过于妖艳,德行不够,所以古人还是很小心地避免将两者区分开来。

反倒是今人眼中的凤凰,加上浴火重生的光环后,变得更为形象具体。

/凤凰涅槃与不死火鸟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中国自古以来塑造的神鸟凤凰并无重生这一特性。

凤凰重生实际上是来自阿拉伯地区天方国的传说。

当然,这里凤凰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凤凰,而是指火凤凰。

火凤凰的故乡在埃及,代表凤凰的古老原词是“Fenice”。

Fenice,汉译费尼切,是埃及神话中的不死火鸟,相传这种生长于阿拉伯沙漠中的美丽而孤独的鸟是人世间幸福的使者。

每五百年,它就要背负着积累于人世间的所有不快和仇恨恩怨,投身于熊熊烈火中自焚,以生命和美丽的终结换取人世的祥和与幸福。

同样在肉体经受了巨大的痛苦和轮回后它们才能得以更美好的躯体得以重生。

而近代有关凤凰涅槃之论,则始于郭沫若先生的同名作品。

郭沫若以西方不死鸟(Phoenix,即菲尼克斯)的传说为素材,通过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故事,表达了彻底埋葬旧社会、争取祖国自由解放的思想和诗人对自由,平等,和谐的新社会的无限向往。

《女神·凤凰涅槃》啊啊!哀哀的凤凰!凤起舞,低昂!凰唱歌,悲壮!凤又舞,凰又唱,一群的凡鸟,自天外飞来观葬。

涅槃自然并非西方传过来的,这一词又出自印度梵教,又作泥洹、涅隶盘那、匿缚喃。

梵语为nirva^n!a,巴利语nibba^na。

原来指吹灭,或表吹灭之状态;其后转指燃烧烦恼之火灭尽,完成悟智(即菩提)之境地,超越生死(迷界)之悟界。

此即为佛教终极之实践目的,故表佛教之特征而列为法印之一,称‘涅槃寂静’。

虽说在科学的探索下,一应的神话传说渐渐沦为浪漫而虚无的故事,凤凰之变终究不过是臆想。但正如涅槃过后的升华,在故事的尽头,依然会有一片祥瑞播撒人间。

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正飞向天空。

原文标题:都说凤凰是百鸟之王,那么和四神兽的朱雀比呢?

原文作者:舞雩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老河口的民间传说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