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板凳成精

来源:微信叶木喊山  发布日期:2020-01-19 16:28

民间故事是民间文学中的重要门类之一。下文即是“板凳成精”的民间故事。—编者按

板凳成精

图片拍摄:小妖

一、送丧鬼

刘家湾离我们村大概二十多里山路,历史上两个村庄经常通婚,所以彼此之间亲戚多,亲家多,刘家湾人有时候下山赶集,来不及回去了,一般就歇息在我们村。

我们村以前有个人称张三爷的老汉,亲家就在刘家湾。有一年,张三爷亲家的小儿子娶媳妇,亲家老早就拿着点心请了张三爷去帮忙,临近的时候又专门打了招呼。

张三爷女儿出嫁了,一个儿子又在外打工,家里的杂事实在多,他打算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再去刘家湾帮忙,这样就不用三心二意了。

一直到距离刘家湾亲家小儿子婚事的前三天傍晚,张三爷家里地里的事情才忙出一点眉目来。他心里愧疚,亲家那么早就请了他,可是他一直忙到这个时候才能去。

于是,他决定连夜就去刘家湾,晚上住一宿,第二天一早就能帮忙,免得早上赶路耽搁。

山路不好走,张三爷走到半路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山路两边的林木阴森森的,虫子在叫,不知名的鸟儿也时不时发出奇怪的声音,真还有点瘆人。

这要是一般人,估计心里会发毛,但是张三爷年轻的时候赶过马车贩过菜,早就习惯了走夜路走山路,所以他没觉得害怕,只是想抓紧赶路,在午夜前赶到刘家湾。

张三爷边走边抽着旱烟,当他拐过山路边的一片树林的时候,旱烟突然熄灭了,火星不闪了,也抽不出烟雾来。

三爷拿出洋火,正打算要重新点烟呢,却发现自己前面有一个女人,挎着个篮子,弓着背,也在朝着刘家湾的方向走。

三爷咳嗽了一声,那女人却连头也没回。三爷心想:刘家湾我熟人多,这人也说不定是赶夜路去给亲家帮忙的人,我且上前打个招呼,要是同路,那也挺好。

他这样一想,就赶上前打招呼说:他姨,你这也是去刘家湾吗?

这女人勾着头,边赶路边说:是啊,我要去刘状人家。

三爷一听高兴了,这刘状人,正就是他的亲家啊!

三爷说:巧了,我也是去帮忙啊,家里忙,一只拖到现在了才能来。

这女人还是没抬头,只是语气冷冰冰的说:我不是去帮忙的,刘状人欠了我半条命一点钱,我听说他小儿子要结婚了,就送一门丧事给他家。

三爷一听这话,大惊失色,这什么人啊,怎么这么说话呢?他被这女人的话噎的半天没说话,心里也腾起了一股气。

三爷是个老实人,嘴皮子不好,也不知道怎么反驳,他一气之下,就蹭蹭两步抢在前面走了。

三爷边走边胡思乱想:这女人不是去闹事的吧?她和我亲家有什么仇什么怨呢,说话这么恶毒。

他想着想着忍不住就朝身后看了一眼,却发现那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山路空荡荡的,一个鬼影都没有。

三爷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亲家家里,山里办喜事的人家,那都是彻夜喝酒打牌,亲家也没有睡,很热情的把他接到了厅房里。

三爷吃了点茶饭,等了很久,也没见那个打算闹事的女人找上门,他心想,也许我碰见的这女人是和亲家不对劲的路人,看来我是多操心了,算了算了,自己吓唬自己呢,这事情不是什么好事情,这话也不是什么好话,自己也就没必要给亲家说了。

亲家的喜事办的很热闹,来帮忙的人很多,但是就在去新娘子家里迎新娘子那一天,迎亲车队在回来的路上,撞死了一个在路边晒太阳的老头子。

三爷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咯噔”一声,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来的时候碰见的那个奇怪女人。

好好的喜事办成了这样,亲家一家人都觉得很晦气,被撞死的老头子的家人也趁着机会狮子大开口,狠狠敲了三爷的亲家一笔钱,三爷的亲家为了孩子顺利结婚,花了钱息事宁人,但是连连叹息倒霉。

三爷几次想把自己遇见的事情告诉亲家,但是话到嘴边,总是说不出来。

三爷回家的时候,听到刘家湾有人私下议论,说他亲家今年包了一点小工程,雇了一个女人做饭,这女人用篮子给高架上的人送饭的时候,不小心被高架上坠下的钢管给砸成了重伤,腰都断了。

为赔偿款的事情,亲家和这女人的家属纠缠了很久,一直到这女人伤重死了,亲家才赔了钱,但是这女人的家人很不满意,上门来闹过几次。

三爷听到这儿,脊背后面渗出了冷汗。他回到了家里,几天都在自言自语:人千万不能为钱昧着良心,人命才是最重要的啊!

二、镇山之宝

家乡有座老龟山,山上草木葱茏,风景秀丽,草药野果等山货不计其数,是周围百姓的一座宝库。

这座山因何得名为老龟山,谁也说不清楚,因为这山没有一点像龟的地方,山上也没有龟,有时候老人们讲故事,说起老龟山,总是含糊不清的说老龟山有千年龟神庇佑,涵养水源守护龙脉,所以才这么富饶。

但是你要是问他们,千年龟神在什么地方,他们也只能用豁牙的嘴干笑几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有一年,老龟山附近突然来了一群奇怪的南方人,这群人拿着谁也没见过的仪器在山上爬来爬去,走走停停,不知道在勘探什么搜寻什么。

周围的老乡觉得这些人奇怪,就上去问这些人是干啥的,这些人解释说:他们是南方一个大老板派来的,这老板要做慈善,在老龟山上修一条路,这样周围的老乡出行就方便了。

老乡们一听,都十分高兴:这是大好事啊,能修一条好一点的山路,以后上山或者出山卖山货,就方便多了。既然是好事,也就没有人多追问和阻拦。有时候有些老乡还给这些人一些山货,送点茶饭,以示感谢。

这些人勘探多日之后,就在山腰的一个地方筑起了一道简易的围墙,把工地围了个严严实实。

有上山的老乡好奇围过去看,发现这些人中间有很多穿着奇装异服的人,看着像道士,却又不是道士,老乡好奇询问,这些人解释说他们要挖一条隧道看看地质情况,然后决定山路到底怎么修。

有老乡还想凑热闹看看,却被这些人劝开了,说工地上有危险,怕出事情,让老乡不要围观,免得给修路的人添麻烦。老乡们一听这话,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有一天夜里,老龟山脚下的村里有一个老乡外出晚归,路过老龟山脚下的时候发现山下停着一辆奇怪的大卡车。

这辆卡车的车厢是封闭的,车厢的门上贴着十几道弯弯曲曲的神符,不像是一辆普通的拉货卡车,倒像是阴阳或道士做法的神坛一样。

这老乡心里觉得好奇,又听到山道上吵吵嚷嚷好像走下来了一群人,于是他就躲在一棵大树后,想看个究竟。

树后草很深,老乡躲在里面偷眼朝外面看,只见山上下来的这一群人大部分正是说要在老龟山上修路的那些人,这些人一反常态,身上都背着枪,这些人的中间有五六个人抬着一个金色的筐子,筐子里有一只通身碧绿,几近透明的大乌龟!

老乡吃了一惊,仔细一看,只见这大乌龟背上贴着两张符,还在不停挣扎,显然是活着的!

这些人把装有大乌龟的筐子放上那辆奇怪的大卡车,一群人接着钻了进去,卡车启动,一溜烟就消失在夜幕中了。

老乡觉得这事情蹊跷,跌跌撞撞跑回村里,当夜就给几个熟人把自己遇见的事情描述了一遍,大家又把这事情报告给了村里主事的长者,长者一听,也吃了一惊。

第二天,村里人集结起来,为防万一有些人还带了猎枪,大家一起爬到山上一看,哪还有那些修路的人的影子啊?山腰只有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那些奇怪的南方人一夜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下村里人议论纷纷,主流的说法是:这些南蛮子就是来盗宝的,他们怕老乡们觉察,假借修路的名义麻痹大家,这下倒好,老龟山的镇山之宝已经被盗走了,也不知道上哪儿去追查。

老龟山的宝贝被挖走后,老龟山就怪事不断:山体坍塌滑坡、泥石流山洪等自然灾害频发,山上的草木也大片大片的枯死,完全没有了往昔的青翠与葱茏。

人们都说:老龟山已经死了,镇山之宝已经被挖走,风水已经被破坏,老龟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富饶美丽了。老龟山周围的老乡都很心痛,却也无计可施。

自此以后,老龟山附近一有奇怪南方口音的人出现,特别是那些勘察地质收集山货的人出现,周围的老乡就会跟前跟后,冷言冷语,不把来人赶走决不罢休,有一年甚至还发生过打伤地质队的事情。

唉,这到底是谁的错呢。

三、板凳精

村外的荒滩上有座破庙,坍塌的围墙上长满蒿草,院子里散布着残砖烂瓦,已经断了香火很多年了,也不知道当初供奉的是何方神仙。

这座庙宇虽然已经败落,但是那红砖青瓦,精致的屋脊和飞檐,还是能显露出它当年的繁荣景象来。

庙破成这个样子了,村里却没有人一个人能开口说个“拆”字。我家乡的民间说法里,拆庙是很损阴德的事情,一般人只知道建庙修庙,要他挑头来拆庙,这就难了。

这破庙能长时间伫立在那儿,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据说这座破庙里常常闹鬼。也不知道是真有鬼还是庙里供奉的神仙显灵。

以前村里有个商户盖房子,从省城请来了一个很有名的阴阳先生坐字看风水,帮忙的村里人偶尔谈起村外破庙闹鬼的事情,被这个阴阳先生听到了。

这阴阳先生白天忙活完,晚上收拾了收拾,就对主人说自己要去村外的破庙住一晚上。

主人以为自己怠慢了阴阳先生,再三赔礼道歉,好言挽留,谁知阴阳先生却很固执,坚决要去破庙住。主人很惶恐,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放他走了。

阴阳先生来到破庙中,选了个干燥的地面,铺开铺盖就睡下了。

半夜的时候,阴阳先生突然被一阵“噗嗤噗嗤”的声音惊醒。他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个全身赤红,四方脑袋和身子的怪物正趴在自己身边,朝着自己身上吹气,那气息十分腥臭,充满了羊膻味。

阴阳先生早有准备,劈手一把揪住那怪物,从身旁拿起一只朱砂笔,就在那怪物身上开始画起符来。

那怪物吃痛,死命挣扎,阴阳先生虽然全力抓着它不放,但是它力大无比,还是挣脱逃走了,阴阳先生的符刚刚画了一半。

阴阳先生觉得遗憾,差一点就把这怪物降服了,可惜还是被它逃走了。

他这时候觉得抓怪物的手隐隐约约有点疼,拿到有光的地方看了看,只见手掌里刺进去了几根木材的毛刺,小心翼翼拔出来之后,这才不疼了。

阴阳先生这下睡不着了,坐在窗前一直到天亮。太阳升起后,他在破庙到处寻找,终于在神坛下发现了一个板凳,板凳面上赫然有他用朱砂笔画了一半的符。

这个板凳上血迹斑斑,原是用来给敬神还愿的人杀羊杀鸡的时候衬垫用的。阴阳先生恍然大悟,抄起板凳就朝着庙外走去,他一出庙门,就和前来接自己回去的主家碰在一起。

阴阳先生笑呵呵的对主家说:昨晚我听说这破庙闹鬼,就想来看看,并不是你怠慢了我。鬼物这东西灵性强,我要是实话告诉你,它就可能有所察觉,不出来作祟了,所以只能这样,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主家很惊奇地问他:那先生您捉住作祟的鬼怪了吗?

阴阳先生把手里的板凳重重往地上一放说:就是它,多年来沾染祭祀牲畜的鲜血,又享受香火供奉,就成精了。

主家更吃惊了,有点不相信。阴阳先生笑着说:你赶紧喊些人来,架起大火,烧了它就知道了。

主家喊了一些帮忙的人,燃起大火,把这板凳丢到火里焚烧,火堆里突然就浓烟滚滚,飘散出一阵羊的膻腥味道来,十分刺鼻。

那板凳烧着的声音全然不像是木头噼里啪啦的声音,而像是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在哭喊的声音,周围人都惊呆了。

说来奇怪,自从烧了这个板凳后,破庙再也没有发生过闹鬼的事情,没过几年,破庙就自己倒塌了。

也是,庙宇失去了精灵的守护,衰败的肯定更快,就如同不住人的房子破败的快一个道理。

原标题:民间故事:板凳成精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历史中民间文本的缺失

分享到各大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