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学

《岳阳楼记》实际上是篇战疫实录,有没有?!体会一下!

来源:黎禾梨  发布日期:2020-03-01 16:26

《岳阳楼记》家喻户晓,是北宋名士范仲淹的千古名篇,写于1046年,距今已近1000年历史。范仲淹纵然一代宗匠,彪炳千秋,却又何以预言,竟能写下这片土地近千年后的战疫实录?那么,为什么说《岳阳楼记》就是战疫实录呢?且听小编道来。——编者按

01

除开上述问题,各位或许仍存疑惑:岳阳楼在湖南,这次战疫的中心却是湖北,而武汉的历史地标是黄鹤楼呀!

大家的疑惑不假,但小禾要指出的是,这仅是《岳阳楼记》和战疫实录之间的唯一不同。此外,大致处处吻合。

02

疫情期间,有两部文学经典长虹,合乎情理。一是加缪的《鼠疫》,一是加西亚马尔克斯的《霍乱时期的爱情》。

前者描绘了灾难下的众生相,与今日新冠肺炎处境大体相同。后者则讲述了灾难下的爱情,历经磨难,情且益坚,感人肺腑。人类的情感一脉相承,一如既往,纽带般流传。

03

一个月前,在《经典咏流传》节目中,央视Boys康辉、尼格买提、撒贝宁、朱广权四位主持人,唱响了《岳阳楼记》。

前段时间,小禾听到觉得不错,细想深觉《岳楼阳记》实为千古绝唱,佳作至情致远,得以加深理解。小禾不由得如康震老师般十分感动,长存于心。

小禾要说,这次中国战疫实录当是《岳阳楼记》,这或许才是疫情期间最值得我们品读的篇章。

接下来,小禾便为大家拆解这篇文章,看看其与今日战疫何其相似!此事,果真是古今无不同。

04

小禾以《岳阳楼记》译文为大家依次拆解。

前言和首段,小禾仅将时间、地点、人物等稍作改动,其余一概不变:

2020年新春,原上海市长、原济南市委书记受命于危难之际,各自担负湖北、武汉战疫之重责。一年以后,政治清明通达,人民安居和顺,各种荒废的事业都兴办起来了。(以下至段末实不作数,切勿当真)于是重新修建黄鹤楼,扩大它原有的规模,把古代名家和当代人的文章刻在它上面。嘱托名家写一篇文章来记述这件事情。我观看那武汉的美好景色,全在长汉两江之上。衔接远山,吞没长江,流水浩浩荡荡,无边无际,一天里阴晴多变,气象千变万化。这就是黄鹤楼的雄伟景象。前人的记述(已经)很详尽了。那么向北面通到巫峡,向南面直到潇水和湘水,武汉的人民和奋战的将士,大多在这里聚会,(他们)观赏自然景物而触发的感情大概会有所不同吧?

下面这段(只字不改),便是疫情爆发,特别是武汉封城以来,全国尤其武汉部分人民的内心情景,有些苦难的人间(难免夸张):

像那阴雨连绵,接连几个月不放晴,寒风怒吼,浑浊的浪冲向天空;太阳和星星隐藏起光辉,山岳隐没了形体;商人和旅客(一译:行商和客商)不能通行,船桅倒下,船桨折断;傍晚天色昏暗,虎在长啸,猿在悲啼,(这时)登上这座楼,就会有一种离开国都、怀念家乡,担心人家说坏话、惧怕人家批评指责,满眼都是萧条的景象,感慨到了极点而悲伤的心情。

而这一段(只字不改),便是我们战胜疫情,赢得最终的胜利之后,于春暖花开之际,感受武汉大好风光的写实记录,喜气洋洋:

到了春风和煦,阳光明媚的时候,江面平静,没有惊涛骇浪,天色江光相连,一片碧绿,广阔无际;沙洲上的鸥鸟,时而飞翔,时而停歇,美丽的鱼游来游去,岸上的香草和小洲上的兰花,草木茂盛,青翠欲滴。有时大片烟雾完全消散,皎洁的月光一泻千里,波动的光闪着金色,静静的月影像沉入水中的玉璧,渔夫的歌声在你唱我和地响起来,这种乐趣(真是)无穷无尽啊!(这时)登上这座楼,就会感到心胸开阔、心情愉快,光荣和屈辱一并忘了,端着酒杯,吹着微风,觉得喜气洋洋了。

05

小禾说,武汉作家方方就是当代范仲淹。中华民族特有的家国情怀心中长存,矢志不渝。

疫情之下,她不卑不亢,以“日记体散文”书写自己的真实见闻,书写普通大众的生活、生命和人生。

这便是范仲淹探求的古仁人之心,同样在今人心间一脉相承,幸甚至哉。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这些伟大情怀,自屈原至鲁迅,几千年来绵延不断,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文脉脊梁。

此情从来这样,也会一直如此。传承千古,万世不绝。

范公笔下的古仁人,当时有,今日有,未来仍有。

我们终会一路同行,大庇天下人俱欢颜。

一如尾段(只字未改):

哎呀!我曾探求过古时仁人的心境,或者和这些人的行为两样的,为什么呢?(是由于)不因外物好坏,自己得失而或喜或悲。在朝廷上做官时,就为百姓担忧;在江湖上不做官时,就为国君担忧。他进也忧虑,退也忧愁。既然这样,那么他们什么时候才会感到快乐呢?古仁人必定说:“先于天下人的忧去忧,晚于天下人的乐去乐。”呀。唉!不是这种人,我与谁一道归去呢?

《岳阳楼记》范仲淹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废具兴。乃重修岳阳楼,增其旧制,刻唐贤今人诗赋于其上。属予作文以记之。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此则岳阳楼之大观也,前人之述备矣。然则北通巫峡,南极潇湘,迁客骚人,多会于此,览物之情,得无异乎?若夫淫雨霏霏,连月不开,阴风怒号,浊浪排空;日星隐曜,山岳潜形;商旅不行,樯倾楫摧;薄暮冥冥,虎啸猿啼。登斯楼也,则有去国怀乡,忧谗畏讥,满目萧然,感极而悲者矣。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登斯楼也,则有心旷神怡,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噫!微斯人,吾谁与归?时六年九月十五日。

原标题:《岳阳楼记》就是战疫实录,方方就是当代范仲淹!

免责声明:本网站发布文章及图片除特殊标注原创内容外均为网络整理,已知原作者及出处均已标注,著作权以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内容侵犯到您以上权益,请发邮件至web@ilong.cn,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上一篇文章: 林语堂笔译

分享到各大社区