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翁国生多重角色的艺术人生

来源: 中国戏剧杂志  发布日期:2020-01-17 22:03

翁国生是一个为艺术敢拼,让你感动,让你难忘的人,他不仅是一个导演,还是一个主演。以下是关于他多重角色的艺术人生介绍。—编者按


翁国生,有人送诨名“拼命三郎”。他不是浪得虚名。我看过他主演的《飞虎将军》《哪吒》《孔雀翎》……真不愧是拼命三郎,在舞台上,他虎虎生威,动作干净利索,招招式式到位,做到了既狠又准,这功夫是拼命练就的,非是一朝一夕之力。他导演的《藏羚羊》《生如夏花》《榆城圣母》等剧,虽然自己不登台演出,但“拼命”之痕犹存,开打之严紧,动作难度之大,要求演员之严格,抠戏之认真……恐怕比他亲自登台演出更操心,把演员“折磨”得够呛,有演员对我说:“翁导太苛刻,太厉害,要求特高,逼着你去练,和你一起练,一点一滴地给你说诀窍,说劲道……真的,他给你排完戏,你会觉得收获很大,提高许多,他有东西,也会教人,特别是他的精神,为艺术敢拼,让你感动,让你难忘,值得你一生一世好好学习!”

“拼命”二字可以说是翁国生艺术生命的符号。武生,特别是短打武生,很容易受伤,翁国生也不例外。一次演出,他的大筋断了。翁国生居然屹立在舞台上,咬着牙把全剧演完,他笑着,鼓掌,鞠躬,硬挺着谢幕。当大幕合拢时,他昏厥在舞台上。翁国生在舞台上“跌倒”了。待以时日,他又在舞台上站起来了,而且他的艺术人生更加精彩,他的艺术之花开得更加灿烂。翁国生就是以“拼命”的精神带出浙江京剧团这支过硬的团队,与此同时,他带领着浙江京剧团与青海省京剧团合作,共同打造了京剧儿童剧《藏羚羊》,创造了十年演出千场的艺术奇迹。

近日,两个京剧团再度合作,创作了现代戏《生如夏花》,作为献给祖国70华诞的一份隆重的寿礼。20世纪50年代,一群热血青年,为了年轻共和国的需要,他们从四面八方来到大西北,寻找石油。戏剧采撷生活中发生的实事真人,通过艺术的想象与夸张,再现了一个时代的精神风采。八名地质勘探队女子,在获得了重要的地质资料的同时,遭遇瀚海风暴,进入了魔鬼地带,与总部失去了一切联系。面对死亡,戏剧展现了这八位花季少女的思考,挣扎,求生的欲望,生活的遗憾,和她们最后的奉献,牺牲在沙漠之中。如何将这样悲壮的中国故事搬上京剧舞台?翁导首先面临的就是不重复他人,亦不重复自我。电影、话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电影《八女投江》、京剧《北国红菇娘》,与《生如夏花》题材有近似之处,表现的都是八位女性壮烈牺牲的故事。《生如夏花》属于西部题材戏剧,翁导曾导演过《藏羚羊》,亦属西部题材,生存环境恶劣,风雨不定,黄沙漫漫,人烟稀少,饮水难寻……属于西部地理环境,气候条件特征,如何使《生如夏花》具有西部戏剧的质感,又不流于一般化,这是翁导面临的创造难题。

翁导首先考虑的不是形式,而是内容,他从人物出发,对于不同的人物做不同的处理,让人物在观众的心灵上扎根。理智冷静的大学生江曼与队长刘运兰的一场争论,是保存体力,等待救援,还是在沙漠之中,无所收获地寻找,消耗体力?导演是作为重场戏来处理,不惜花篇幅,把场上所有人都调动起来,参与这场事关生死的争辩,最为突出的是大学生江曼与队长刘运兰的对手戏,生动细腻的表演使剧中这两个关键人物很鲜明地树立起来了。特别是队长刘运兰,当她接受了大学生江曼的建议,使她从唱高调到面对现实,乃至她最后拒绝进食,提出把口粮和饮水留给身体弱、消耗少的姑娘,以便坚持时日更长,等待救援,把宝贵的地质资料交给勘探大队。从而观众理解了这一人物,感受到她牺牲的价值意义,霎时一种崇高之美弥漫舞台,让人感动,让人唏嘘!虽然队长这一角色最初有些“左”,有些教条,但不失真诚,带着那一时期某些年轻人的思维特点,人物也显得更加真实可信。

在人物处理上,导演是有轻有重,有浓有淡,抓住每一个人物特点,进行点染勾勒。在舞台处理上,亦是如此。多少作品表现沙漠情境,《生如夏花》给人印象最深的,也是最美好的瀚海黄沙画面是,遍野的黄沙,高高低低的沙丘,蓝蓝的天空,暖暖的阳光,在最高的沙丘上,飘扬着一面鲜艳的红旗。红旗下面睡着八名女子勘探队的最后一名队员,她是拼着最后的气力,爬上沙丘,插上红旗,把装着地质资料的牛皮包包埋在红旗下面的黄沙之中,完成了大家的心愿…… 希望寻找他们的同志发现这份以生命为代价获得的宝贵资料。这段戏,导演处理得极为细腻,导演着重表现七个大姐姐都离她而去,她是那么瘦小,那么虚弱,沙海寂静,世界仿佛就剩下她一个人了,这样的恐怖,一个小女孩如何经受得起?导演选择了英雄的恐怖,惧怕,甚至瞬间的精神失控,但她战胜了自我,完成了使命,最后走向了生命的辉煌。这是一部于平凡之中显示伟大与崇高的戏剧,是一次面临生死存亡之际对灵魂的叩问。导演翁国生牢牢地抓住这一点,确立了全剧的风格品位,实现了他对美学价值的追求。最近,在刚刚结束的第14届浙江省戏剧节中,翁国生导演的这部《生如夏花》感动了无数的现场观众,一举荣获了戏剧节最高奖——“优秀新剧目大奖”!


翁国生,从小学习昆曲,他懂得戏曲的奥妙,熟悉戏曲舞台、戏曲表演,然而,作为导演,他超越了演员这一行当,翁国生再一次以拼命的精神学习导演,参加各种各样的导演班,使自己成为真正的戏曲导演。翁国生在努力地做强做大自己,排京剧、排昆曲、排白剧、排音乐剧、排越剧…… 作为浙江省京剧团当家人的翁国生,两次与青海省京剧团联手,打造新剧目,通过创作实践,出戏、出人,走出一条支援西部文化建设,互利双赢的新路。观众由此认识了一批青海省京剧团的青年演员吴琼、潘吉明、张晓文、王俪霏、刘玥、张启强等,同时也认识了浙江省京的青年演员姜艳、楼妮、毛毅、傅玉、黄永,这是为京剧发展繁荣闯出的一条新路。

时代创造奇迹,我们正处于一个创新的时代,一个产生奇迹的时代,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我们呼唤多面型的、复合型、“翁国生式”的戏曲人才出现,为他们的出现点赞,为他们的出现助力!他们对中国戏曲的不懈努力和倾情贡献不容低估小觑。

原标题: “主演、导演”——翁国生多重角色的艺术人生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